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爱因斯坦为何喜欢吃素

0716-3

为什么爱因斯坦会那么离谱的聪明?

直到最近,前普林斯顿大学病理科主任托马斯·哈维首次接受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专访,彻底曝光整个事件的绝对内幕。他不仅偷走了爱因斯坦的大脑,最令人震惊的是,为了方便研究,他竟将爱因斯坦大脑切成了240块!是什么动机让堂堂教授如此疯狂?如今91岁高龄的哈维对着话筒狂喊:“我太想知道爱因斯坦大脑的秘密了!”

我觉得研究爱因斯坦只从研究那个“死大脑”的结构是远远不够的,最好能从脑细胞及神经元入手。人一生下来,脑内就有140亿个细胞,长成人也只运用了5-8%的脑细胞。聪明的关键,是多摇醒几个沉睡中的脑细胞,领导它们一个个发挥最大的功能。所以脑细胞的生长和工作环境,对人的IQ影响真是关键因素。

“怎样吃决定你是怎样的人——科学家发现:饮食和IQ间的关联”——BBC新闻,美国神经学家威廉·布鲁克(neuroscientist William Brooks, of the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in Albuquerque, USA)的研究结果,解密饮食和IQ的关系……咦?饮食?等等,等等,虽然爱因斯坦大脑样子和普通人一样,但他的饮食可是和同时代的人大不一样——爱因斯坦是吃素的!

爱因斯坦边吃边说“吃素可以让智慧不被蒙蔽”、“素食者所生成性情上的改变和净化,对人类都有相当好的利益,所以素食对人类很吉祥”、“我们的任务是一定要解放我们自己,这需要扩大我们同情的圈子——包容所有的生灵,拥抱美妙的大自然。没有什么能够比素食更加有益于人类的健康,并增加在地球上生存的机会了”、“如果全世界都采行素食,就可以改变人类的命运”。

爱因斯坦的话真是精辟,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就在于他走了一条正确的路。而且是在绝大多数人还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地走在了正确的路上。素食增进IQ,是有严谨的科学依据和可观的数据支持的:

脑脊液内碱性越高,相应的IQ越高;动物蛋白的摄入增加人体体液(当然包括脑脊液)的酸性,而植物蛋白恰相反,它是碱性食物,保护体液的酸碱平衡;很多神经学及生理学实验不仅证实了植物性饮食对大脑组织极其有益,还解释了其中的作用机制。

不过以上都是近一、二十年的科学研究,爱因斯坦是怎么发现“素食增进IQ”的呢?嘿嘿,我想他一定是向我们中国人两千年前的老祖宗学的——《大戴礼记》:“食肉,勇敢而悍;食素,智慧而巧。”

“So I am living without fats, without meat, without fish, but I am feeling quite well this way. It always seems to me that man was not born to be a carnivore.”

我现在的生活没有动物脂肪,没有肉,没有鱼,但是感觉很良好。好像对我来说,人生下来并不是为了成为一个食肉动物。

This was from a letter written to Hans Muehsam, and dated March 30, 1954, which was about 1 year before Einstein died. This indicates he adopted a vegetarian diet at the end of his life.

上面的话出自爱因斯坦在1954年写的一封信,也就是他去世的前一年。这表明在他晚年,爱因斯坦奉行吃素。

Previously, on August3, 1953 Einstein had written the following in a letter to Max Kariel, suggesting that he was still eating meat at that time:

“I have always eaten animal flesh with a somewhat guilty conscience.”  - Einstein Archive 60-058

在上封信之前,爱因斯坦在1953年的一封信里写到:“我常常在吃肉时觉得良心不安。”这表明那时爱因斯坦还在吃肉。

“Although I have been prevented by outward circumstances from observing a strictly vegetarian diet, I have long been an adherent to the cause in principle. Besides agreeing with the aims of vegetarianism for aesthetic and moral reasons, it is my view that a vegetarian manner of living by its purely physical effect on the human temperament would most beneficially influence the lot of mankind.” Translation of letter to Hermann Hurth, December 27, 1930.

– Einstein Archive 46-756

这是1930年爱因斯坦写的一段话:

“虽然因为外界环境的限制,我不能成为一名严格的素食者,但在理念上,我一直都是素食支持者。除了赞同为了审美和道德原因素食外,我还认为在单纯的身体方面,素食的生活方式将会给整个人类在性格方面带来极为有益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