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厌恶的八面玲珑,你所愤恨的不公平

0719-5

日光卿晨

年轻的时候阅历不多,常常像个刺猬,不停地扎疼别人,用最差的武装给自己画条安全线。

不仅如此,还常常对那些八面玲珑、知进退的人投去鄙夷的目光,总觉得“世故”这个词,应该离脱俗的自己远些,再远些。再后来,读了徐晓的《半生为人》,里面有这样一句话——知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善良的成熟。忽然就更喜欢薛宝钗,她是世故却从不伤人,凡事处理得当,虽是自保却从未伤人;相反,小时候更喜欢的林黛玉,却让我心有厌恶,她宁愿花费心思去葬花也不愿讨好别人,最后,却是伤了自己损了别人!

后来参加工作,又开始抱怨领导的不公平,无论加薪还是升职都是关乎自己切身利益的大事。我们常常对比,对比自己与别人;对比付出与收获;对比公平与不公平。可人往往都是利己的,一旦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总觉得对自己不公平的事太多,回报远远不能满足付出。

我的表姐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我的伯父伯母虽然都是普通职工,却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培养表姐——从小便给表姐报了钢琴班、围棋班和书法班。表姐天资聪颖,一路走来都是出类拔萃的才女——小升初被提前录取,升高中又全免就读于我们那最好的高中,表姐顺风顺水,是所有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我从小便觉得有个光环笼罩着表姐,而我好像永远都活在那个光环的阴影里。

我们都以为表姐一定会考取名校,走向更辉煌的未来,可表姐高考却失利了。意料之外,表姐连二本都未能考取。表姐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我记得有一天我去看表姐,她问我:“你知道我是个梦想很清晰的人吗?”

我点头应答:“我从来都知道表姐是个闪闪发光的人。”

表姐接着说:“我想成为一个外交家,这是从小到大的梦想,不过现在好像真的是个梦。”

我竟不知道如何宽慰她,我说:“表姐,你不要这样想……”

我还没说完,表姐一把拉住我的手,身体颤抖着:“你知道吗?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我们班那个学渣,平常不学无术,可是……他有一个当市委书记的好爸爸。你知道他去哪里读书了吗?他去美国留学了……如果换做我,如果我也能去美国留学,我将来一定会比他为社会做出的贡献大吧?你说是不是?”表姐死死地盯着我,好像把我当成了她口中的那个“学渣”,那个眼神恐怖极了。

我那天落荒而逃,突然觉得我从来都不够了解表姐,她那永远处变不惊的脸庞下隐藏着一颗不安分甚至是带有怨恨的心。也是从那一天起,我觉得表姐身上的光环消失了,再也没有了闪闪发光的色彩。

后来,伯父托了各种关系将表姐送入了一个一流的二本院校,我一直想问表姐,作为点招生的她还有没有觉得不公平?

表姐上大学后,有次,我听伯父说,表姐和她的辅导员吵了一架,原因是学校要组织才艺比赛,辅导员在没有任何选拔的情况下,安排一位女生代表学院去参加比赛。表姐说自己的才艺不输于她,辅导员如此处事不公一定是为了讨好这位女同学当官的爸爸。伯父讲这件事的时候,我又想起来表姐当初憎恨那个“学渣”的模样。这件事后,我看到表姐改了QQ签名——“与其让别人扇你一巴掌教你长大,不如自己给自己一巴掌然后成长。成长的过程就像掉牙齿,总是空落落的。”我想,辅导班应该不会给表姐一个合理的解释,更不会把那个人换掉让表姐上。人生本就有很多不公平,可扪心自问:你真的是因为不公平而愤恨吗?还是仅仅因为自己没有得到这样“不公平的眷顾”而心有不甘呢?

