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之劫枉疲劳

0630-5

玄奘大师的《大唐西域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如来去世后将近五百年时,有一个大阿罗汉,从迦湿弥罗国云游教化到娑罗睹逻邑。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婆罗门在捶打教训幼童。阿罗汉问婆罗门道:“为什么要捶打小孩?”婆罗门说:“我让他学习《声明论》,他学不进,学业没有进步。”阿罗汉听罢,哈哈笑了起来。老婆罗门说:“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怀,怜悯万物,你现在笑什么?”阿罗汉说:“此话难说,怕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你曾经听说过波尼仙造《声明论》,教育后代的事情吗?”婆罗门说:“他是本城人,后人到现在都还仰慕他的德行,为他设像纪念。”阿罗汉说:“实不相瞒,现在你这个孩子,就是那个仙人转世。他过去世因记忆力强,玩习世俗典籍,只谈论外道异说,不探究佛教真理,精神智慧白白荒废,以致轮回不息。现在因为过去积累的一丝善根,还得人身,成为你的爱子。然而世俗典籍,只会浪费他的精神,哪里比得上我如来圣教殊胜不可思议呢?

“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南海之滨有一棵枯树,五百只蝙蝠住在树洞里。一天,一群商人在树下歇息,当时遇上风大天寒,商人们又饿又冷,于是聚集柴草,在树下点燃火堆。火焰逐渐旺盛,枯树也跟着燃烧起来。此时其中一个商人,正在诵念佛经《阿毗达磨藏》,那些蝙蝠虽被火困住,因爱乐商人的诵经之声,强忍着不飞离枯树,就这样全部被烧死了。蝙蝠们后来因闻经功德而获得转生成人,他们全都出家修行,由于前世曾闻诵经之声,所以今世个个聪明睿智,全都证得圣果,成为了世间的无上福田。近来迦腻色迦王和胁尊者召集五百圣贤之士在迦湿弥罗国撰写《毗婆沙论》,他们前世就是那枯树中的五百只蝙蝠。我虽不才,也是其中一员。

“由此可见得世典和佛法的悬殊之别。现在你可让你的爱子出家学佛。出家的功德,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的。”

阿罗汉说完这些话,又显示了种种稀有的神通,忽然就不见了。老婆罗门信心清净,对阿罗汉赞叹羡慕不已,将此事遍告邻里,并允许儿子出家修道,且立即改变信仰,尊崇佛教三宝,同乡之人皆受其感化,以至于此城越来越多人虔信佛法。

过去生中某部经典的作者,轮回数世,成为了硬着头皮学习这部著作的学子,且由于学不进而受人“捶训”。如此极具戏剧性的一幕,真让人感到讶异与惊叹。史上类似的公案很多很多,苏东坡前世乃名震天下的五祖戒和尚,秦桧的前生亦是雁荡山的高僧,皆因不出轮回而堕落凡尘。

由此等公案可知:生生世世,世世生生,无始劫轮回中,我们真的是什么角色都做过。

由于轮回的时间太久太久,一切我们羡慕的角色:富翁、名士、学者、政治家、军事家、大明星、大修行人等等,我们都做过;而一切我们厌恶的角色:贪官污吏、坏人流氓、妓女嫖客等等,我们也都做过。触目所及,可说都是我们过去世的身影,上至玉皇大帝、非想非非想天,下到畜生、地狱,所谓“旷劫来流转,六道尽皆经”。

古德言:“众生相即是我相,我相亦即是众生相。”诚哉斯言,看到一切善恶男女众生,当知皆是我过去轮回之相。

若人真能信此诸事,则心不会企慕富贵、权势、大修行人等,因为我们都做过,都享受过,都实现过;也不会对形形色色的恶人恶事,心起厌怒,因为我们也都同样做过,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心中唯有惭愧,何有资格去评判人家?

太久太久的轮回,如同表演着得不到半点片酬的电影,人人演技高超,情真意切,却没有任何趣味与意义。若不念佛,这场戏还将要继续永远的无趣味、无意义地延续下去。《无量寿经》云:“无穷生死已,哀哉甚可伤。”善导大师谓之“无穷之劫枉疲劳”。

阿罗汉本是蝙蝠,因闻经功德转生为人,出家修道,而证圣果,此佛法之不可思议之证也。《华严经》说:“所以于往昔,无数劫受苦,流转生死中,不闻佛名故。”往昔之所以无量劫来流转受苦,皆因不闻佛法,不修习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