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然团聚

0706-1

薛涌

我住在波士顿远郊。这两年,院子里出现的一切都让我心醉:鹿、火鸡、乌龟、蛇、松鼠、老鹰以及各种鸟类,简直无奇不有。

前几天,看到一只满身通红羽毛的鸟,在草坪上轻快地跳跃,绚丽夺目。

我急忙喊女儿拿相机来,可惜相机才到手,那红衣天使就展翅而飞了。女儿告诉我:“那鸟叫红衣主教,很稀有,导致稀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通红的羽毛,在绿色的草坪上、树木中非常招眼,容易被天敌锁定。”

这两年的远郊生活,给我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所谓濒临绝种的珍禽异兽,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不新鲜了。那种红衣主教鸟,我在院子里和家周围已经见到好几次。

河狸则是另一个例子。当年欧洲人纷纷登陆新英格兰,一大动力就是和印第安人做河狸的生意,因为河狸皮在欧洲很昂贵。没有多久,这种贸易就使河狸濒临灭绝。所以,现在美国的地方法律对河狸严加保护。

我对门的邻居院子里面有个小湖,房子坐落在小湖出口的微型瀑布边上。他抱怨最近河狸成灾,让他一筹莫展。

河狸号称自然工程师,所到之处要伐木筑坝拦河,以提高其活动区域的水位,其主要手段是用尖锐的牙齿啃断树根,使大树横向卧倒在河口。我这位邻居湖口的瀑布不幸被附近的河狸们看上了,而一旦大树被啃断,他的房子就不保。万般无奈,他只好用电子装置把那一地域围起来,河狸一接近就会遭到轻度电击,这才保住了房子。但是,他绝不敢碰河狸一个手指头。我们到周围的自然保护区巡视,发现每个湖口河口,都有河狸工程的痕迹。

当然,道听途说以及从新闻里看到的故事就更多了。不久前,附近的康州发现一只早已绝迹的山豹,邻镇则发现了久违的黑熊,波士顿市中心发现郊狼……动物难道在向人类发动反攻吗?

这些事情单独看都非常细琐,但加在一起就构成了大趋势。

我住在波士顿的边缘,但毕竟也属于都市化程度比较高的地区。最近几十年,美国人口持续增长,城市扩张,郊区化似乎不断蚕食着自然。但是,你也能看到,自然同时也在向人类的聚居地进军。

为什么会如此?还是人们的环保意识提高了,慢慢学会了和自然相处?

比如,初夏的一天我开车送孩子上学,在主干道上看到一只大如脸盆的乌龟,我刹车降速,慢慢绕行。另一辆车则完全停下,车主下来志愿指挥交通,护送乌龟安全过马路。

小女又告诉我:“这种乌龟也是珍贵动物,州里有法律,不仅不得伤害,而且不得收养。”今年夏天,我们家院子里就来了好几只这样的乌龟。女儿观察后得出结论:它们是来下蛋的。当地人说,如今乌龟们大摇大摆地过马路,一般的车辆都会停下来让路,但是二三十年前则说不准。当然,这种对于动物的保护与热爱,也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我十二岁的女儿,在这方面像个小百科全书,无论我们看到什么动物,她几乎都能马上说出名字和相关知识。

人和动物的这种新关系,也正在影响着西方的城市理论。过去几十年,所谓的新都市主义兴起,主张城市的集约化发展,其简单的口号是:如果你爱自然,就离它远远的。

大家在城市集中居住,卫星城用轮轨连接,最大限度地减少发展对自然的冲击。欧美的都市化发展,也纷纷开始反郊区化,走上了集约化之路。但是,最近哈佛大学的规划系,则被相反的一派所占据。该派理论是:人热爱自然是天性,如果居民愿意走向自然的话,城市的建设和规划就应该顺应,发展出一套人居与自然浑然一体的模式。

两派如今正在剑拔弩张地斗争。真理在哪一方,一时难以分清。不过,人类行为的改变,确实会挑战一些城市发展的基本预设——人与自然,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水火不相容了。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ehui/15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