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正念-CBS新闻节目

Mindfulness

作者:安德森·库珀

Anderson  Cooper

图片1

安德森·库珀简介:

安德森·库珀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安德森·库珀360”节目主播,该节目自2006年以来每天播出60分钟。库珀对重大新闻事件的独特报道为他赢得了杰出电视新闻记者的美誉。

这是安德森·库珀就有关“正念”一题所作的报道,研究自我觉知的科学家们认为,保持正念非常有益;但是,在当今这个充满数字化干扰的世界中,却很难做到。

以下是2014年12月14日播出的 “正念”节目脚本。记者安德森·库珀,制片人丹妮丝·施里尔·切塔,编辑马修·达诺斯基。

生活中充斥着各种令我们分心的东西——邮件、推特、短信。我们常常与科技紧密相连,却很少与我们的思想单独相处。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美国会出现一场蓬勃发展的运动,以训练人们摆脱日常生活压力。

在一次“正念”静修中,安德森·库珀放下麦克风,学着去享受寂静,享受没有手机的生活。

这是一种被称作 “正念”的实修,主要是指保持对自己的思维、身体感觉以及周围环境的觉知。

今晚,我们将为您介绍乔恩·卡巴金。他所做的工作,主要是引导人们获取正念。他认为,对于那些被生活压倒、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真正活着的人们而言,正念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乔恩·卡巴金: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去诠释正念,但它真正的含义就是“觉知”。

安德森·库珀:安住当下?

乔恩·卡巴金:安住当下。这正是正念的本义。

安德森·库珀:我感觉不到自己每一刻都正“在”当下。我的感觉是,每个时刻,我不是在思虑未来,就是在回想过去 。

乔恩·卡巴金:那么,最终而言,所有这一切的筹划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永远都在为下一刻而活,一直到死(笑),所以在某种意义上……

“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去诠释正念,但它真正的含义就是觉知。”

安德森·库珀:哦,天哪,这太让人沮丧了。

乔恩·卡巴金: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这还需要特意去体验吗?我们只能活在当下。

乔恩·卡巴金,是一位曾在麻省理工学院接受过训练的科学家,修持正念已有47年之久。早在1979年,为了治疗患有慢性疼痛和疾病的人们,他教授病人以禅修获得正念。目前全球超过700家医院正在使用他的方法。

安德森·库珀:那么,你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保持正念的?

乔恩·卡巴金:当闹钟乍响,你立即起床,在那一刻,你的头脑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否随着一声“哦,天哪”,日程表便闯进你的脑海并开始驱使你。或者,你会花点时间躺在床上,感受身体的呼吸,继而想到:“哦耶,崭新的一天开始了,并且我还活着”,然后伴随着觉知起床,伴随着觉知刷牙。当你接下来进行沐浴的时候,核查一下,自己是否处在沐浴的状态之中。

安德森·库珀:您所说的,核查自己是否处在沐浴的状态之中,这是什么意思?

乔恩·卡巴金:也许你并没有做到这点。你兴许在琢磨即将到来的工作会议。你可能是在带着50个员工跟你一起沐浴。

卡巴金说,正念需要练习……很多人先通过训练课来学习怎样去冥想。

他同意在北加利福尼亚一个偏僻的山顶举办的一次周末静修中教我们。

当到达的时候,我们被告知,山顶上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甚至连闹钟都没有。

[国会议员 赖安:我正在办理入住手续]

这次参加静修的全是专业人士——神经系统科学家、商业领袖、硅谷的高管们。

在开始之前,我们都必须放弃与外界的最后的联系。

乔恩·卡巴金:将你们的电子设备都放进篮子里吧。我上交我的苹果笔记本和手机。

实际上,我有点不情愿放弃手机。我通常一个小时要检查邮箱很多次。

[卡巴金敲响了铃]

乔恩·卡巴金:现在让我们用几分钟的时间,习惯一下正身端坐的姿势。

这次静修持续了三天,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坐,静静地冥想。卡巴金偶尔会给予指导。

乔恩·卡巴金:这里并无他处可去、他事可做。我们只要求你坐着,并且知道自己在坐着。

知道自己在坐着,也许听上去简单……其实……并非如此。心识不停地游荡。

乔恩·卡巴金:心识有他自己的“生命”。它到处游窜。

为了避免大家迷失于杂念之中,卡巴金建议将注意力放在对呼吸的感知上。

乔恩·卡巴金:实际上,我们可以在全然的觉知中去感受呼吸的波动——在腹部、鼻孔和胸腔,然后仅仅只是安住在这种觉知之中。

“在觉知中安住”,是练习正念的人们所常用的短语之一。但是当我去尝试的时候,心总是不能平静下来,我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对。我一直在想着我的工作。

