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坐一会 踢走压力

苹果日报

 0813-4

静坐有什么好处?实验证明,静坐者抗压力高思想正面,可减少脑内跟压力有关的灰质,能增加负责正面情绪的脑细胞。(图:苹果日报)

相传释迦佛祖在菩提树下得道成佛,靠的是打坐,即静坐,而不是那棵菩提树。先不说他究竟得了什么道,开悟了什么,但静坐这门宗教色彩浓厚的活动,近年却成为了科学家研究对象。

科学家早知静坐有益身心,可以舒缓各种不适的症状,他们亦透过种种的实验,分析静坐好处。威斯康辛大学精神科教授大卫森(Dr. Richard Davidson)是当中的表表者,他研究僧人多年,发现他们在静坐时,脑部活动跟初学者大有分别,例如在其中一组实验中,发现静坐达一万小时的僧人,在打坐时脑袋特别清醒,录得罕有的伽玛脑电波,而电波在负责专注力的前额叶尤为活跃。有研究指出静坐透过调节大脑前额叶(prefrontal cortex)活动来提升自制能力,为治疗过度活跃症带来希望。

坐得多 提高专注力

静坐其实有违人类本能,婴孩呱呱落地之后就已经“冇时停”、“坐唔定”。倘若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冥想,你才要奇怪。小孩子“定力”之差,为人父母的都知,外国就有很多“棉花糖实验”说如果他们能够忍住不把眼前棉花糖吃掉,过一会就会赏他们多吃一块,最后当然偷看孩子们那种按捺不住的神态,摆明是戏弄他们来着。我们成年人诱惑也多,自制力之差跟小朋友不遑多让,现在信息科技发达,吃饭不玩手机比不看电视可说难上百倍,似乎我们也要克制,提升一下自己的专注力。除了增加专注力,他的实验也证明,静坐者抗压力高,思想正面,跟压力有关的灰质(gray matter)体积明显缩小,相反负责正面情绪的脑细胞则增加了。

前年三月大卫森应香港中文大学邀请演讲,主持题为“改变思想,改变大脑”的邵逸夫爵士杰出访问学人年度讲座。大卫森是美国顶尖脑神经学者,曾获《时代》杂志选为二○○六年百位最具影响力人士之一,不少僧人多年来进出他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实验室里当白老鼠,让他不断扫描自己的脑部。后来大卫森更刊登过好几篇论文,从此奠定了在这个研究领域的地位。犹记得当年他在另一个演讲中自言自己曾往印度学静坐,有三十年的打坐习惯,虽工作忙碌,但每天总会腾出半小时静坐,更鼓励研究室的研究员也齐齐打坐。

减少对药物的依赖

静坐在神经科以前是冷门的题目,大卫森在哈佛大学的授业恩师都劝他别碰,说吃力不讨好。大卫森起初谨遵师命,后来才决定“出柜”。现在他又静坐又研究人家静坐已是众所周知。说到静坐还有什么好处,犹记得他引用研究指出,可以舒缓焦虑症、抑郁症等精神问题。查实这些症状都有药可治,他本人也解释自己没反对人家服药,但也希望病人不用太依赖药物。我们安然无恙的也可学学静坐,然而试过的都说不容易,不是东拉西扯就是坐着打瞌睡流口水,总之由早到晚一颗心不是迷迷糊糊就是紧张兮兮,难得有一刻是安安静静的。

 参考数据:Social influences on neuroplasticity: Stress and interventions to promote well-being.”Nat Neurosci.2012 Apr15;15(5):689–695.
Mindfulness practice leads to increases in regional brain gray matter density.Psychiatry Res.2011 Jan30;191(1):36–43.

文章来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50520/19153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