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一切佛法皆善妙

All Buddhism is Good 

卡罗琳·布雷泽

Caroline Brazier

本文发表于2012年2月

《中道》(The Middle Way)杂志社工专栏

12

作者介绍:

卡罗琳·布雷泽是塔里基转移疗法培训计划的学科带头人。她已出版6本有关佛教与心理学的著作,为了讲学和开展培训项目,她的足迹遍布全球。对于心理学的环境疗法方面,卡罗琳有着特别的兴趣。此外,她还参与了英国医院社工的推广工作。

2004年,我曾到访越南。那只是一次为期10天的短暂访问,我从越南最北边的河内出发,坐火车一路纵贯越南狭长的国土,到达最南边的胡志明市,行程约一千英里。我本打算在这次旅行中根据计划进行一些探索,但由于在订机票时发生了一些错误,加之对越南地理缺乏了解——我把两个地方弄混了,从而使这个计划破产。当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本打算预定转接航班,但是翻了翻旅行指南,却发现乘火车出行更加方便,也更有意思。

就如同错误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一样,事实上这次也给我带来了好运,当时陪我一起旅行的是我的前夫戴维。从河内乘火车出发之前,我们用半天时间在市区游览了一番,我们流连于佛教寺庙之间,向佛像顶礼,并向同修致以问候。

在参访东方佛教中心时,人们首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不管文化背景和风俗习惯如何,在到访不同佛教国家时,他们都会受到当地佛教寺庙的欢迎——就像欢迎失散多年的亲人。当你踏进任何一座寺庙,随时都会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迎接你的不仅有亲切的笑容,还常伴有茶水和糖果。河内也不例外,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巷里,我们发现了一座大型寺庙,在那,我们受到了一些懂英语的僧侣和居士们的热情款待,他们专注地倾听我们的话语,对于我们来越南的因缘充满了好奇,并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实际上,我们这次到越南是为了见一位美籍越裔朋友。这位朋友想让我们帮她鉴定哪些社会项目适合她在美国的组织赞助。在胡志明市,我们准备寻找和拜访一些从事流浪儿童救助的寺庙,并找出施行较好的典型给予资助。由于戴维本身就在从事社会工作,而我本人也在从事社区工作和教育,加之我们正在东方旅行,因此这位朋友请我们帮她做这方面的调研。河内寺庙的人对这个任务很感兴趣,他们介绍了胡志明市的几个地方,让我们去那里寻求帮助,还特别强调说,我们应该去万行(Van Hanh)大学拜见一位特别的僧人,万行大学是越南一所包含了各教派佛教徒的著名培训寺院。此外,他们还帮我们写了一封引荐信。

大约一周后,我们便踏上了越南首都市中心一所大型学院的台阶。一位身穿灰色僧袍的僧人接待了我们,他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了整所大学,介绍我们与资深的大学教师认识,并向我们谈及佛教徒在当今新兴、自由的越南所发挥的作用。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这里,我们看到不同佛教派别的人携手工作,听他们强调各教派的共同立场,通过社会实践和宗教修行来践行自己的佛教理念,而且懂得如何让不同的传统互为补充,而不是达成某种形式的同化。

但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发生在几天后我们重访万行大学时。我们的朋友把我们领到了一座楼房的顶层,当时他显得既兴奋又恭敬。他告诉我们,我们将要面见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我们在小小的会客室等候,心里琢磨着这个人会是谁,终于朋友回来了。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要见的人是释明洲(Thich Minh Chau,音译),他担任万行大学校长之职已经多年,是一位德高望重、已届高龄的尊者。当时尊者已年逾九十,因患帕金森综合症而行动极为不便。尊者身材高大,被送进房间后,他坐在一个高座轮椅上。有人提醒我们说明洲尊者言语鲜少,但他想听听我们是谁,在从事什么工作。

尽管尊者行动不便,但仍然具足威仪。我和戴维依照礼仪诚心向尊者恭敬顶礼,并告诉他我们是谁,所为何来。明洲尊者认真地倾听着,尽管他好像无法用词句来回应。但是,在专注倾听了几分钟之后,他原本平静的面容,因为想努力说出话而扭曲。

尊者说道:“一切佛法,皆善妙。”

这是他唯一向我们开示的语言,但因为他说话的份量以及非凡的仪表,让我们感受到这完全是一次正式的传法。我曾因为感兴趣而阅读了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在大约四十年前面见明洲尊者的叙述,当时菩提比丘的感受和我相似。毫无疑问,尊者确是不凡之人。

之所以在这篇有关医院社工的文章开头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明洲尊者的那句开示,强调我们要通过社会参与来行持佛法。万行大学各宗派通过携手合作来达成共识,对不同派别持赞赏的态度,以及东方佛教修行者接纳一切众生的经历,都给我的社工生涯带来了极大的启发。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因为宗教分歧而遭到诟病。几个世纪以来,我们和异教徒彼此之间进行酷刑折磨、烈火焚烧、宗教迫害及嘲笑挖苦。为了将异教徒纳入自己狭隘的教义体系,我们激烈斗争。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摈弃对立,另辟蹊径。

与西方社会所引发的不幸后果不同,相对于其他领域的宗教活动,社工群体不得不适应跨信仰之间的活动。在医院当社工,要能够服侍不同宗教的人,这一点不仅非常重要,而且不可或缺。社工有五条工作准则,其中有两条直接与此相关。这五条准则包括:

要护持人们的精神生活;

不要规劝他人改变宗教信仰;

要宣扬普世价值;

要服务于不同宗教团体;

社工的护理技能应与时俱进。

其中,第三条主要强调普世价值,第四条涉及跨宗教服务,目的就是对治宗教偏见。以我本人从事佛教社工的经历来讲,我一直努力发扬我在亚洲所感受到的那种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精神。这让我在病患的病榻边获得了许多弥足珍贵的体验。

对于佛教社工而言,开展工作时突破传统和信仰群体的束缚极有必要。由于我们这一群体的数量相对较少,这样一来,在不知道谁与自己是同一信仰的情况下,想值遇一位佛教徒可能性极小。因此,社工的服务是跨传统性的。事实上许多案例也说明,社工的确需要跨文化服务。

在此,我想讲述几件我当社工时亲历的事件(出于保密原因,部分信息有所更改),以阐明不同的面对方式,以及跨团体情谊的价值。我并不反对在有些情况下引进佛教的特别传统。一个垂死之人或许会期待有一位喇嘛来探望他,这位喇嘛可以帮助他进行一些特殊的修法,或者是,一位和尚可以用他们传统的方式对他进行护佑。一般来说,比较虔诚的居士能够从当地的宗教团体或寺庙得到这种帮助,因而不需要社工团体帮忙。但有时候,推荐也是有必要且有用的,佛教社工最好能清楚当地都有哪些宗教团体运作,也知道谁能派上用场。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不同的佛教实修经验和习惯都是需要的。同时,对想要了知一些特殊细节或其他传统的需求,一颗开放的心和一种关爱的态度,会带领我们超越这种要求。正是基于这一理念,我的社工经历才会显得多姿多彩。

有一次,我受邀前往一位斯里兰卡妇女的病床旁。交谈片刻之后,我得知她遵从的是泰国丛林传统。当时她让我和她一起禅修。于是,在医院的病房里,我在我们周围拉起一圈帘子,一起禅修了大约十来分钟。尽管我本人的宗派中并不强调禅修,但是,因为我曾参访过其他宗教团体,分享过他人不同的禅修经历,因此有足够的经验来响应她对佛教的理解。实际上,我也曾参访过她经常去的寺院。

还有一位泰国妇女,也是南传佛教徒,当时她正准备接受一个大手术。见面后她对我说:“请为我向佛陀祈祷。”由于我曾在泰国短期逗留,我对泰国在家居士的虔诚,以及他们祈求救护的专注态度非常敬佩。我是修净土的,与这位妇女有共同之处,因此在面对她的请求时,我可以毫不费力地答复“可以”,同时也能感受到佛教信仰在困境中带给她的力量。

我也遇到过一位中国老先生。他不会说英语,我们见面时,他住在一个隔离病房里,弓着身体坐在床边,眼神忧郁。由于遵从医院的嘱咐,我当时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去见他。我担心这样的装束是否会增加他的恐惧。当他抬眼望向我时,我向他合掌,并且按中国的念佛方式口念“南无阿弥陀佛”。他的脸上一下子绽放出我所见过的最明朗的笑容,他也合掌鞠躬,笑呵呵地向我还礼。

还有一位中年白人先生,他告诉我,多年以来他一直在独自修习佛法。约三十年前,他曾加入一个宗教团体,但是因为当时与团体内的几位成员发生了不愉快,就再也没有去过。我们谈论了一些他看过的书,我还借給了他几本从社工图书馆带来的书。后来我们又见过几次,交流了一些佛法教义方面的要点。在快要出院的时候,他和我说他知道之前那个团体还照常活动,他想与这个团体重新联系。

当然,上述这些片断,只是我在医院病房所经历的许多重要体验的缩影。还有许多与我交谈过,或者我曾给予帮助的人,这些人并不是佛教徒,甚至连佛教是什么都不知道。另一些人则知道我的身份,并和我做过相关的交流。在人们的眼中,佛教徒性情平和,与别人交谈时,不会要求别人必须遵从某些观点;他们也经常被认为并无宗教偏执,且不会总是试图让别人皈依。和我有过交谈的人,有些并不知道我的信仰,有些甚至以为我是基督教徒。一般来说,我并不会向他们澄清这一点,除非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比较长久。重要的是,我会倾听他们自己的信仰历程,并在他们住院期间,利用这些信息为他们提供帮助。

对我来说,医院社工工作具有双重意义。通过这样的工作,一方面,我向他人传递了我的佛教信仰;另一方面,这也是对诸多观点修持不执著的机会。这样一来,我既可以倾听他人的观点,又能发现自己的偏见和局限,确实令我受益匪浅。这并不需要我否定自己的特定修持,有时还能让我用最温和的分享来表达它。一切佛法皆善妙,对如今的英国来说,佛教修持方法的多样性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通过与他人交流,从而打开一扇小窗,了解到对方的佛法修持;如是,我们就有机会发掘人人皆具的无尽宝藏。

文章来源:

http://buddhistpsychology.typepad.com/my-blog/all-buddhism-is-good-article-published-in-the-middle-way.html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法忠

一校:哲乔多吉、噶瓦多杰

二校:释然(圆充)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