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狗肉有多“黑”?狗肉产业链揭秘:多来自盗抢和毒杀

舒朗

摘自《南方都市报》

6月9日,非营利组织亚洲动物基金(AAF)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中国狗肉产业链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认为,国内几乎没有任何大型肉狗养殖场,而所谓“专供食用”的“肉狗”,事实上是被盗抢和毒杀的家养动物和流浪动物。这条“黑色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充满了“谎言和违法”。

 “肉狗养殖场”难觅踪影

AAF历时4年的调查深入到中国狗肉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共计走访了超过110家狗肉零售商(活狗/狗肉铺)、66家餐馆和大排档、21个农贸市场(肉菜市场)、12家犬只屠宰场、8家犬只繁育/养殖基地、8家狗肉食品公司、4个犬只囤积/中转点、和3个大型活体动物批发交易市场。

这份系列调查共分为三大部分,分别关注中国食用狗肉产业链现状、媒体报道统计和农村狗只生存及丢失现状。调查的重要结论之一,就是中国尚没有形成真正的“大规模肉狗养殖”,人们每年消耗的大量狗肉食品的来源和安全堪忧。

曾经有媒体估算,每年被食用的狗只达到1000万只。但现实中,“肉狗养殖场”远非网络上大量宣传的那样“繁荣”,难以满足庞大的需求。AAF在调查中发现,即便是有养殖场,其狗只存栏量都非常小,并且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所谓大规模(饲养100只以上的狗只)的“肉狗”养殖场。

农村犬只遭盗抢严重

调查称,被送上餐桌的狗肉,事实上来源于为人们看家护院的犬只或是伴侣动物,发生在农村的盗抢情况之严重远超乎人们的想象。

0819-5-1

0819-5-2

0819-5-3

0819-5-4

调查报告截图

2013年春,AAF在国内多个农村地区开展了《中国农村狗只生存及丢失现状调查》。本次调查共回收了来自全国28个省、自治州及直辖市的771个村庄共1468份有效问卷。在被调查区域的农村养狗户中,不以盈利为目的养狗的占99.6%。其中,以“养狗看家护院”为目的的占总数的93.6%。

调查发现,70%的村组有狗只丢失情况发生。高达75.9%的受访者认为“狗只被盗用于食用”是农村狗只丢失的最主要原因。调查还发现,冬季狗只集中丢失比例最高,达到73.6%,而秋冬季节正是吃狗肉的主要季节。

而在农村犬只绝育率和狂犬疫苗注射率出现“双低”。调查人员发现,六成受访村组狗只疫苗注射比例低于10%。其中38.9%的村落犬只未注射过狂犬疫苗,村民的防疫意识薄弱。AAF认为,假如没有任何免疫的犬只因被偷盗而送上餐桌,会造成狂犬病等人犬共患并的传播风险。

0819-5-5

调查报告

这种担忧也有一定的事实印证。2012年,调查人员曾进入四川省简阳市的一个屠宰场地暗访,发现这里的环境肮脏,犬只的品种不一,有些狗还带着项圈,场地不少狗呈现出明显的病态。在售卖活体动物的江门市粑冲市场,调查员曾在2011年花钱买下一只待宰的黑色犬只,这只犬只随后由专业兽医照看并单独隔离,没有接触其他感染源,但在隔离20天后却出现了犬瘟病症。调查人员认为,病毒此前一直在其身上潜伏着。而在对黑龙江牡丹江市转盘道动物交易市场的暗访中,调查人员跟踪狗贩记录了“收狗-屠宰-送到餐馆”的全过程,全程中未发现任何检疫程序。

亚洲动物基金创始人暨行政总监谢罗便臣博士表示:“大量被食用的狗只来源不明,它们极大可能是来自被盗抢、毒杀的家养动物或者流浪动物。狗肉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着谎言与违法。”

【对话】

“犬只来源不明,则谈不上屠宰合法”

南都:AAF有“动物保护”的立场,此次调查是否受到了这一立场的影响?

IreneFeng(亚洲动物基金中国猫狗福利项目总监):我们认为,只有客观看待事实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基础。之前大部分人都是讨论狗肉该不该吃这些表面上的问题,而对实际狗肉背后整个产业链的状况了解和讨论不足。这个产业链上的其他各个环节包括运输交易、屠宰、消费终端等的实际情况如何,都需要深入了解。

因此我们报告上呈现的都是客观发现的事实,其实大家都可以自己去做类似调查,我们相信也将会看到同样的结果。

犬只大型养殖场成本高难以支撑

南都:为什么说大规模正规的“肉狗饲养”目前并不存在?

IreneFeng:我举几个比较大规模的养殖场的例子。一家位于山东省嘉祥县的万达养殖场是我们见到的规模较大的养殖场,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二三十只成犬和上百只幼犬。其经营模式大概是“狗苗+散户”,即养殖场将幼犬卖给到周边农户,由农户散养,然后农户可以选择让养殖场回购成犬或自己直接出售。其他养殖场也是类似的模式。但是养殖场的负责人均对具体的养殖户信息闭口不谈。在万达养殖场周边20多个村子中,我们也没有见到一家养殖户。

另一家比较有“名气”的养殖场是江苏沛县樊哙狗肉场,这个狗肉场的负责人樊宪涛的儿子在2014年时介绍,散户养殖的成本较低,因为“人吃啥狗吃啥”,且节省了人力和场地的成本,加上很多养殖户不给狗打针。但是这一说法同样没有得到沛县不同村落村民的认同。而且樊哙养殖场的工作人员也明确承认,大型养殖场以前有,但是现在没了,因为狗越大病越多,成本太高,撑不下去。

猫狗的生理结构和脾性决定难以集中饲养

南都:是否存在肉狗养殖、宰杀合法化的可能,以达到“食品安全”的目标?

IreneFeng:猫狗的生理结构和脾性,使得它们难以被“人道”集中饲养和屠宰作为肉食。因此目前,被送上餐桌的猫狗大多来源不明。大量家养或流浪猫狗被非法偷盗、毒杀、抢夺,最终被残忍宰杀,食用猫狗的黑色产业链由此产生。

大量猫狗是被偷盗的,所以免疫的问题无从谈起。而其后续一系列的运输、贩卖、屠宰、消费其实都属于销赃、买赃的行为,都是非法的应该禁止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有关政府部门建立狗只屠宰检疫规程,那将是把偷盗狗只的黑色产业链予以合法化,变相鼓励了犯罪,包庇了违法行为,将是非常不妥当的做法。建立屠宰检疫规程很可能成为了黑色产业链的帮凶。

南都:目前中国的动物保护行动需要如何进行?

IreneFeng:首先政府应该尽快出台我国的《动物保护法》。现在,我们经常会遇到很多虐待动物的情况,我们只能通过从道德层面去谴责此类事件,这样就造成大量同类事件的反复发生。

另一方面,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和一些案例证明虐待动物与其它暴力犯罪形式,如虐待儿童、弱势人士之间存在某种内在的联系。因此通过立法将虐待动物行为加以约束,并非仅仅是出于关爱动物方面的考虑,也是对社会稳定和谐,减少暴力犯罪的一个重要推动。

文章来源:http://news.sina.com.cn/s/2015-06-09/1942319314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