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深深地忏悔——学习《入行论》报告

彭措卓玛

顶礼上师!

顶礼佛、法、僧三宝!

上师,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描述我对您的感恩之情,只觉得,这种恩情,温暖了我的身心,滋润着我的灵魂,犹如一个在酷热的沙漠中被烈日烤得已经昏厥过去的流浪汉,被天空中下起的大雨唤醒,眼泪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泪还是雨?每每忆念起上师,眼泪总会情不自禁,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啦!?这种巨大的恩情,怎能是三言两语能够诉说得清的啊!

不管再怎样狂乱的心,只要一听见您的声音就会立即变得调柔,就好像一个被情绪完全淹没、哭声震动楼宇的小孩,终于盼来带着温怀柔情的母亲一般,即使满脸泪花,也会破涕为笑,开出灿烂的花朵。

y150825-01

上师,慈悲的上师啊!以您的清澈照见我污秽不堪但又执着得不得了的臭皮囊。我即使犯过种种重罪,但您都没有将我抛弃!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对我怒目相对,您仍然慈悲的环视着我,让我不能自处,悔恨不已。

您打着点滴在海拔约3600米的经堂为众弟子传法。此次时值盛夏去到学院,晚上都觉得自来水刺骨的寒冷,而当我晚上八点在经堂听开示时都会穿上厚厚的棉衣,而您当时只是着一身薄薄的单衣!那一刻,冰冷的液体在您的血液里流淌时,您的身体是什么样的感受呀?还有一次,您为了去看望在马尔康住院的门措上师,早上大概4点钟起床,去一趟要十多个小时,本来可以在那里多呆一天,但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学习进度,您当天就匆匆赶回来了。道友们原以为当天不上课了,但您却准时走进了经堂,那天,您几乎一天都没怎么吃饭,只是晚上喝了一点糌粑汤,好多道友都劝您休息,但您却坚持要为弟子传法,您说:“不能以一个简单的理由就随便断了”。

而我等此次以旅游的心情前往喇荣,从成都前往学院在车上颠簸14个小时都觉得疲惫不堪,但是您,为了大家能够及时的得到佛法的滋润,不管自己的身体是累还是倦,在您的眼里,根本就没有自己,只有众生!昨晚,我仿佛听见您说“现在学习《入行论》的人看起来这么多,不知道多年后,听《入行论》的人还有多少?不管有多少,我都要讲,有一个人我也讲。”如此,您白天要翻译,还要处理学院的各种事务,晚上要给众学子开示,开示完后有时候很晚很晚了,您还要亲切的充满关怀的接待来自各地的弟子,您将众生的慧命视为最重要,而我,每天早上起来修菩提心的半小时都做不到!

学习《入行论》快到第70课了,我却只有4天早上起来修了菩提心,听法的时候,也常常左顾右盼,要么吃东西,要么聊天,很少能做到聚精会神、心无旁骛地恭敬地聆听您的开示;我还常常想着,“哎,什么时候能够好好放个假!让身体好好休息一下!我好累呀!”而您呢?在您那滋润无数人的慈悲笑容背后,又还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病痛和辛苦呢?上师,对不起!您那么辛辛苦苦、不顾一切地为我们传法,我却这般,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弟子!上师,您说过“微笑是无边的美丽,”可是,看见这样的您,我怎么笑得出来呢?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佛陀!但我深信您就是!慈悲无边。我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您犹如一位慈父般温和耐心牵着我的手,快乐着我的快乐,悲伤着我的悲伤;然后,您看着我慢慢长大,一天天的懂事起来。

如果不是您的谆谆教诲,我总会自恃自己学过佛法,我有一个如此了不起的上师沾沾自喜,对一切人都指手画脚、评头论足,说他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扰乱了身边人的清净;本来听上师吟唱的音乐是想听到的人得以解脱,但不曾想到的现实却是:他们并不和我一样爱好佛法,对上师顶礼有加;本来想他们对佛法或上师生起不共的信心,但是我愚痴的行为,却可能让他们逃离到了更远的地方。如果不是您的殷切教导,我还始终认为“我总是对的,而他们都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他好,一点都晓不得回报!”殊不知,这一切全部源于我自己的内心不够清净,好似一面布满污垢的镜子,即使照见最美的花朵或七彩的孔雀都觉得不忍直视。

