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已成为实现城市功能的组成部分

翻译:陈丹

日前,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每月专栏“新都市主义”发表文章称,在现代都市中,动物正成为堪比地铁和摩天大楼的城市功能的一部分,我们已进入一个将动物作为基础设施的时代。

0817-3-1

垃圾堆中快乐的猪

文章说,2009年猪流感爆发高峰期,埃及政府为遏制病毒的传播,下令宰杀了约30万头猪,但却带来了一个始料未及的副作用:由于在垃圾堆中觅食的猪早已成为埃及废物处理设施的一部分,缺了猪这个帮手,埃及的街道上很快堆满了垃圾。

0817-3-2

非传统“割草机”

无独有偶,作为世界最繁忙机场之一的芝加哥奥黑尔机场最近也起用了“动物劳动力”来进行景观的维护。2013年,由绵羊、美洲驼、山羊和驴子组成的队伍正式上岗,负责机场的“割草”任务。事实证明,在“传统园林绿化设备难以维护”的地方,使用“动物劳工”是一种性价比更高的方式。而从航空安全角度来看,这还可以减少鸟类在机场跑道附近筑巢,进而避免鸟类撞机事故。

事实上,城市利用动物管理策略并不鲜见。迪拜通过训练猎鹰已建立起一支可靠的“虫害控制小分队”——受过训练的猎鹰可以在七星级酒店、人工岛屿和超高层摩天大楼之间驱赶鸽子。有些地方还利用无人机帮助驯化猎鹰等动物,让它们为人类工作。

加州的几个城市也将猎鹰纳入到他们的城市卫生体系中。从葡萄园到起降跑道,从高尔夫球场到公园,甚至在圣莫尼卡市中心的一个商业园区,都有猎鹰巡逻的身影。它们被普遍用于驱赶其它鸟类,以减少鸟类排泄物。

上述例子表明动物正被扩充到市政基础设施中来。21世纪的景观和市容不仅要依靠高科技仪器或专用设备来维持,同时也要有赖于训练有素的“动物劳工”们。

事实上,2012年飓风“桑迪”侵袭纽约后,“动物劳工”一直在人们看不见的角落忙个不停,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昆虫学家埃尔莎·杨史达特(Elsa Youngsteadt)的团队在研究灾难对城市中的鸟类、昆虫和老鼠的影响时发现,这些动物的适应能力远超人们预期。事实上,它们生机勃勃,吃起有机废物和废弃食品来速度惊人。

0817-3-3

大自然的“清洁工”

仅在曼哈顿百老汇的一段街区,昆虫每年就可吃掉多达950公斤有机废物。蜘蛛、蚂蚁、千足虫等节肢动物是纽约市不为人知的垃圾处理大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论是开罗没有了猪或是曼哈顿没有了蚂蚁,都相当于一场“垃圾工人”大罢工。

总之,在全世界范围内,动物早已成为了城市基础设施的功能组件。

有些科学家甚至考量通过基因工程、控制论和克隆等技术制造更多对我们有用的动物。但这在道德和伦理层面上会带来问题。

文章来源:http://env.people.com.cn/n/2015/0513/c1010-26994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