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醒心

y150807-012015年预科班 格桑卓玛

“时间,每天得到的都是24小时,可是一天的时间给勤勉的人带来智慧与力量,给懒散的人只能留下一片悔恨。”鲁迅先生的这句格言对我的触动很大,为自己此生已流失的三十多个年头里,因无明造下的种种恶业而深感后悔,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佛法,如果不是因为前世所积的一点福报,今世遇到上师仁波切创办的菩提学会,我至今很大的可能仍然沉浸在自己编织的陷井里,一步步走向堕落,然后万劫不复……

末遇佛法前,我如目前社会上的红男绿女一般,吃喝玩乐,杀淫盗妄无所不晓,并为自己的造恶冠予美名“享受生活,享受当下”,愚痴的我,曾在塔尔寺见到藏族修行人在寺庙里虔诚做大礼拜,还为她们的行为感到不可理喩,觉得她们好可怜,可怜她们只知道嗑头,而不去学习技能改善贫穷的生活。然而到今天我才明白,可怜可悲的人是我,别人已经早早开始为真正胜义的幸福一俯一拜,而我,纸醉金迷,顽痴不化,怎能不可怜?不可悲?

然而,有些时候命运看似偶然,其有可能是必然,三年前,因在网上寻找加拿大的放生组织而接触到菩提学会,刚开始,也仅仅是想参加放生而已,为自己积些福德,希望生活顺利,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想学习佛法的念头,多亏那时候经常接送我的要翔师兄,一遍遍劝导我:如果想学习佛法,一定要参加菩提学会,跟着上师仁波切的脚步走,按次第闻思修。说真的,我当时觉得这么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怎么不像其他与他同龄的男孩一样,他完全是有条件有时间去挥霍他的青春,可为什么还每周这么精进的参加共修学习呢?这个疑问促使我尝试走进了菩提学会。

随后人生的变化皆因与《入行论》相遇,这部论典如同冬天里的一把火,慢慢在熔化我内心的冰冷与顽痴,也如同做准分子近视眼手术一样,让我拨开眼前的幻纱,看清这个宇宙本来的因果定律。在自己每天的早晚课上无数次泪眼婆娑,感慨自己为何到这个年龄才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感恩在生命末到终点时,能遇到上师仁波切引导我们从黑暗走向光明,我不敢说此生会因此而走出轮回,毕竟无始以来所造的种种恶业的迁引,至使现在仍然有很多坏的习气,但至少,已学会区分了对与错,相续里已经有了菩提的种子,是否能成长乃至结果实,这需要长时间的闻思修作灌溉,但起码这条路是选对了。

感谢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一起闻思修的道友们,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记载各自的人生轨迹,因有了菩提学会这个平台,让我们的生活有了交集,末学的很多困惑,都是在共修讨论环节中,被师兄们的分享点醒,真心祈望我们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像曲珍师兄所说那样,我们要“团购”解脱轮回,携手共进,一个也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