有的时候,因为在发心做一点事情,心里也充满了傲慢得不可一世的欢喜,简直就要被冲昏了头脑,当我在一些没有发心的道友们面前(其实我也不知道人家到底发心没有?而且说不定人家发心做的事情比我多得多,累得多,只是人家默而不语,不像我这么傲慢)总以一种藐视的眼神和心态与之交流,哎……这样的心态和行为,会给谁好心情和好人缘呢?一位道友给我说:“其实不是我在为上师做什么。而是上师了知我们需要这些事情,给我们一个平台,让我们去做。是我们需要这份发心工作,而不是这份发心工作需要我们。”

所以,在我看来,发心做事,实质是成就自己,改掉自己不好的习气的实修!

同时,校对稿件也让我学会了很多实际的WORD操作技巧,最关键的是:让我学会了遇到问题时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而不是一味地依赖别人!就像在家里,什么都靠母亲做好,假如没有买称心如意的水果还责怪她,而另一方面,自己还常常大言不惭地说:“我最鄙视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说到这里,想起了《格言宝藏论释》中的一个公案:说的是,有两只天鹅和一直乌龟共同生活在一个悦意的池塘里。后来,池塘快干涸了,天鹅商量着准备去别的湖泊,乌龟要求带它一起离开,并想出了两只天鹅各衔木棒一端,乌龟口含木棒中间,随天鹅一起飞走的办法。在飞行的过程中,乌龟因忍受不了地面的小孩总赞叹是天鹅想出了这么好的办法,当它准备开口争辩时,重重地摔在地上死了。

生活与修行何尝不是如此?如果始终依靠他人的话,那跟乌龟有没有差别呢?在婚姻中,假如女人不工作、不精进,整天吃喝玩乐,打麻将,自己没有一技之长,当那位依靠的大树某天突然大限来临,会是什么情景呢?教育孩子方面,害怕孩子冒险(当然涉及到生命安全问题除外),家长凡事都一手包办,给他最好的一切,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会有多少能力在社会上生存呢?在修行中,不管上师讲得再辛苦,自己还是睡大觉,浑浑噩噩,整天琢磨着吃什么好?怎么打扮好看?这样的修行会有善果吗?

2015年8月3日晚,跟一群道友去到了心驰神往的色达,那里有我梦想的——喇荣五明佛学院。因为大恩上师去参加第五届世界青年佛学会了,所以,我是带着既兴奋又失落的心情去的;在去的路上,得到家人传来外婆突然离世的消息(并且随时有可能让我返程),所以,我想去到佛学院的心情显得特别迫切;但由于同行的人中,有七十多岁的老者,也有十几岁的孩子,她们各自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抵达色达的当晚,我们不能上山只能住在色达县城,我显得焦躁不安,甚至在大巴车上哭了起来(当时我想在佛学院的山脚下车自己一人上山,可当时已经接近晚上十点,司机和大家都担心我的安危而阻拦我下车)我想,难道:我与学院就这样没有缘分吗?!眼看着都上不去这片圣地!心里焦急万分。还好,第二天上午,我们终于顺利的住到了学院的扶贫宾馆。

这次的行程,内心经历了太多太多。当有一天,我望着窗外一排排红色的小木屋和金碧辉煌的经堂时,心里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的心不清净,不管去到哪里都一样是烦恼,即使身在清净的刹土也是一样;正如上师教导我们的:“我们平时应多看他人的功德,不要总盯着过失看,如果经常把别人看得一文不值,那说明你的相续不清净。我们平时观察自己很重要”。而我,恰恰就是一个反面教材:这个看不惯,那个看着着急,在心里生嗔恨心,自私自利充满了自相续,我行我素,不考虑别人感受……

y150826-02

最让我惭愧的是在最后离开学院的那天晚上,因为上来接我们的司机突然涨了50元钱,我就怒不可遏,在那里大吵大闹,当时有几位身着袈裟的喇嘛过来平静地看着我,我就好像那个特别有道理的人一样,在清净的山沟、在学院的这方圣地、在如此宁静的夜晚,扯着嗓门喊道:“看嘛,这人真没有诚信!说好的100块钱,上来了却要150,气死我了!”我使命地摔着司机的车门,这个举动把司机激怒了,要冲过来打我的样子。当时,还一点都不惧怕,被嗔恨心吞噬的人就是这个可怕的样子!由此可推断,社会上一些本可以避免的很多犯罪可能也是这样酿成的吧(所以,佛法对五欲缠身的众生来说是多么不可或缺的居家旅游的必备品啦)!