安德森·库珀:我很想念我的手机。我必须承认,我想取回它。

卡巴金已经写了10本关于正念的书,并且指导了将近100场静修。他将冥想形容为心智锻炼。

乔恩·卡巴金:如果你的心从对呼吸的感知上“溜走”了,那么,只需轻轻地,不加评判地将它带回来即可。

安德森·库珀:这么说,思绪渐行渐远是正常的,而你把它拉回来就可以了。

乔恩·卡巴金:心不能安住,这很正常,它就像太平洋,波浪起伏。然而正念已被证实可以深入到波浪之下——如果你进入心中那动荡不安的背后,专注于那深深安宁、轻柔起伏的呼吸。

持续了几个小时的每段三十分钟冥想之后,这一切就变得容易多了。卡巴金所形容的心思的波动依旧存在,但你却很少被它们干扰。

早餐时,我们花时间重新学习了生活中的一些基本事情,包括如何吃东西。在完全安静的环境中吃饭有点尴尬,但是没有让人分神的交谈……你可以品味更多,吃得更少。

这是一种被称为“步行禅”(或称为“行禅”,或“经行”)的修行。其目的是学会保持对每一个动作和感受的觉知。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荒谬,但是它的确能改变你对步行的体验。

乔恩·卡巴金:在古代中国,禅宗中有句话:“当你走路的时候,就只管走路。”但事实是,这是最难做到的事。

安德森·库珀:这是一句古老的教言吗?

乔恩·卡巴金:当你走路的时候,只是走。当你吃东西的时候,只是吃。而不是边看电视边吃,或者边读报纸边吃。其实这样做起来非常难。

国会议员蒂姆·赖恩是一位俄亥俄州的民主党人士。他说,正念可能看上去很像是什么都没有,但他真的相信,正念能让美国变得更好。

2008年,在刚赢得一场令人精疲力竭的竞选几天之后,莱恩参加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冥想静修。

“当你走路的时候,只是走。当你吃东西的时候,只是吃。而不是边看电视边吃,或者边读报纸边吃。其实这样做起来非常难。”

在静修中保持正念是一回事,但是,我们想知道,返回华盛顿后,议员赖恩是否从未担心过这一切会怎么样……

蒂姆·赖恩:嗯,你知道,我可以看到我高中时的样子。“嗨!离那些家伙远一点。”(笑)

安德森·库珀:那么,在美国国会上你如何使用它?

蒂姆·赖恩:比如,在预算委员会,会遇到很多冲突。人们会说一些让你抓狂的事情。我发现,当有人说的一些东西,我知道那是错误的,或者我想要揭穿他们的谎言时,我的身体是绷紧的。这时候,我告诉自己:“先冷静。等轮到你时,再说出你的观点。”

[赖恩在国会]

你很少会听到“冷静”和“国会”这两个词被联系在一起,但是赖恩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点。他主办了一项每周一次的冥想活动,向两党的成员和工作人员同时开放。

[正念引导者:现在将注意力转移到整个身体上。]

安德森·库珀:你成功地使任何共和党议员和你一起进行过冥想吗?

蒂姆·赖恩:没有。(笑)我们正在努力。

赖恩写了一本关于正念的书,并获得了百万美元的联邦基金,用于在他的俄亥俄选区内的中小学生中教授本书。

[蒂姆·赖恩和孩子们在教室里

女孩:我感觉我们现在就平静下来了。

蒂姆·赖恩:是的。]

蒂姆·赖恩:我看到它改变了课堂,治愈了退伍军人。我看到它对患有慢性高度焦虑的人们所起的作用,也看到了它是如何帮助人们的身体自愈。如果不是认定,这就是真正能帮助改变这个国家的“这件事”,我是不会这样自找麻烦的。

安德森·库珀: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听上去有点像新时代的天书?

