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发起人王永的使命与梦想

0826-1

从1998年至今,王永的“顺风车”公益活动已经走过了整整17年,让数万车主身边的空座成为他人回家的希望。而今,中国大街小巷每天有一亿辆车在行驶,80%以上的车辆都只是一个人乘坐,不仅浪费资源,而且破坏自然坏境。17年一路走来,每个脚印都盛满心酸与快乐,但王永誓言将“顺风车”公益活动进行到底。他说,这个行动与他的中国梦紧紧相连。

打开车门容易,打开心门却无比艰难

“有去马甸、双安的吗?搭车不要钱。”很多年里,在北京昌平区回龙观公交站,王永总是在重复这一句话。

王永告诉记者,他萌生邀请别人搭顺风车的想法源于一件小事:一个雨天,王永开车回家,发现一个老太太没打伞在雨中行走,他打开车门,把老太太送回了家。老太太的女儿对他感激不尽,那充满温情的话语王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彼时的王永,从湖南邵阳老家到北京发展不到两年,拥有了自己的设计公司和小汽车。他发现,北京虽然很繁华很大,但每个人都步履匆匆,人与人之间缺少温情。这种人际关系的淡漠让他格外怀念年少时在乡下的生活:一台手扶拖拉机从路上驶过,总会有认识不认识的乡亲坐上去,搭一程免费的顺风车,大家有说有笑,洒落一路欢声笑语。

王永住在北京昌平区回龙观,上班地点在海淀区马甸,整整有25公里路程,他以为自己在路上免费捎上几个人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他错了。当他摇下车窗,探出光头喊:“去双安,马甸吗?搭顺风车吧!免费!”时,他遇到的是各种各样的表情:质疑、嘲讽、冷漠,甚至还有人嘀咕:“这人有病吧。”

打开车门容易,打开人的心门却那么艰难。王永告诉记者,多年的“顺风车”岁月中,他遇到的很多事情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次,王永问一个女孩坐不坐车,结果被她的男友误会,男孩瞪着他骂“你这个臭流氓!”把手里的半杯豆浆全都泼在他脸上。

一个雪天,王永见一家三口在等车,女儿冻得直打哆嗦,他开车过去表示捎他们一程。父亲和女儿想上车,却被母亲拦住:“现在是什么社会,怎么能随便上陌生人的车?”她的话把王永说急了,王永便下车说到:“我自己出车出油钱送你们,您说我图什么?大姐,您今天不上车,我就不走了!”三人听了他的话后才决定上了车,女士连连向王永表示歉意。好事做成了,王永心里却别扭了好久。

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是两颗心的距离,王永无数次想过放弃免费顺风车,却又无数次坚持了下来。他相信只要用一颗赤诚坦荡的心去对待别人,一定能驱离陌生人之间的生疏感。

某天,一位中年妇女在回龙观抱着孩子在路边拦车,孩子满头是血,一辆辆出租车从他们身边飞奔而过,没有一辆停下来。这时王永看到了,立马捎上他们直奔医院。到医院后,孩子经过一番抢救脱离了危险。后来,王永在同一地点看到了这位中年妇女,她身边竖着一块纸牌,写着“好心人,你在哪里?”王永走过去,中年妇女却没有认出他,王永告诉她:“大姐,你不必等了,别人既然愿意帮你,就不会图回报的。”

还有一次,王永正开着车,突然一辆车从后面追了上来,开车的小伙子摇下车窗跟他打个招呼:“嗨,王永!”王永有些纳闷:“你是谁呀?”小伙子说:“我坐过你的顺风车,现在我也买车啦,旁边这位就是我搭的顺风客!”

温暖与感动充盈在王永心间,他载过的人正在成为他的效仿者,没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了!

从一个人的公益到一群人的公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从1998年到现在,王永开顺风车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大概有100万人拒绝过他,至少有10万人给过他白眼,至少有2万人说过他是神经病,但至少也有一万人坐过他的顺风车。

就是这一万多人,给了王永勇气和信心。变革时期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感,这是在遭遇一次次拒绝后带给王永的哀愁。但他始终相信,中国是不缺乏爱心的民族,缺的是点燃爱心的火种。从小处着眼,一点一滴从细微之处做起,如果大家都能够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和关注,并积极参与其中,即便是举手之劳也会带动大多数人。

王永期盼有更多的人加入顺风车的队伍。欧美已有很多成熟的顺风车社团,但在中国,这方面几乎还是空白。高速发展的中国如此迫切地需要顺风车:随着私家车辆的激增,全国各大城市一片拥堵。2010年年底,北京出台治堵综合方案,首次提出规范合乘出行。在王永看来,政府方面比较保守,不提“鼓励合乘”,先规范再说,也许更多的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

但民间的公益力量可以先行一步。王永了解到,每天行驶在大街小巷的小汽车,其实很多车里只坐了一两个人,如果80%以上的个人私驾车能够捎上一两个人,不仅交通状况会好很多,而且还节能环保。

王永一直在寻找契机。2012年1月中旬,春节即将来临,王永联合郎永淳、赵普、陈伟鸿、邓飞等名人在微博上发起“春节回家顺风车”活动,提出的口号表达着他们最简单、最朴素的心愿:“让你身边的空座,成为他人回家的希望”目的是尽量多帮助一些在外拼搏的异乡人回家与家人团聚 、过年。