表姐仍旧很优秀,揽括了各种奖项——国家奖学金、省优秀学生干部,优秀党员等。她仍旧声讨所有的不公,也仍旧讨厌知世故、高情商的人,可四年的大学生活,早已把原本直白的表姐训练成了一个她讨厌的八面玲珑的人。而作为旁观者的我,却更喜欢这个八面玲珑的表姐,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她是有血有肉的,无论真心或假意,她的高情商不会再让别人下不了台,她举止大方大体,眼神里也少了当初的锐利。

随着年岁增长,我所经历的人和事都给了我无数的启发。我们当初讨厌八面玲珑的人,无非是那时的自己还不够成熟,亦或者是因为,身边那些八面玲珑的人活得比你好,你只有表面嗤之以鼻才能安慰自己那颗羡慕的心罢了。

表姐后来就职于某交通厅直属的设计院,虽说表姐个人能力很强,但这样大型的设计院也并非那么容易进去。可想而知,为了她的工作,我们全家也是花费了一番力气。不容置否,这样的单位关系户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像表姐这种绕了很多弯的关系简直算不上关系。

工作更不比学校,表姐眼里不公平的事更多——例如偶尔评定个优秀员工,你的努力不在领导眼里;年终奖的评定,得到远比不上付出;比赛评奖,不仅要看个人水准还有兼顾各方面的公平……这似乎都在挑战表姐的忍耐极限,她偶尔也会暴躁,没有工作前的心平气和,而我明显觉得表姐开始变老。

有一次,我跟表姐谈论我的奖金,我说:“我比我同一届来的同事少了一万,我当然也会有不甘,但我还是选择第一时间与领导沟通,请领导指出我在工作中的不足。”

表姐却是忿忿不平:“你一个小女生出差这么多,这么辛苦,凭什么奖金要比别人低那么多?太不公平了,你们部门一定有关系户的存在吧?你们部门一定有不干事就会邀功的人吧……”

表姐巴拉巴拉地猜测个不停,我脑子也一一浮现出不同人的出现——我们部门的小王是老总的侄子,奖金比我高一万二,可他曾向我抱怨要给舅舅当牛做马;小李极会邀功,深得领导喜欢,奖金比我高一万,可他经常替领导挡酒,直到自己酩酊大醉……想着想着,我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问表姐:“表姐,你当初凭着关系进了大学,后来又凭着关系进了设计院,你觉得别人会不会也觉得不公平呢?你说,别人会不会也在背后讨论,你凭什么以大专的分数进大学,又为何能进入交通厅直属设计院?”

表姐愣住了,她沉思了好一会说:“在你没有说之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原来我在抱怨不公平的时候,却自己享受着不公平!”

表姐说完,我俩都突然捧腹大笑,心情豁然开朗。

我们永远都是在追求回报,见不得有别人去践踏我们的劳动成果、争抢我们的果实,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谁与谁之间是绝对的公平与公正?人是有情感的动物而不是机器,没有一个规范性的公式计算我们每个人的得分。就拿我们所憎恨的关系户来说,他们也在艰辛地维系他那来之不易的关系。而最可笑的是,我们一边唾骂关系户,一边寻找任何一个能让你可以攀上关系的机会。我如此说,并非是在提倡找关系、走后门的作风,我只是想聊一聊我们所谓的“公平”,如果你憎恨关系户,那么至少应该摆正自己的心态,以身作则。

如果没有包藏祸心,你所厌恶的八面玲珑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表现。与一个高情商的人相处,你往往能感受到快乐、自在与舒服。你不喜欢八面玲珑的人却又何尝不羡慕他们的八面玲珑?保护了自己又成全了别人,难道不算是一桩美事?

如果别人也在努力,你又凭什么觉得他们所得的成果是不公平的?我们往往从利己角度出发,给自己太多的肯定,给别人过多的否定。你没有脱离社会而存在,甚至受益于某些你认为却是人之常情的“不公平”,又凭什么总处于受害者的身份去埋怨?

我从不认为人生来是平等的,但如同《简爱》里面所说,至少我们在精神上是平等与独立的。不必厌恶八面玲珑,不必愤恨不公平,你的努力从来都不会被辜负,过程可能漫长一些,但日子总会因为你的好心态而闪闪发光。

文章来源: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MyODA2MQ==&mid=208341337&idx=2&sn=4d28442a0d721f613b9f90ba05c1cc71&scene=1&key=1936e2bc22c2ceb50ccc3dfed083a72f002488964b26cef8aec0a19f3354d35c2c9834247c4e6ed51881d962e57e9037&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ebwx&version=70000001&pass_ticket=qs7xvjHIMCsX8uf4%2FoqUOUA3tOtvUNjARKDqt5GvQqDHuDnBzNU%2BsFBecrzTCDj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