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宇宙由外在实体创造吗?

Did An Outside Entity Create The Universe?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QQ图片20150703100304

作者介绍:

罗伯特·兰萨(医学博士)被认为是世界科学家中的一位领军人物。现任先进细胞科技公司的首席科学官及维克森林大学医学院兼职教授。他发表的论文和发明已达数百种之多,并著有二十多本科学书籍,其中的《组织工程原理》被公认为是该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参考书。他是世界上首次克隆人类胚胎(目的是制备多功能干细胞)团队中的一员。兰萨和他的同事率先证明了细胞核移植可用于逆转衰老进程,以及制备具有免疫相容性的组织,包括第一例由克隆细胞制备的器官组织。兰萨博士被称为“科学界的比尔·盖茨”。他获奖无数,入选《美国名人录》、《世界名人录》等。他的导师们说他是个“天才”、一个“离经叛道的思想家”,甚至把他和爱因斯坦相提并论。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约伯记》38:4,7)

有造物主吗?

小时候,我感觉自己表演于上帝舞台的中心。所以,我认为,那位至高无上的造物主正在从天堂中的某个优越位置观察我、监视我,其严密程度不亚于日后我成为医科学生时用显微镜观察皮氏皿中培养的细胞。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时我还没有见过DNA的显微图,也没见过泡沫室中高能粒子碰撞所生成的物质和反物质的轨道。但当我将300年的科学成果塞进了大脑皮层的几条小折皱中,有一点便日益清晰:在我的日瑧成熟中,并不需要一个造物主。

历经四十多年的科学研究之后,我已然知晓,恒星、行星,乃至生命的演化都有其自然的解释。成百上千的教科书和科学杂志都详细地描述了强子和轻子如何组装成了原子和分子,然后它们又如何相继组装成蚂蚁、音乐家和足球运动员。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我接受的教育是:在对生命和宇宙作出的这种机械解释中,根本不需要一个外在的造物主。

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写到:“心脏不过是一个弹簧,神经不过是很多条线,关节不过是许多的转轮,它们共同驱动着整个身体。”的确,生物学家已经发现,整个人体是由数以兆计的微型机器组合而成,这些微型机器被称为细胞。这些细胞由更小的元件组成,比如核糖体、线粒体和高尔基体,进一步,这些元件又是由碳水化合物、脂质和蛋白质构成。随着转轮越来越小,相应的,齿轮转得越来越快——这一切全部消融,化为一团能量。

至于能量,当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被人问起是否相信上帝时,他回答:“能量背后肯定有某种东西。”

136亿年之前,真的有造物主说“要有光”(或以更科学的方式说“要有电磁能”)吗?当然,他、她或它还得操心其他所有细节,比如定律、力和宇宙常数,这一切都要恰到好处,否则你、我,以至于所有的恒星和星系就不会存在。假如强核力减少几个百分点,那么原子核就不会聚集在一起,结构最简单的氢将成为宇宙中唯一种类的原子。哎呀,这就糟糕了,既没有碳,也没有氧!

于是,我小时候的重大问题就来了:如果确实是上帝创造了世界,那么是谁创造了上帝?而生物中心论认为,这是一个人为制造的两难困境——作为笛卡尔、康德、莱布尼茨、伯克利、叔本华和柏格森等人工作结果的核心,意识第一性支持以下断言:我们所称的空间和时间,是动物感官直觉的一种形式,而不是物理客体。它是我们的心用来将万事万物组织起来的工具。我们的意识非常像一台留声机,他将“活力”赋予了现实。聆听乐曲但不使唱片发生改变,并且,这取决于唱针的位置,你听到了一首特定的乐曲。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当下”。在“实相”中,并没有之前或之后。一切现在、过去、当下和未来都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尽管我们只能一首接一首地聆听歌曲。

的确,正是作为观察者的我们创造了时空(这也是为什么在一长串的实验中,时空的“观察值”依赖于观察者)。“宇宙”不过是用“时空”来解释你存在的一种方式——把所有的片段,你的细胞,蛋白质,以及其他一切转轮和轮齿组装在一起的特定方式。

伟大的自然学家洛伦·艾斯利说:然而“我渐生怀疑,尽管这长长的、沿着物质的层次一阶一阶通往最深处的生命之梯美妙且富有启发,但它不可能将我们带向最终的奥秘……我想知道,在物质的核心,到底是何种神奇的力量,在操控着一个小兔子细微而有节奏的心跳,或者,那个钩织着奶草果荚的朦胧之梦。”

空间和时间是我们理解这一切的方式。但这也仅仅是代表多种可能的信息处理系统中的一种,可以想象,有些系统需要一个外在实体的影响。事实上,在岁月的漫长流逝中,高级的生命形态几乎可以肯定已经弄明白了如何去改变这些“算法”(即理解方式),从而使他们的意识超越于我们自己发现的那些维度。

可叹!看起来越来越有可能的是,我们的宇宙并非一个封闭的系统,科学或许也会神志不清。尤其是,最新数据显示宇宙将一直持续膨胀,而且,在初始阶段,需要人为地加上一个异常的“暴胀”期,以便使得一切运转正常。

如果空间和时间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那么,真正“在那里”的到底是什么?我们看不到的,我们不知道的到底是什么?

上帝问道:“你,一只朝生暮死的虫子,能理解群星的那些奇迹,那些动物,以及那些关于“存在”的无限不可思议吗?”于是,在他们激烈的争论中,他向约伯承认,“缺失的一角”与他同在(译注:“缺失的一角”,“the missing piece”;或译为“失落的一角”,也是一本美国畅销书的书名。它常常被用来表达一种对“缺失”、“不圆满”等“正向看待”的“禅境”)。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did-an-outside-entity-create-the-univers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韶 

一校:圆其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