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佛教及其研究

0801-1

黄陵渝

摘自《法音》1992年第10期

比利时王国位于欧洲西部,隔英吉利海峡与英国相望。人口总数为9,857,721人(1985年1月1日),其中93.2%为天主教徒,是个以天主教为主要信仰的国家。但是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佛教开始在比利时传播。其时,比利时就已拥有一个佛教会,成员数十人,每月集会弘法,而且时常举行佛教教义讨论会。这个佛教会有一个佛教图书馆,并由会员基勒居士(Mr Maurice Kiere)发行会刊。

1967年日本曹洞宗传入比利时。1971年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又成为藏传佛教宁玛派在欧洲的传播、活动基地和研究宁玛派教法中心,在这里创建了宁玛派金刚学院和欧洲第一座宁玛派寺院“乌金滚桑却林寺”,以其古老的传统教法,紧扣西方现代社会的种种弊病进行说教,公开或秘密地教授传统的西藏法令仪轨,传授传统瑜伽术、东方按摩术、食物调配法,出版宣传教义教理的书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比利时人和其他欧洲人皈依佛门。

比利时的佛教研究要比佛教传入的时期早得多,而且出现了两位世界佛学界的泰斗——普辛(La Vallee poussin,1869-—1937)和拉摩特(Ettienne Lamottee,1903—1983)。

普辛是荷兰最早研究大乘佛教的学者柯恩(H·Kern)的高足。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为欧美研究说一切有部佛教经典的先驱。他亲自校勘了世亲的《阿毗达摩俱舍论》、玄奘的《成唯识论》,并把它们译成法文。他还是比利时研究藏传佛教的代表人物。他为英国伦敦印度事务部图书馆编辑整理出极具价值的《敦煌藏文写本目录》,将英国探险家斯坦因(Aurei Stein,1862-1943)从中国新疆南部和敦煌盗走、携归英国的大量藏文写卷,分为“律”“文献”“经”“论”及其注疏、“怛特罗著作”等十大类,方便了学者研究。他还用法文校订了龙树的《中论颂》及注释、月称的《中论释》《明句论》藏文本。他的校订和翻译获得西方学术界的很高评价。

拉摩特是普辛的得意门生,他将《大智度论》27章译成法文,轰动了欧美佛学研究界。此后他一直致力于《大智度论》的翻译工作,直到1983年去世前,译出五部(第一部,1944年;第二部,1949年;第三部,1970年;第四部,1976年,第五部1980年)。1958年,他还出版了现代学派的代表作《印度佛教史》,这部巨著几乎囊括了公元一世纪佛教的各层面,深为西方知识界所叹服。

普辛和拉摩特都是上述的佛学研究现代学派中最杰出的人物。现代学派因最初是由法国和比利时学者共同建立的,因此也称为法国-比利时学派。这个学派承认佛教中有不同观点,对南传上座部佛教与大乘佛教(包括北传、藏传)等量齐观,注重于书面文献、口头传说、考古探查发现作为著述作品的佐证资料,并经常用巴利、梵、汉、藏、日语的佛教经典辅助写作。

这个学派研究的佛学范围已包括所有的佛教传统,并把佛教研究尽可能地置于比较科学和坚实的基础之上。然而由于每一位学者都无法精通所有的语言,因此,每位学派成员个人只选择一小部分范围作研究的对象,根据原文和现有资料对印度、斯里兰片、东南亚各国、中国、中国西藏、日本的佛教进行深入、透彻的研究。这个学派为世界佛学研究作出了有益的贡献。普辛被公认为是这个学派的权威。拉摩特的《印度佛教史》(中国学者耿升已将此书译出,待出版)至今依然被认为是这个学派的第一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