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教对生物学的探讨能带我们走多远?

How far can a Buddhist approach to biology take us?

作者:迈克尔·邦德

by Michael Bond

QQ图片20150707141606

作者介绍:

迈克尔·邦德(Michael Bond)从事心理学和人类行为学方面的写作。他是《他人的力量》(“寰宇一家”出版社,2014年出版)一书的作者,该书探究了团体动力学以及社会对行为的影响。他曾担任过《新科学家》杂志的高级编辑,现在仍是该杂志的顾问。此外,他的文章曾在多家报刊上发表过:如《新科学家》、《自然》、《前景月刊》、《观察家报》、《每日电讯报》、《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外交政策》、《读物精选》、《金融时报》、《万古杂志》等。他同时也是一家婚恋交友网站(21Pictures.com)的创办人,该网站通过决策心理学来提高交友成功率。

在《佛教生物学》一书中,大卫·巴拉什揭示了在这些关乎思维的经验体系之间的对应关系,并指出,他们可以向我们共同展示如何生存。

12

乍一看,佛教和科学好像是天生密友:二者都致力于寻求世界以及人类存在的究竟真理,都非常重视实证方法。然而,尽管在感觉上二者的联系日趋紧密,但在深层次上,他们之间还是存在着距离。

佛教理解事物在很大程度上采取的是主观方式,没人可以替你去冥想。某些佛教的教理,例如轮回转世,还完全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另一方面,科学需要确证个人体验,但将个人体验量化却远非其擅长之事(指意识“难题”)(译注:意识难题,the hard problem of consciousness ,是要解释:如何以及为什么我们具有“感受性”或“现象性经验”,即“感觉”如何获取到如颜色、味道等类特性。这是一个长期争论且没有解决的问题)。总体而言,科学致力于获取客观知识,而佛教则提供运用这些知识的伦理框架。

作为一名发展心理学专家,大卫·巴拉什在其新作《佛教生物学》中毫不隐瞒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异。然而他的主要目标是彰显佛教与生物学之间的共同之处——如同其他对佛教持赞同立场的作者在神经学、物理学和心理学领域所做的那样,正如他在书中所写,两者“像一对强大的探照灯,相互补充,从不同的角度照亮了同一个物体”。

他的论述追寻了两者最具共通性的三个领域。第一个是个体身份的认同,即我们那种稳固不变的“自我”感受,佛教称,这是一种“幻相”(很多大脑与行为科学家也认同这一点,详见:《新科学家》,2012年5月5日,第44页)。在对以下观点的理解中:我们是我们所继承的基因和维系我们生物进程的产物,仅此而已。巴拉什发现了生物学与佛教的相应之处。[译注:此处应注意的是,“基因”具有双重属性:物质性(存在方式)和信息性(根本属性)]

同样,在自然界中,证明佛教“无常”观的例子俯拾皆是,他们显示着,一切事物都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生命即是成长和衰亡;构成生命体的物质在不断地循环更新,即使基因,也在发生变异。 

最后,佛教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事物以独立实体的形式存在,他们的出现,由多重因缘决定,这也是生态学的一个基本原则。几十年的实地研究已经证明,生物体是由环境和构成整个生态系统的其他生物群体共同作用而塑造成。巴拉什写道:“食物链,例如,连接老鼠、橡果、舞毒蛾等的食物链条,不只是简单地描述了谁吃谁,而是追溯到了它们恰恰如此存在的踪迹。”也难怪,和别的宗教比较起来,佛教更能成为环保主义的天然盟友:万物互相关联这一理念,是二者的共同信条。

巴拉什满怀热情,将这些内容用富有感染力的文字呈现出来,这足以弥补他书中偶尔出现的瑕疵:某些地方的重复,对越南一行禅师文章的大段引用,以及有时让其他学者感到的不够严谨。使人略感不解的是,直到最后一章,他才点明自己真正的写作动机:在这样一个生命由我们自私基因的成功所界定的世界中,来探寻真正的意义。他希望能超越科学,超越被他称为“活着是一种(不能被解释的)天然生物学事实”这一哲学理念。

美国精神病学家厄内斯特·贝克尔1973年在其经典著作《拒斥死亡》中,描述了人类“可怕的困境”,这就是,“觉得自己尤其与众不同,但到头来,不过是两眼一闭,悄无声息,掩土三尺,腐归尘泥,消于永寂”。

对人类独有的这一难题,巴拉什首选的解决办法是:将生物学、佛教和存在主义结合起来,形成一份生命宣言。这相当大地改变了他原来的宗旨,读到末尾,让人觉得本书更像是一本哲学专著,而不是书中实际主要包含的繁复分析。

尽管书中对科学的局限性以及科学与佛教的分歧论述了很多,但这可能并非是巴拉什有意要强调它们,也不足以成为本书的缺点。

文章来源:

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22129511.100-how-far-can-a-buddhist-approach-to-biology-take-us.html#.VUqYpc48PK4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舒坦

一校:圆韧

二校:圆故、晋美班玛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