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生最大的福报

欧洲分会 圆教

2_83632_12

在清迈,有次跟曲尼敦多仁波切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时,他双手合十,特别认真地说:“能参加这次会议,我真是好大的福报哦。”

仁波切的话让我又是感动又是惭愧。我是2013年第三届大会的参会人员,当时跟英国的道友一起来参会。之后在2014年第四届大会做义工,加上这次第五届大会发心。但我却很少发自内心地珍惜这些难得的机会和福报。

今年的会议,有人不远千里而来带来大会所需的设备,然后就匆匆回国,到别处发心;还有人为筹备会议付出巨大心血最终却无法前来参加。回想去年,也有默默无闻付出一切却没有来参加会议的发心人员。千言万语,已经没有机会当面表达。而2013年那些一起参会的英国道友们,我们也随着各自的因缘而分散。尽管多了几份无常的感慨,但是,为了共同的事业,即使我们天各一方,终将在光明的佛土重逢。谁叫我们是同证菩提的缘分呢?上师知。

我此生最大的福报,就是遇到堪布上师并发愿依止。这些年来,其实我很不精进很不认真,人随着业力漂浮不定。我在国内刚学《入行论》不久就到英国做访问研究,之后回国,直到学完《入行论》后,又来到英国读书,2012年下半年开始修加行,最终还是回到国内。时空变幻,自己的习气未定,佛法的闻思修时断时续。幸好上师的大悲和智慧始终勾招着我,我才没有放弃。我也有幸遇到了海内外其他一些伟大的上师们,对他们的恩德也感激涕零,但无论在谁面前祈祷、发愿和听受佛法,内心总是忆念上师,尽管从来没有亲近过他,但对他的信心和感激与日俱增。

在清迈禅修时,我一直在流泪,无法抑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释迦牟尼佛伟大的行谊。坐在另一边的洛布教授也流泪了。晚餐时,洛布教授收到了上师给的主题演讲嘉宾的礼物,她说,收到那尊佛像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哭,晚饭也没有吃。她对上师清净的信心真的很让我感动。

此次,我在上师面前,按藏传的仪式,表达一个弟子对上师应有的礼敬。作为弟子最为幸福的一刻莫过于此。这是我长久以来的愿望,经由闻思和反复的观察而引发。人生无常,生命短暂,能够亲近上师的机会并不多。我已经错过了释迦牟尼佛,我不想再错过上师。

第五届大会上,佛教三大传承的师长们齐聚一堂,真是令人感慨万千。记得在第四届大会上,上师曾经问翻译家亚历山大·伯金博士,为什么他的演讲中讲佛教的观点时只提到了藏传佛教,不提南传佛教和汉传佛教两个传承他们会不会有意见。伯金博士的回答我历历在耳,他最后说:“佛教内部不同传承之间的对话是很少的。如今,我们在清迈亲眼见证了这个盛况。没有上师伟大的发心,无法成办如此殊胜的事业。为圆满利益一切有情,我们弟子理应遍学一切种姓之道。”

每次的结束都是下个开始的善妙缘起。离开清迈时,惊喜地再次遇到妙融法师一行。半年前的菩提伽耶机场我们站在一起排队过关,我却没有勇气与她相识。她跟我们这些默默无名的人在机场的某个角落聊天,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相处。聊起堪布上师当天上午在大学的演讲,关于比丘尼戒律这个争议已久的话题。也忆念着海内外大德们恢复藏传比丘尼戒律传承的愿行。一切都是为了正法久住。

告别所有注定能遇到的有缘人,我安下心来,在机场的某个角落,捧起《心经》,却泣不成声。文字乃至空气,都化为上师的慈悲容颜。“世间的一切变化,不过是一场终须谢幕的戏。三千世界的芸芸众生,都只是这个梦幻舞台的临时角色。”想起7月31日晚上在清迈会议中心的贵宾室,上师问的那句话:“你觉不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上师的心意我至今无法理解。或许人生所有的一切就如同倒映在绿湖水面上的灯火,究竟只是一场梦。

 

我跟您唯一的关系

就是我对您的信心

仰仗这份信心

请让我与您不要分离

 

您总是要求我们祈求您的上师

可我想到他的时候

依然在想您

 

我很少能视师如佛

更多的时候

我当您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人

是我心意相通的好朋友

只要想到您的种种

我会笑,会惭愧,也会哭

真的对不起

我的观想至今依然非常的平庸

 

我没有伟大的发心

只有卑微的祈愿

尽我所能报答您的恩情

 

请您加持

愿我把您的愿当成我自己的愿

愿这些愿都成真

 

乃至有虚空

以及众生住

请您住世间

尽除众生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