乔恩·卡巴金:是的,有很多令人信服的不同研究表明,这不是天书。它对我们的身心健康和舒适感具有潜在的转化作用。它可以有效地用于对治焦虑、抑郁和减缓压力。

已有为数众多的研究显示,正念在带来以上益处的同时,也可以改善记忆力和注意力。

在马萨诸塞大学,心理医生和神经学家贾德森·布鲁尔运用正念来治疗毒瘾。

贾德森·布鲁尔:这正是下一代的训练方法。我们已经知道训练身体的方法,而现在要做的,是研究我们如何真正地去训练我们的心灵。

布鲁尔博士正在试着了解正念是如何改变大脑功能的。

他戴上了一顶排列着128个电极的“帽子”。

贾德森·布鲁尔:我们将把导电胶注入128个电极上的小坑中。

电极能够从大脑“后扣带回区”提取信号,那个区域是脑神经网络中与记忆和情绪相关的部分。

贾德森·布鲁尔:这些都是用来接受你头脑顶部电信号。

自从参加了正念静修,我每天都会进行冥想。我很好奇它是否会对大脑产生影响。

贾德森·布鲁尔:现在,请您先开始思考某件令您深感焦虑的事情。

安德森·库珀:好的。

当想到让我焦虑的事情时,我的脑后扣带回区的细胞立刻进入“兴奋”或“激活”的状态——正如电脑屏幕上超标的红色线条所显示。

贾德森·布鲁尔:现在,进入冥想状态。

安德森·库珀:好的。

当放下这些令我紧张的想法,将注意力集中于呼吸的时候,很快,我大脑中被“激活”的细胞便安静了下来——如电脑屏幕上的蓝色线条所示。

安德森·库珀:这些看起来真的是太神奇了。

布鲁尔博士相信,每个人都可以训练自己的大脑,使它进入蓝线,也就是正念区域。不过,他说,所有那些科技使得这一点变得非常困难——我们被他们包围了起来。

贾德森·布鲁尔:如果你看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餐厅里的人,几乎没人在与他人交谈。他们坐在餐桌旁盯着手机,因为他们的大脑是如此沉迷其中。

安德森·库珀:你真的认为大脑中有某种东西对这个上瘾吗?

贾德森·布鲁尔:嗯,这与上瘾症的“奖赏回路”(心理学术语)相同,绝对是这样的。

安德森·库珀:我整天都沉溺在我的移动设备之中。我觉得能这样“忘我”地沉迷一整天。

贾德森·布鲁尔:感受如何?

安德森·库珀:精疲力尽。

贾德森·布鲁尔:是啊,这一切都将导致社会性的疲劳。

颇具讽刺的是,那些对创造出这些令人分心的小玩意儿负有责任的人们,自己却在练习正念。今年早些时候,有超过2000名来自Google, Facebook 和 Instagram等公司的员工,出席了在旧金山举办的“智慧2.0”正念讨论会。

[播音员:欢迎我们的来宾。]

凯伦·梅是谷歌集团的副总经理,而陈一鸣这位前任工程师已成为了一位正念导师。而且,像这样的事只能发生在谷歌这种地方,他的真正头衔是“快乐老哥”。

陈一鸣:确实如此。

安德森·库珀:那么快乐老哥都做些什么呢?

陈一鸣:我的职位描述就是要开发大脑,打开心灵,创造世界和平。

安德森·库珀:这是你的职位描述?

陈一鸣:这就是我的职位描述。

安德森·库珀:我听说,在谷歌的一些会议上,你们竟然会以几分钟的静默作为开场。

凯伦·梅:是的。

安德森·库珀:要安静地坐多久?

凯伦·梅:一般来说,花一两分钟的时间去关注你的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归于当下。然后在进入下面的会议和事务时,你就可以更专注一点。

安德森·库珀:这能提高人们的工作效率吗?

陈一鸣:是的,可以。当这颗心不再焦虑,平静下来,这样的心境最有利于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安德森·库珀:创新?

陈一鸣:对的。正念的力量之一,就是它有能力使“心”进入一种所需要的状态。

除了免费的健身俱乐部和其他的公司福利,谷歌现在还为52000名员工提供免费正念课程。

陈一鸣:当处于压力之中,所有一切都乱了套的时候,你可以深吸一口气。

安德森·库珀:我可以想象有些人正转着眼珠说“嘿,拜托,当然,你们谷歌有的是钱,按摩师四处走动,还有各种各样为员工提供的好东西,然而,正念修习似乎就不那么切合实际了。”

凯伦·梅:它的优势在于,它实际上无需任何耗费,也不需花费多少时间。

安德森·库珀:您真的相信这会起作用吗?

凯伦·梅:我绝对相信这一点。

在教授正念近四十年后,乔恩·卡巴金很欣慰地看到它正在融入主流社会。但是,他说,如果你现在觉得正念是某种你应当开始去练习的东西,那么,你可能没有抓住要点。

乔恩·卡巴金:它不是一种应该经常做的事情。不是这样的:“哦,我现在又多了一件事,我必须把它加到我的生活中。现在,我必须去觉知。”

安德森·库珀:它是否成了人们上完瑜伽课之后必须要做的另外一件事情呢?

乔恩·卡巴金:他们不应该去“做”它。恰恰是不要去“做”。不要“做”。它完全不是一种“做”,实际上,这是一种“存在”。“存在”是不需要花费任何时间的。

文章来源:

http://www.cbsnews.com/news/mindfulness-anderson-cooper-60-minutes/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妙

一校:圆城

二校:贤卓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