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动物保护者的非意外死亡

29640157-2

王立成

因为它们,他出名了。

因为它们,他离开了。

2006年9月4日,史蒂夫·艾尔文在昆士兰州附近海港录制一部叫《海洋杀人王》的纪录片时,被一条平素温和的黄貂鱼,用带毒鱼尾刺穿胸部,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世界愕然了。

没有什么事比史蒂夫·艾尔文的死更黑色,一个终生都在诉说着野生动物对人类无害的人,却终了在一条鱼的毒刺下。算是宿命吧。倡导热爱野生动物的同时,也该和它们保有着至少这一刺的距离。

没想到。许多人都想过、说过,或是梦过这个斗士会死在属于他的世界里,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在艾尔文44岁的时候,关于他一切的一切,都实现了。

新闻回放

2006年9月4日11:00,著名的环保主义者史蒂夫·艾尔文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附近的海港录制一部叫《海洋杀人王》的纪录片,当天拍摄的是黄貂鱼,它的尾部有一根有毒的长刺。不过黄貂鱼虽然尾巴上有毒刺,但由于性情温顺,不会轻易地攻击人,所以就连《野外生存手册》都没有把它编入其中。据艾尔文的同事兼好友约翰回忆:“艾尔文游到黄貂鱼的上方,可能是因为靠得太近的缘故,导致鱼受了惊吓,黄貂鱼竖起毒刺刺中他的左胸。”工作人员立刻拨打急救电话,并对昏迷的艾尔文立即实施了心脏复苏治疗,同时快速驶向最近的一个岛屿等待救援直升机。医护人员很快赶到,但是因为被刺的部位距离心脏很近,抢救没有进行多久,医生就宣布了艾尔文已经中毒身亡。

正在塔斯马尼亚岛度假的艾尔文家人很快接到了通知,而他的遗体当天就运回了凯恩斯。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在当晚的新闻里对艾尔文的死亡表示了震惊和心痛,“艾尔文是一个杰出的环保主义者。他以自己特有的个人魅力让全世界了解了澳洲!他的激情、幽默和冒险精神让成千上百万观众难忘!非常遗憾,澳大利亚失去了一个出色的儿子!”

新闻回应

直到死亡之前,艾尔文一直在和野生动物打交道。

艾尔文1962年2月22日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之后不久,艾尔文就搬到了昆士兰由他父母经营的爬虫类动物公园里,此后在艾尔文的生活里就永远充斥着鳄鱼或是毒蛇。艾尔文6岁的生日礼物是一条近4米长的蟒蛇,而9岁那年,艾尔文就徒手捕到一条超过1米的鳄鱼。“我认为史蒂夫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孩子,他从来都不会在他应该呆的地方,我们总是找不到他。我们很少外出度假旅游,有一次我们去度假,史蒂夫却总是在那里的一条小河里追逐蜥蜴。”艾尔文的父亲认为儿子热爱动物是天生的,“我们家周围到处都是袋鼠和树熊,有时房间里还有蛇。不过,史蒂夫并不害怕,反而认为这太棒了。事实上我并没有准确告诉过他哪些动物可以接近,哪些不可以,但他总是自己猛的一下就扑上去了。”

1982年左右,艾尔文在政府一项鳄鱼重置计划中当志愿者,将流浪在居民区中的鳄鱼放到父母公园的同时,艾尔文也练就了一手可以熟练掌控野生动物,尤其是鳄鱼和蛇的功夫。1991年,艾尔文接管了父亲留下的爬行动物园并将其更名为“澳大利亚动物园”。在那片属于他的天地里,艾尔文不间断地向公众传达着要热爱和尊重野生动物,他在动物园里一遍遍重复着捕蛇和喂鳄鱼的同时,总在提醒观众,眼前这17种到23种的鳄鱼都是濒临灭绝的,“如果你不能让野生动物进入人们的心,那你就不会祈求人们去拯救它们–因为人们不会拯救他们所不熟知的东西。”

那时的艾尔文并不是那么有名,而他的全部精力也全部投入在了他所热爱的爬行动物身上,和父亲留下的动物园里。那个时候,知道艾尔文的人都称他是“鳄鱼先生”。

直到艾尔文被Discovery发现,直到有商人为他创建了“史蒂夫·艾尔文自然保护基金”,直到“鳄鱼先生”变成了“鳄鱼猎手”……看上去一切越来越好,但变化的结果却一点点出现了。