活动在微博上反响热烈,不少车主加入进来,愿意奉献一份爱心,更多买不到车票的异乡人看到了回家的希望。这个春节王永没有回老家,所以没有参与到“春节回家顺风车”活动中,但这却是他过得最充实、最幸福的一个春节。这样的一组数据总是让他心头闪烁着温暖与惊喜:从2012年1月10日开始至2月10日结束,提供空座的车主约600人,成功配对约1000人。

2013年1月,王永发起成立“顺风车公益基金”,他担任主任委员,中国的顺风车活动有了属于自己的组织。“春节回家顺风车”活动每年在春运期间成功帮助9678人免费回家或返城,2014年这个数字达到25755名。数字越大,王永觉得离自己的梦想越近。

从公益到商业,梦想在延续

在王永看来,开了10多年顺风车,不仅有“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快乐,还有许多实实在在的回报:他开顺风车搭的人,有的成了他的客户,有的成了他公司的员工。更大的收获是,他的太太陈默也是因顺风车“顺”回家的。

那时王永来北京不久,他去驾校学车。一天上完交规课,很多人打车,有个女孩一边打电话一边看手表,估计有急事。于是,王永便跑到前面路口拦了一辆车,让司机把车停在女孩面前,下车对女孩说:“小姑娘,你去哪儿?要是着急,你先走。”这个女孩就是陈默。和陌生男子拼一辆出租车,她有些犹豫不决,将王永打量一番,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课堂上特别活跃的同学。陈默放心了,于是上了车。出发前,陈默顺便问了一声王永:“你去哪儿?”王永回答说去大钟寺。陈默说,正好顺路,一起走吧。那一次,路途更远的王永搭上了陈默的顺风车。

陈默此时还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学生。两人就这样相识,并很快相恋,然后结婚,有了女儿。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王永开顺风车都瞒着陈默。直到有一天,京城一家报纸报道“回龙观有个光头汉子经常开顺风车免费载客”,陈默把报纸找来一看,愣了:这人不就是自己老公吗?这家伙开了多年顺风车,她居然都不知道!回家后她立马审问,王永说:“怕你知道了担心。”

王永讲述了开顺风车的酸甜苦辣,更多的收获则是满满的快乐。陈默理解了,“告诫”丈夫:“以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能瞒着我。”

陈默渐渐成了王永的支持者。王永和同事加班讨论“顺风车”公益活动安排,陈默会给大家送来夜宵。2013年6月在回龙观举办的公益活动,陈默带着女儿跟王永一起参加,此时的她已经是南洋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起初她有些放不开,但当她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过来和丈夫打招呼:“王永,我知道你,你做的这事很有意义。”她被感染了,感到十分开心,不仅在现场卖力地发放宣传单,活动结束后还发了微信:“顺风车”王永是我老公,大家都来支持顺风车,让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2014年1月1日,在王永6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推动下,北京市交通委正式出台《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鼓励出行线路相同的市民在签订合同的前提下,分摊相应费用,予以合乘。《意见》的出台给了王永无穷的想象力,也让他闪过一个念头:将“顺风车”公益活动商业化。长久以来,“顺风车”公益活动让多方受益,但却屡屡遇到各种困难:一方面,由于人与人之间缺乏安全感,导致帮助别人的好心却屡屡遭受白眼,使得部分私家车主很难坚持下来:另一方面,车主免费搭载乘客,自己承担油费等各种开销,一次两次还可以,时间一长也很难坚持下来。

2014年4月,王永正式创办“微微拼车”,并很快有投资方找上门来。更让他感动的是,北京市政府提供了200万元经费让他们用于拼车软件的研发。“微微拼车”APP很快上线:有拼车意向的陌生双方,可通过这款软件的智能匹配线路功能找到双方,没车的一方分摊一些油费和高速费,系统会根据距离自动计算出费用,相当于出租车价格的一半到三分之一,支付通过APP完成。

王永参加湖畔大学面试时,对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说:“我成立了‘微微拼车’,用商业力量推动‘顺风车’的发展。”马云告诉他:“你早就应该将‘顺风车’商业化,用商业模式来做公益,这不是简单的生意,而是一条让公益梦想永续的路径。”王永的信心和勇气更足了。

这是一个新的天地,陈默始终站在王永背后。为了支持丈夫全新做好“微微拼车”,陈默同意王永辞去品牌联盟(北京)咨询股份总经理的职务,改由她担任。2015年春节前后,王永马不停蹄地奔赴重庆、广州、兰州、武汉等城市,宣传拼车,鼓励更多车主加入到“顺风车”活动的大军中,这个春节有近7万人通过拼车得以顺利回家过年。目前,“微微拼车”已经进入40个城市,日均拼单已超过两万单。王永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微微拼车”的日拼单达到50~100万单。

王永并不满足,只有更多人参与进来,大家生存的环境才会变得更加美好。无论是当初一个人开顺风车,还是商业运作“微微拼车”,王永的初衷从未改变:节能环保、缓解交通压力、重拾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信任。对王永来说,这就是他的中国梦。

文章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gongyi/2015-04/22/c_1277196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