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一个摆书摊的人

0727-3

程刚

七十岁的徐老太目不识丁,却在街头摆了个书摊。我经常光顾她的书摊,说实话,就是为了照顾她的生意。她没有文化,混口饭吃不容易。

这个书摊占着地利人和,却不得天时。街头车水马龙,人流熙攘,但很少有人在书摊前驻足——这年头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徐老太心肠好,兼职给人指路看车而不收钱,于是路人都愿意照顾一下她的生意,因此她得以惨淡经营。

有一天她告诉我有人骗了她。事情是这样的:有个年轻人用100元的钞票买了她五本杂志,一共花去25元,她找给人家75元,账是清楚的,只是那100元的票子是假钞!她去银行存钱的时候被验出来的。徐老太很伤心,风吹日晒占街头,十多天的辛苦打了水漂。她没想到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会骗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太太。她在这个小城的街头摆了二十几年的书摊,从来是童叟无欺的,也没有人骗过她,这档子事儿,让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一下子感到了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那个昧了良心的青年是附近一家旅馆的房客,以前经常光顾徐老太的书摊,骗取了老太太的信任,得手之后,就隐匿江湖了。

一个读过书的年轻人,因为区区75元就出卖了自己的良心,真不知道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讲个小故事。

上个世纪初,剑桥大学的门口有个书摊,留着小胡子的摊主台维口含雪茄,面带笑容,在这个书摊上“混”了几十年。剑桥不乏高品味的爱书人,台维对书有极高的鉴赏力,很能捕捉到剑桥读书人的脾胃,因此他的书摊成为剑桥人驻足会聚之地。人们说,逛台维书摊是一种博雅教育。小胡子台维四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在剑桥门口摆摊卖书。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学术之灯如风中残烛,剑桥大学城几无学袍加身的人出现,而台维的书摊仍旧开着!岁月霜染了台维的小胡子,但他的雪茄烟袅袅依然,他的执着与真诚始终不变!在他晚年,剑桥大学专门为他举办了一次盛大的午餐会,他荣耀地成为世界顶尖学府的座上宾。台维去世后,剑桥人以大学出版部的名义为他出版了《剑桥的台维》一书。

讲完这个故事,我就不再惊讶于那个青年骗子的所为了。对待社会底层人的态度,体现了整个社会的文明,并不是少数有学养的人所能呈现,也非个别无良青年所能颠覆。徐老太与台维同为没有文化的平民,却受到了来自社会的不同对待,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假如台维生活在中国,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善待一个摆书摊的人,善待书籍,善待读书人,善待所有维护知识尊严的人,善待从事与传播知识有关的普通劳动者,是我们这个社会恒久的呼唤。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7f6d670102dw1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