忏悔呀!不过50元的事情,就让我原形毕露,别人看见的到底是什么呢,我不得而知,只是觉得自己太可怜!平日觉得50元不算啥,但是在此时,却让我的烦恼业障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平时,还耀武扬威的到处炫耀我的上师是如何如何的了不起,佛法如何如何?可是当遭遇这一点点事情的时候就让我如此这般,我的行为又怎么能让众生对佛法和上师生起信心呢?我的愚痴行为是让未曾趋入佛门的人,对佛法生起信心还是邪见呢?

所幸,后来突然想起了下午在转绕坛城时遇到的一位来自江苏的六十多岁的名字叫赵凤霞的老菩萨(听说她当时已经转绕坛城7000多圈了!随喜!)对我说过的一句话:“顺境是上师的加持,不好的对境也是上师对我们的加持。”我才转念在师兄的劝导下上了车,我坐在司机的后面,低着头不停地念“金刚萨埵心咒”观想上师在我的头顶,也在懊悔刚才的举动,没想到过了一会,司机居然笑呵呵地对我们说:“还上不上火呀?我当时真的说的是150元,这么远开过来,你说是不是?”我看见他的语言那么真诚,不像是在撒谎,而且,由于口音的差异,道友听错也有可能。我把手搭了一下在司机的肩膀,对他说道:“对不起,师傅!我的烦恼障太重了!刚才是我错了!我不该对您说那样的话!”他说:“没事没事。”

后来,到了县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司机不厌其烦地帮我们打电话询问我们住的宾馆在什么位置?在城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好不容易才找到;到了宾馆后,还专门下车去帮我们找宾馆的老板,后来听说房间里面没有电,又下楼去帮我们问老板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对司机特别愧疚,就多给司机钱(想用钱来弥补过错,就像世间的一些父母没有时间陪孩子,就尽量的给孩子买高档的玩具、名牌衣服,可这些外在的物质能不能弥补那份因爱缺失所给孩子带去的伤害呢?),可他却笑着说:“不要。”就在司机离开后,师兄告诉我说:“他说只收我们100,不要150了。”我看着他在雨夜离去的身影,愧疚充满我的心灵。

幸好这次没见到上师,也没被荣幸地请进上师的小木屋,不然像我这样一个满腹牢骚的人会污染了上师小木屋的空气……真是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呀!

从喇荣回到家后的一天中午,看见防护栏上面放了一条木棒,因为担心被水浸透的木棒可能从防护栏的间隙掉下去砸到人,我就很惊奇地拿着木棒,走到母亲面前,大声地对母亲说:“你这个棒子放在这里掉下去会打死人啰!”母亲听到这话后,立马火了起来,大声吼道:“放这里也不行,放那里也不行!巴拉巴拉巴拉——”随后是一片愤怒的“骂”声,我被母亲的反应吓到了,不敢说话(学《入行论》前真的早跟妈妈大吵大闹起来了!),我虽然在强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还在和孩子说笑,但我发现我的双腿在发抖,我被气得在发抖!当我意识到我在生气后,我就更生气了,于是匆匆地吃了饭,一个人进了自己的房间,捧着《入行论》,希望上师能给我一些加持,当我看见文字时,眼泪啪啦啦地流,满腹的委屈,觉得我明明是为了她好,她却为何这般恶狠狠地对我呢?