著名非动物保护者

让艾尔文名声大振的是1992年Discovery“动物星球”频道开始系列播出的《鳄鱼猎手》。

这位总是穿着一成不变卡其布衬衫、短裤、大靴子,轻轻松松跃上鳄鱼背还能对着摄像机娓娓道来的男人,迅速受到各国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喜爱,而艾尔文每次面对鳄鱼、毒蛇或是毒蜘蛛时,一声招牌式的惊叫“Crikey”(唉呀),简直成了世界人民心目中澳大利亚的代表。《鳄鱼猎手》系列至今已经拍摄了超过50集,收视率一直很高,观众超过2亿人。从某种程度上说,《鳄鱼猎手》甚至是Discovery的“动物星球”频道大获成功的主要推动力。艾尔文一战成名,相关“鳄鱼猎手”的种种书籍、游戏和玩具应运而生,2002年甚至拍摄了电影《鳄鱼猎手:激情之旅》,担纲主演的正是艾尔文和他同样热爱动物的妻子泰莉。而随着这一切的是上千万澳元的收益也随之进入了艾尔文的口袋。

不少动物专家开始批评艾尔文在电视节目里与野生动物的接触过于亲密,过于夸张,“与其说他像一位生物学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位电视名人”。每年Discovery至少5部的片约,让艾尔文在保持高曝光率的同时,开始让观众感到疲惫,尽管在艾尔文的抗议下,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放弃了准许在北界为有钱的游客推出“猎杀鳄鱼”的旅游项目;尽管他在澳大利亚好几个州购置了土地,用作濒危野生动物的栖息,但在多数观众的心里,艾尔文已经不再像是一名动物保护者,而变成了一个只会在鳄鱼或是蟒蛇背上跳来跳去的“演员”。

在金钱和片约的作用下,艾尔文和野生动物的距离越来越近,时间越来越长,感觉也越来越疯狂。也只是疯狂而已。

2004年1月3日,艾尔文在昆士兰动物园的驯兽场,拍摄《鳄鱼捕手》。在众目睽睽下,艾尔文突然将刚满月的儿子抱到场内,并做出种种惊险的举动,让摄影师捕捉镜头。在台下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只见艾尔文一手夹住儿子,一手用一只死鸡,挑逗面前一头近4米长的鳄鱼。孩子嚎啕大哭,艾尔文无动于衷。他面带着微笑朝观众大喊:“我的鲍勃已经满月了,这是他的第一次鳄鱼表演!”当鳄鱼一口咬去他手中的猎物时,艾尔文扭头对孩子说:“你是个好孩子,鲍勃!”这时台下沸腾了。艾尔文的太太泰莉被丈夫如此“有创意”的举动逗得乐不可支,但大部分观众对此不敢苟同。当天,负责转播这一节目的两家电视媒体几乎要被公众打来的投诉电话挤爆了。一些家庭组织气愤地表示,艾尔文的行为与虐待儿童无异。但艾尔文坚称:“我的父亲小时候也这样教我,儿子已一个月大了,是时候示范喂鳄鱼了。”

而仅仅就在5个月之后,在南极洲拍摄纪录片的艾尔文又被批评过于接近鲸鱼、企鹅和海豹,影响了它们自然的生态。经历了这两次事件之后,艾尔文也曾一度深感自己为名声所累。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艾尔文面对镜头,情深落泪,“我想我体内可能有动物的基因,所以我不可能去做其他的事情。有些人于是总想把我带回野生动物世界里,让我展示原始或是自然,但展示的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有些时候,在商业的频繁驱使下,我感觉自己更像是动物,而不是动物保护者。不过对我来说,野生动物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我,无法抗拒。”

如今,这个曾经的动物保护者非意外地离开了。“史蒂夫是在从事自己最热爱的事业时离去的,相信他无憾无悔。”艾尔文的妻子泰莉坚守着丈夫留下的澳大利亚动物园,动物园门口摆满了四面而来、充满悼念的鲜花,过路的司机也都鸣笛以示哀悼。据Discovery透露,艾尔文的8岁女儿将继承父亲的遗志,化身“野生斗士”,明年初开始担纲拍摄“动物星球”新的野生动物纪录片。对于艾尔文来说,这或许该是个好消息。只是在艾尔文死去的海滩上,人们陆续发现了十余条尾巴被砍下的死黄貂鱼。曾与艾尔文共事的野生动物保护专家迈克尔·霍恩比表示:“我们不会接受,也不会支持任何以这种方式实施报复的人。爱艾尔文,就该爱野生动物。这应该是艾尔文最后的遗愿。”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ryzr/rydw/3033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