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恶人”提婆达多正名——《法华经》研习笔记

白景皓

在《法华经》出现于世前,提婆达多已成为六道间极具罪恶的形象。据说在其多生以来,都曾犯下不可饶恕的五无间罪,并且处处与佛作对,干扰僧团秩序,劝人发恶念,这一点尤其以他唆使阿阇世王谋害父母为主。所以当他在此世界中出生时,天界也为之感到烦恼,故名为“天热”。

然而究竟这样一个大恶人提婆达多,为何在《法华经》中出现时,却得到了释迦牟尼佛的成佛授记呢?这其中的原因是极其复杂的,在细读《法华经提婆达多品第十二》文本之后,可以发现这个部分处处充满了奇妙,具体分析如下。

首先,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不妄语者的世尊对法华会上大众说道这样一个颠覆的事实:“由提婆达多善知识故”(提婆达多是善知识),那么什么是善知识呢?在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护正知正念第五品第102偈中有:“舍命亦不离,善巧大乘义,安住净律仪,珍贵善知识”,从这里可以发现,成为善知识的人应该具备的条件是安住于清净的菩萨戒中,而菩萨戒的核心就是不舍弃菩提心,这一点非常重要。另外就是通达大乘佛法的智慧,并且具备善巧方便,调柔之心。另外援引《小品般若经》序品中也有这样的表述“世尊。何等为菩萨善知识。若教令学般若波罗蜜”。从这里也可以得知“善知识”是完具菩萨行的人,并且可以通过善巧方便,引导众生到达一乘佛果的人。

那么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提婆达多,他既然是作为善知识,先暂不分析他的恶行。仅从大前提“善知识”的条件上来分析,已经能了解到他实际的身分了。实际上,他是一个完全具备清净菩萨行的人,这说明他已经圆满了菩萨的六波罗蜜,并且到达了佛果。他与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一样,都是久远作佛而来,既有了知大乘法的能力,又持有调柔方便的内心。

可能此处仍有一些疑惑没有分析到,那就是既然他是完备了菩萨行的人,那么菩萨行是什么呢?这就是此品第二个高妙之处,宣讲菩萨行的人是释迦佛,他用他在因地时的修行状态,诠释了与《入菩萨行论》无二一如的菩萨道修行。具体的步骤归纳如下:

1. 求正等觉——舍弃欲乐,自求佛道(自利)--发菩提心

2. 精进求法

(1)勤行布施--圆满布施度(心施供养)

(2)身心无倦--菩提心的不放逸

(3)亲近善友--为守护正知正念

3. 学大乘法

(1)普为众生--下化众生(利他)--受持菩提心--圆满持戒度(不舍众生戒)--回向(皆为利益众生)

(2)不舍善友--圆满六度之因

4. 长劫修行--圆满六度之果(成佛)

正如上述所言,提婆达多在本质上已是久远成佛再来,那释迦牟尼佛当然也是如此,那么从法界的空性本体而言,一切佛菩萨都是同体同心的,这里正是这样,以释迦佛因地的菩萨行,告知我们提婆达多在久远的因地时也是如此修行菩萨行的,换句话说,与其说是他在显现上显现为现在的状态,不如说他只是法身佛的一个化身而已,他又与法身毘卢遮那佛有何区别?提婆达多和释迦牟尼佛都是此世界的化身,他们曾经的菩萨行都是相同的,现在的显现也都是为了引导不同众生,或是人天法,或是二乘法,最终都是为了“一大事因缘”而出现在这里的,他们本身的事例就已经诠释了方便法。

所以《法华经》中用提婆达多的公案说明了很多问题,如下:

1. 三乘一乘

看到释迦牟尼佛因地的王身在自求佛道,于是化作仙人出现,并逐步引导他要普为众生发心,最后乃至引导他圆满菩萨的六度成就佛果。这整个过程,就再一次强调了《法华经》的主旨,就是为了让众生渐进了解“三界无安,犹如火宅”的实际情况,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因材施教,善巧地为众生设立三乘法门,开示化城等等。

