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育与佛教的未来发展──宗萨钦哲仁波切专访

0705-4

Frances McDonald

宗萨钦哲仁波切出生于不丹,是著名的金刚乘导师,现驻锡于印度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的毕尔(Bir),经常到世界各地弘法。仁波切参与的项目包括整理、推广及记录他的教法的悉达多本愿会(Siddhartha’s Intent);为他的工作提供财政支持的钦哲基金会;负责把佛陀教法翻译成现代语言的“八万四千·佛典传译”(84000);致力协助难民的莲心基金会(Lotus Outreach);以及最近在不丹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南方协会(Lhomon Society)。

宗萨钦哲仁波切在峇里岛接受了Frances McDonald女士访问。

问:您最近在马来西亚一个讲座谈到现代教育,请重述一下您的看法。

答:教育最终其实就是洗脑,这是无可避免的,我们人类喜欢这样做。大家已经被洗脑了──我们都不知道没有洗脑是怎样的。既然我们一定会遭洗脑,那么最好还是以良好的动机来做,让大家可以变得仁慈、和善,更有道德操守。我们都知道,现代教育似乎不甚着重培育有道德的人,而是侧重让我们拥有些什么。我们以拥有什么,例如汽车和房屋,来告知别人我们是谁。现代教育也偏向以寻找工作为目标,很少学校会教你跟找工作无关的东西。

问:在那次讲座中,您提及让小孩明白有心识(have a mind)很重要。你可以解释一下怎样做到,以及您所说的心识是什么吗?

答:我想,只需要告诉孩子:“瞧,我们都有个东西叫做‘心’──我们不是机器,你所想的,其他人不这么想;你所想的,其他人不能控制;其他人所想的,你不能控制。事实上,你所想的,大部份时候你也无法控制。心嫉妒了,心生气了,其他人也会嫉妒,也会生气。”我想让孩子认识这一点很重要。

问:你是不是准备在毕尔建立一家实验学校?你计划在那里教些什么?

答:我曾有这样的计划,但因为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至今仍无法落实。意念背后有一些原则──念这间学校的人不一定可找到好工作!这学校的理念是要提升人的价值:透过教导孩子怎样分享;水从哪里来;利润的定义……利润不一定是口袋中的金钱,可以是很多不同的东西,在森林中步行也可视为利润;觉得好玩也是利润。我想利润基本上可这样定义。

问:会是小学和中学程度吗?

答:原则上全部都有,但当然我们必须适应外在世界。我认为,学习数学、政治和经济等东西的态度,应该是希望藉此帮助世界。换句话说,就像你想当教师接受培训,你要了解儿童的心理,要学习怎样玩耍。看上去像是没什么用的东西,但是如果你想教小孩,就要学懂这些。我们要读经济,因为这是我们要玩的游戏。我们的使命是拯救地球、拯救世界,要这样做就必须玩这些游戏。对,你可以说这是另一种傲慢,但是我们不得不采取这些策略。

问:会教导孩子,所有东西都只是一个“标签”吗?

答:对,就像这样。

问:你曾计划在澳洲创立佛法学校,现在情况怎样?

答:计划没有实现,要推行很困难,因为非传统的佛敎徒数目很少,又很分散。传统佛教徒多喜欢做传统的事情,像兴建寺庙。他们还没看到建立儿童学校的重要性。

问:您认为正念训练对孩子有用吗?

答:很有用!

问:将正念与宗教分开来教又如何?像近年的趋势那样,用它帮助舒缓抑郁症和压力。

答:这样也可以,因为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你的目的是要清醒和保持理性。某程度上这是好事,可以从那里开始。

问:您对佛教(特别是金刚乘)的未来发展有什么看法?现在弟子很多,可以拜访的上师却很少──若弟子遇上问题,可以怎么办?我想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问题,因为金刚乘一向强调上师与弟子的关系。

答:我既乐观也悲观。我乐观,是因为我们处身信息年代,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年代。我想我们会有很聪明的金刚乘弟子,这肯定是好事。而且,像大家突然意识到美国原来没有道德权威,因为美国人也虐待别人,这在年轻人的脑袋里开了洞,令他们开始质疑道德。这一切可以是好事,也可以是坏事,破坏力无远弗届。但是,如果引导往正确的方向,就会产生慈悲之心,可以了解这种对道德、伦理和正义的执迷。在过程中,可以教授他们密续的智慧。不过话得说回来,这也可以令人沮丧,因为整体来说,我们缺乏好导师,而且世人有很强的批判性──这对金刚乘有好处,也有坏处。他们大力批判,不怎么重视信任。峇里岛其中一个美丽之处,正是因为这里很迷信,而迷信令这个地方变得神奇,这种信念有时很好。批判性的世界摧毁了它,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取代它。 

问:在最近一段短片中,您向一位悉尼大学的学生颁发了钦哲基金会的“杰出佛学研究奖”。您说现在,要不断予人启发并不容易,学术研究是今后可取的方向──但这个取向同样强调批判……

答:对,但他们可以保持完全开放的态度。学者不应执着于自己的见解,他们可以从一方面作批判,然后批判自己持批判态度的原因。我认为,如果可以这样就很好。

问:在东亚,很多人都认为佛教正在式微,因为近年缺乏出家众──这里强调的是出家戒的重要性。你同意这看法吗?

答:同意,为什么不?但我并不认为佛法能久住至今,都是因为出家众的秉持。我一直都说,舍利弗、阿难都很伟大,没有他们,我们不会有这么多的法教。我们现时得闻佛法,阿育王、赤松德赞及许多伟大的中国帝王、成吉思汗等,都有很大贡献。商人、军阀、公主、功德主、在家众等都很重要。结婚生子的是在家众,而他们的小孩在家中也得闻佛法。

问:您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对于想持续修行的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答:在末法时代,佛法更有力量,所以不要以此作为气馁的借口,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时代。就是这样。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6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