把一样东西做好

0905-5

蒋勋

我经常跟朋友说,“吃到饱”绝对不合乎生活美学,应该是有所品味地去吃,很精致地去吃,不要把“吃到饱”作为食物的唯一目的。

我提过对新竹最深的记忆是城隍庙,因为那边的米粉、那边的贡丸,我在别的地方都吃不到。看来简单的米粉,你会体认到其中有不同的手工处理,从质感、咬劲、QQ的感觉,你马上会知道这是新竹最好的米粉,而且就是某一家的产品,别家都做不到。

我们会尊敬地把一碗好吃的汤端到面前的这个人,他在这个社会里有一个被我尊敬的地位,因为他把一个东西做好了。生活美学里,他不是一个空口说白话、讲一大堆空洞理论,而最后踏实的事情都做不好的人。

最近我得到一份我很珍惜的礼物。有一位朋友从日本带了一盒珍贵的面条给我,放在漂亮的原木盒子里。我打开后十分惊讶,因为盒里附有一张官方发出的证件,上面有红色的印章、负责人的名字,表示这面条由他制作、由他负责任。产品取名为“松の雪”,松树上的雪,就是冬天下的雪落在松枝上面,有松树的香味,而且非常的洁白。盒内一共有三十把面条,每一把都用红色的纸圈住,光是视觉上就美得不得了。说明书写明面条需要煮几分钟,水开了以后再加一次冷水,然后再沸一次,不需要加入任何其他的配料,只要一点点的醋或者酱油,拌起来可就香得不得了。

我觉得一个文化可以尊敬手工业到如此的程度,让我十分感动,这也才是真正的生活美学。

文章来源:http://news.cqnews.net/html/2015-05/07/content_341508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