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长当厨役

翻译:蒋敏

 0801-5

在美国,大学教授每7年左右就可以享受一次为期数月的离职休假,在此期间,他可以旅游或者进修。这段离职假期被称作“公休假”,目的是给教授增加阅历的机会,这样,当他们重返校园的时候,会比从前更睿智、更优秀。

很少有公休假的事会被饶有兴趣地刊登在全国性的报纸和杂志上。但是,最近出现了一次例外,人们知道了科尔曼博士——哈佛福德学院的校长是怎样度过他的公休假的。

在他51岁时,科尔曼博士决定与大学生活告别几个月,去体验不同领域的工作。他特别想了解别人,那些干重体力劳动的人尤其让他感兴趣。

“我想远离那个充满了词汇、政治和聚会的世界,远离大学校长要做的那些事情。”科尔曼博士后来对记者解释道,“当了大学校长,你就会觉得自己很重要,认为自己拥有了实际上没有的权力。你忘记了其他人是怎么回事。我想去了解那些我已经遗忘的事情。”

没有把计划告诉任何人,科尔曼博士来到距离他的大学几百公里远的一个加拿大农场,开始了他的假期生活。每天早上4点30分起床,他在一个谷仓工作13个小时,这是为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去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场挖沟渠,储备体能。在那之后,这位大学校长又在波士顿的一家餐馆洗盘子。在他假期的最后10天,他做起了垃圾清运工。

这次不同寻常的公休假是在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科尔曼每周给家里打一次电话,“就是让家人知道我在哪里,我很健康”。哈佛福德学院没有一个学生或同事知道他们的校长正在做什么。做每一份工作,他都避免让人们认出他是谁。“当人们问我的情况时,我尽量把话题转向他们自己。”他解释道,“一些工友可能觉得我有些不同,可能有些沉默寡言,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是一个大学校长。”

只有一位雇主感到有些不对头。“在波士顿一家餐馆,我只工作了1个小时,是洗盘子。这时,老板走过来说:‘恐怕你不能再做了。’然后,递给我几美元。我马上问为什么,他只是说:‘这不是你做的工作,对不起。’”

这件事使科尔曼体会到一个像他这样年纪的人,在某一天突然失去工作时的感受。

做了两个月的体力活儿之后,科尔曼结束了他不寻常的公休假,并且深信这段经历很有价值。他想说一说那些做重体力劳动的人们的优点。“我的很多同事都抱怨工作繁重,但是,当他们无事可做时,就会有更多的怨言。”

他发现,骄傲和满足主要来自于同事们的赞扬,虽然报酬也很重要,但最大的满足感却来自于别人能注意到你是如何完成这份工作的。

科尔曼博士认为,每个年轻人在进入大学学习之前,都应该花至少半年的时间去体验各种职业:一切真知都源于直接经验。

文章来源:http://blog.163.com/yilinbeijing%40126/blog/static/1679735002011820104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