2. 应机方便

善妙引导王圆满六度。“即随仙人供给所须。采菓汲水拾薪设食。乃至以身而为床座。身心无惓。于时奉事经于千歳。”——看似苛责弟子,其实是用这样的大苦,令其在短时间内,渐进具有布施(施身心),安忍,不懈怠,精进等的成佛资粮,这就是方便法的体现,并不是直接教育弟子空性等般若智慧,而是逐渐令其具有这样的智慧。

3. 久远作佛

作为已圆满大乘菩萨学处的善知识。并且其多生多世俱为善知识。而这一点也与众生平等,皆有佛性(如来藏)有联系。

而提婆达多在我们这个世界多生中的出世,实际就是与释迦牟尼佛共同意幻地参演这样一出戏。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看似一个是纯粹的善,另一个是完全的恶。然而从根本来讲,他们没有这样的善恶的分别。为什么这样分析呢?作为善知识的提婆达多,在释迦佛因地引导这样一个对境时,用的是最严格,也是对于我们凡夫最难以接受的方式,那就是用苦行,直接引导释迦佛成就。但是这样的“善巧方便”对于释迦佛那样的上等根基者是非常适用的,对于我们则完全不行,反而会产生适得其反的作用。故这时接替提婆达多的释迦牟尼佛出世,应对我们这样的根基,而善巧地说法。所以我们也不要说释迦佛就善良,提婆达多就恶,如果这样理解就真是误解佛言了。

提婆达多用凡夫所谓的“恶”作为自己的方便,教育引导比喻为上根基者的释迦佛;而释迦佛出世,用凡夫所谓的“善”作为自己的方便,教育引导像我们这样的中下根基者,也是令我们成就佛果。由于凡夫对善恶有着强烈的执着,所以在此世界中初传佛教时,释迦佛也一直告诉众人说提婆达多是大恶人,这样的言教,在《阿含经》和《南传大藏经》中屡屡出现。但是当世尊遗教时,观察到众弟子的根基已经提高,所以才对大家说了这一个“实相”,这也是一个极其妙的地方。

于此总结提婆达多与释迦牟尼佛,这二人在《法华经提婆达多品第十二中》同时出现,共同示现了一些佛教基本的内容,也是启发我们这些三宝弟子的学修思路,如下:

1. 恶人成佛

提婆达多现极恶人身,佛为其授记成佛。以极端的身相,现场说法,再次显示了众生平等,如来藏性的内涵。

2. 法华通经利益

提婆达多因讲说法华,得成佛远因。这又同时告诫学修者,读颂宣讲修行《法华经》的利益,那就是种下成佛的根本因。

3. 一切法空

提婆达多与释迦佛二者,本为久远佛,法华会之前种种,或杀生或堕地狱等等,全是假象。完全是为了度化不同的众生。此处阐释了大乘教的一切法空的奥义。

在这里,释迦佛的高妙之处还在于他拥有着完整的菩萨行,而这个菩萨行是每个初发心菩萨的必备修行,此处也与《入菩萨行论》的关联甚密,应向释迦佛因地的公案学习,才能成就。而传统的菩萨行,确实是需要长劫的熏习和训练才可以,所以此品后文中,舍利弗不信龙女作佛时,曾质疑道:“云何能得无上菩提。佛道悬旷经无量劫。勤苦积行具修诸度。然后乃成。”意思是说,成佛难,需要久远以来的努力才可以,不应该是一瞬间的。实际上成佛既可以是一瞬间,也可以是长久磨练的,从最基本而言,众生皆是佛,但有人如龙女一样,听闻《法华经》就立刻明心见性了,可是多数人不是这样的,所以才需要通过菩萨行积累成佛资粮,才会重识光明本性。恰恰我们正是这样的后者,更加需要愈挫愈勇,百折不挠。

白景皓(圆吉)

于广岛大学印度哲学佛教学研究室

2015.07.16

附:

提婆达多与悉达多太共同示现因果报应之事。 y150730-01

“时有群雁。行飞虚空。是时童子提婆达多。弯弓而射。即着一雁。其雁被射。带箭遂堕悉达园中。时太子见彼雁带箭被伤堕地。见已两手安徐捧取。取已加趺。安雁膝上。”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二・游戏观瞩品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