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濒死体验 科学界两派纷争未息

摘自《广州日报》

0706-4

根据濒死体验者的描述创作的绘画作品

这是一个小心脏病手术,悉尼圣文森特医院的外科医生要清除弗拉伦斯·科恩心脏动脉里面的一个血栓。由于是小手术,医生没给科恩进行全身麻醉,手术过程中科恩有点迷糊的感觉,但意识是清醒的。

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发现自己升到空中,而且胸口遭到重击,同时耳边响起了钟声。此后的影像更加清晰,她看见自己躺在手术台上,医生正在处理她的身体。“我急得大叫:别切我,我还清醒啊!”科恩回忆说。接着她看见一道耀眼的白光,然后她在空中的身体飞向了白光,“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20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手术记录显示,科恩的心脏曾一度停止跳动。现在回忆起这件事,科恩还心有余悸,“这事很怪,我平时很少谈起它。不过那肯定不是梦境,我当时很清醒。”

科恩女士20年前的这段经历是一段典型的濒死体验(near-death experience,简称NDE)。尽管科学界还不能对这种所谓的“看到死亡”现象作出一致的解释,但濒死体验确实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

科学界分成两派

濒死体验现象吸引了来自不同领域的研究者,但是这些研究者分成了两个截然对立的阵营。目前科学家们对濒死体验现象是否存在并无怀疑,根据不同的研究结果,科学家发现心脏骤停后苏醒过来的人中,有4%~18%的人有过濒死体验经历。让科学家产生分歧的,是对这一现象产生原因的解释。

第一种解释是,濒死体验是大脑严重缺氧后的一个独特生理现象,明尼苏达睡眠紊乱研究中心主任马克·马霍沃尔德表示,“很多人认为濒死体验是一种宗教或者超自然现象,但实际上它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

对这一观点持反对意见的科学家则认为,濒死体验并非这样简单,他们认为濒死体验是一种意识扭曲现象,而且人类的意识可以不依赖于大脑而存在。目前人类对意识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奥克兰心理学家卡尔·简森认为,“濒死体验现象的形成原因对人类来说仍属于神秘王国的范畴,目前我们不可能把它解释清楚。”

大脑功能理论

目前关注濒死体验现象的主要是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1978年,在一些学者的倡议下,国际濒死体验研究协会正式成立,在美国还有一个专门研究濒死体验现象的刊物《濒死体验研究》。

在近年来的濒死体验研究中,“生理现象派”占有一定的优势,很多科学家都愿意用大脑功能的理论来解释这种神秘现象。

这些科学家认为,濒死体验是在心脏骤停后发生的,由于求生是人类最大的本能行为,当心脏停止跳动,大脑供氧停止之后,大脑就会开动其全部“防御机制”,此时大脑会分泌出大量神经传递素,这些神经传递素又会释放出无数影像和感觉信息。这些信息本来都是存在大脑记忆库中,因此有濒死体验经历的人看到的大都是他们经历过的场景。至于很多人都会见到白光以及通过一段黑暗隧道,则是大脑后部和两侧在遇到危险时候的一种特殊反应。

“灵魂出窍”提供借鉴

此外,其他科学家的一些研究也给“生理现象派”提供了支持。瑞士神经科学家奥拉夫·布兰克博士和瑞典神经科学家亨里克·埃尔松博士分别率领的两个研究小组,先后在健康人身上完成类似“灵魂出窍”的模拟实验,使实验对象在清醒状态下看见几米之外“另一个自己”。

“灵魂出窍”实验成功的关键在于被实验者的视觉和触觉被分离并错位。在视觉和触觉被分离后,大脑的感官信息处理变得混乱,于是大脑创造出一个幻觉,使人感受到一具并不真实存在的身体。

这两项实验为曾被认为神秘莫测的“灵魂出窍”现象提供了科学解释,同时也给科学家解释濒死体验现象提供了借鉴。

还有很多现象无法解释

由于目前的科学手段还不能完全揭开濒死体验之谜,因此“神秘派”的支持者仍很多。他们认为,目前“生理现象派”的理论根本解释不了很多濒死体验者的经历。

皮姆·范·拉曼尔博士是荷兰著名的研究濒死体验的学者,他在1988年~1992年间对334位被成功抢救的突发性心脏病患者进行了跟踪研究。

在拉曼尔的研究报告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些病人的灵魂离体经历,这些经历很难从神经生理角度解释。

例如一位突发心脏病的44岁患者,送到医院时已被宣布临床死亡。但拉曼尔还是持续给他做心脏起搏和人工呼吸。拉曼尔在准备做人工呼吸时发现患者口中有假牙,便将假牙从患者口中拿掉。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抢救,患者终于有了心跳和血压。

等清醒之后,该患者一见到拉曼尔便告诉他,自己知道他的假牙放在哪里。拉曼尔医生非常吃惊,因为他知道该患者当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该患者解释说,当时他漂浮在空中,看到了医生抢救他的全部过程。该患者描述的抢救细节和场景都与当时的真实情况吻合。如果把当时该患者的意识活动归结于他的脑神经活动,那如何解释他在处于大脑不活动的状态下,却能清晰地看到一切的事实呢

早在两千多年前,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就在他的著作《理想国》中记载了濒死体验现象。研究表明,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遍布世界不同地域、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据美国盖洛普公司的一项调查,仅在美国就至少有1300万健在的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