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一天学 照样读剑桥

0905-4

亚力克斯·达乌提

我没有高中毕业证,也没有全A的成绩单,但现在是剑桥大学法律系三年级的学生。从8岁到18岁我一直接受家庭教育。上剑桥之前,我也申请过其他大学,对方的回复通常是:“你是不是忘了填写受教育情况这一栏?”没有哪所大学愿意培养一个连小学都没有上过的人。但剑桥很棒,它非常开明,认可了我在“开放大学”取得的资历。

其实,让我接受家庭教育并非父母的初衷。8岁时,我上的小学意外倒闭。当时不是学校招生的日子,爸妈问我是否愿意接受家庭教育,我答应了,并且喜欢上了这种方式。

家庭教育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枯燥。并不是每天都在家里,不和其他人接触。正常上学的孩子每天在学校里也只是待6小时。两者唯一的区别在于我的6小时不在学校,而是在任何可能的地方。

父母给予我和弟弟充分的自主权。他们并不直接管教,只是监督我们,这种监督也不是很严格。我们从来没有最后期限、没有考试、没有作业,甚至没有时间表,但我有自己的安排:可能周三一天什么都不干,但是整个周末都在学习。我可以远足穿过雪墩山峰国家公园,也可能待在同一个角落读上两礼拜的书。在家庭教育刚开始的日子里,我一连好几个月都整天看肥皂剧和玩电脑游戏,不过我很快就改正过来了。

我对南极洲充满兴趣,于是妈妈鼓励我多多了解,她还带我们去博物馆。公立的课程只适用于学校——我父母当然不会按那个来。他们会让我们明白自己需要学些什么,比如法语和数学。我们有个法语家教,每周来一次。我受的教育就是先找出自己对什么最感兴趣,然后据此找出相关的资料——书、网页或是博物馆。我发现学术性的机构——例如英国南极研究会和科学博物馆,总是出乎意料地乐意回应像我这样10岁左右的爱好者。我很欣赏自由,如果我对政治感兴趣,那我会接触比学校教育所规定的更多更广的内容。接受家庭教育的孩子从来不厌学,因为他们能学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我并不是独自一人学习,我们有一个小组,大概10—15人,大家通常一起做科学实验或者结伴去博物馆。据估算,全英国每年大概有5到8万孩子在接受家庭教育,而且还有个帮扶机构——另型教育组织,它负责组织当地的学习小组,提供咨询。从16岁起,我花了两年时间学习“开放大学”课程,它们能帮助我申请上大学。像其他人一样,在被录取之前,我也要参加全国性的法律资质考试。

不了解家庭教育的人会认为我们缺少社会经验。这不是个问题。我跟周围的同龄人交朋友,我还去一所音乐学校上课,在那里也结交了朋友。由于缺乏学校教育自然提供的社交环境,不得不在社交方面更加积极。

18岁以前,我唯一参加过的考试是音乐理论5级考试——但在剑桥,我很快就习惯了考试。在这里,导师要求我们每周都写一篇论文。在教育方面,缺乏传统的分数衡量也有其不足之处,有的大学很明显不看好我的申请,但是我有很丰富的工作经验,因为我能边学习边出去工作。

我不认为家庭教育是完美的,它只是另一种行之有效的教育模式,恰好我从中受益颇多,使我在大学找到一个恰当的位置。

文章来源:http://blog.163.com/yilinbeijing@126/blog/static/167973500201062310590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