我捧着法本,仿佛上师的温暖笼罩着我,我默默地任眼泪流淌,打坐,观呼吸!想象我能像上师说的那样“如树般安住”,我仿佛记得上师在某一课里面讲过“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不管别人有理无理都要安忍!因为我们是发了菩提心的人,他们都是被烦恼牵引,一点自由都没有的人,这样的行为都是迫不得已;如果修行好的人,不但不对对方生起嗔恨心,反而还觉得对方很可怜,很慈悲地看着他,并念佛号回向给他,愿他获得自由和快乐。”即使如此,下午,我还在默默地生气,不想回家吃饭,不想看到妈妈的那张“臭脸”,但在听完上师关于如何说话的开示后,才发现是自己错了!因为我回忆起,当我对妈妈说那话时,表情虽然还带着笑容,但是语气却非常生硬,加之这段时间我总是一门心思地学习,忽略妈妈太多了,对她关心很少,对她的诉说总是以斜视的眼光去看待,不愿意聆听她的故事,老是嫌弃她……我的语言,一点都不婉转美丽,而是直戳戳地伤了妈妈的心和自尊。

对不起,妈妈,是我的错!(学习佛法前,特别是学习上师著述的《弟子规另解》之前,经常跟父母、长辈、领导吵架,做事情不计后果,对什么都不在乎,特别可怕!不孝父母,会直接导致夫妻关系不和、事业不顺、始终积累不起财富,而且孩子的健康、教育等等一系列问题,这是我的亲身体会,所以读者一定要以此为鉴,莫再造恶!好好地侍奉父母!《弟子规》中不也讲“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吗?)

有时候想母亲无缘无故地对我这么凶,或许是我过去世对母亲做过同样的伤害;但同时,想到了小的时候,母亲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我生一个小弟弟怎么样?”自私得无敌的我恶狠狠地对妈妈说“你敢生!生了我就把他掐死!”后来,母亲由于种种原因,堕过三次胎,此时想到我那些未出世的弟弟妹妹在那一刻所经历的悲怆和苦痛,我被母亲骂的这点小事,算得上什么呢?

上师在《藏传净土法3》中也说:“要真正往生极乐世界,首先必须清净相续中的深重罪业。虽然有些人不一定杀害父母,但是他们不孝顺、不恭敬父母,甚至侮辱、虐待父母,这种恶行也是往生极乐世界的障碍。这是由于父母是严厉的对境,对他们有不如法行为过患极大,就像一个人得罪了大领导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一样。因此,如果自己曾对父母造过罪业,一定要好好发露忏悔。”愿佛友师兄们,以此为座右铭牢记于心,并遵照施行。

以前,阿秋法王圆寂前说“佛弟子你们以后要和睦相处。如果我们不能立即爱别人,也至少要做到不在言行上做违背和睦的事。都是凡夫时,哪有对和错,不过是无明对无明,可怜对可怜。何况对任何人的指责和抱怨都是嗔恨的一种,是毁自己善根和福报的。牢记,牢记。”

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才知道我根本不会说话,连基本的世间人格都不具足,真不知道这么多年我的家人和领导是怎么忍受过来的……本来关心别人,好心好意,但是当用自己的嘴巴表达出去的时候,常常令对方苦不堪言,下不了台(更不可思议的是,以前还总觉得自己很优秀)。语气生硬,表情就像扑克牌,这样会叫谁舒服呢?这样凭什么去期盼哪位领导对你委以重任呢?没有一脚把你踹出去就早该感恩戴德了!!

傲慢的山顶留不住功德的水。心里若装满了肮脏不堪的东西,身着再美丽的衣裳也会褪去色彩,而蒙上一层阴霾。我愿生生世世跟随上师听闻佛法,时时以正知正念摄持自己的身语意。假如,某天我也能变得像上师一样知识无比渊博,通晓佛经,传讲佛法,利益有情那该多好啊!虽然自己有很多很多的缺点,但这却是内心最真挚的期盼!

最后,以全知无垢光尊者的《恒常念诵愿文》作为结尾,与道友们共勉!愿您修法日益增上,早证菩提!

愿我乃至生生世世中,获得具足七德之善趣

愿我出生立即遇正法,具有如理修持之自由

愿我能令上师生欢喜,日日夜夜之中行正法

愿我悟法后修精华义,彼生越过三有之大海

愿我能为众生传妙法,成办他利无有厌倦心

  愿我能以无偏大事业,令诸有情一同成正觉。

祈请上师三宝加持我等愚痴弟子,降服烦恼障,断除贪嗔痴,以一颗利他心行万事。

祈愿所有善知识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常转法轮!

祈愿人人心中都充满慈爱与和平!使老有所终,病有所医,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天下太平!

2015年8月20日 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