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中的抗生素

OLGA KHAZAN

翻译:楠楠楠爱翻译

一项新研究显示,在类似印度、俄罗斯或中国等地,人们对鸡肉和猪肉的消费需求会导致药物过度使用现象的激增,直到2030年都是如此。对此,我们又能采取些什么措施呢?

0630-3-1

《正在酝酿的瘟疫》(Rising Plague)一书的作者是美国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的首席医疗师——布莱德·斯贝尔伯格(Brad Spellberg)。全书开篇第一句,令人胆寒:“已经没有别的抗生素可用了,她就要死了。”

这句话引自美国加州大学海港医学中心一位医生之言。那时他正在治疗一位20岁出头的病人,斯贝尔伯格称这位病人为B,B不仅身患白血病,还染有一种抗药性,这种抗药性让医院药效最强的抗生素都无计可施,就算她体内输入的强效抗生素流遍全身也无济于事。也就在斯贝尔伯格告知患者的丈夫没有别的抗生素可试的第二天,B就离开了人世。

书中,斯贝尔伯格称这一案例是“几年前”的事了,而这本书的出版时间是2009年。

“不吃含抗生素的肉类确实能减少你染上抗药性的几率,但这也只是减少罢了。”

将来,抗生素抗药性会导致更多类似B的案例出现。这一现象的罪魁祸首便是抗生素在牲畜饲养中的广泛使用。家禽厂会喂食牲畜小剂量药物,以促进牲畜的生长,防止拥挤畜群中传染病的滋生。打这之后,就是自然选择的事了:打败药物的细菌得以存活、繁衍,之后再通过水、尿液或粪便流出牲畜体外,进入外界环境。在美国,尽管畜牧业正在改变这一做法,然而用在牲畜身上的抗生素仍达总使用量的80%之多。

《美国科学院学报》上刊登的一篇新研究预测出了未来抗生素过度使用情况的地理分布。几位研究作者称:下一个严重威胁将出现在中等收入国家,比方说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因为在这些地区,新兴消费阶层对肉食的兴趣开始加大,而大批农场会设法以最低的消耗满足他们的需求。

鸡和猪饲养中的抗生素用量

0630-3-2

以上两张图为2010年鸡(上图)、猪(下图)饲养中的抗生素用量。紫色代表的是2030年前,抗生素用量超过30千克/平方千米的地区。

据几位研究作者推测,2010-2030年期间全球抗生素的用量会上升67%,其中1/3的增长源于快速发展国家牲畜饲养方法的改变。比如说中国,它在牲畜抗生素的使用上已经引领世界了。

促使抗生素使用量增加的肉类主要是鸡肉和猪肉,而并非牛肉。国际家畜研究所首席科学家以及研究作者之一的蒂莫西·罗宾森(Timothy Robinson)对此解释道:“在拥挤环境下,鸡和猪更易饲养,且出栏时间短;而牛的饲养却要花上一段时间。”

发展中国家不仅在牲畜抗生素使用量上位居第一,它们还肩负着极大的疾病负担;这一现象尤为可怕。比方说,研究作者写道:“印度在为满足国内消费需求的牛、鸡、猪抗生素使用方面,并未设立任何规章条款”,但大约95%的“印度成年人携带有β-内醯胺抗菌剂抗性。”

或许在有些国家中,对抗生素使用的规章管制极难推行落实。

罗宾森说道:“欧洲在抗菌剂的使用上有着极为严格的法律规定;美国在这方面的法规稍松;而对于印度、中国和俄罗斯来说,制定法规是一回事,如何推行实施就是另一回事了”。

和欧盟不同的是:在美国,为促进牲畜生长而使用抗生素是完全合法的。因此,所有的这些都让我好奇:在美国买一块不含抗生素的肉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呢?

答案是:这看情况。疾病动力学、经济及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Disease Dynamics,Economics and Policy)的主任拉曼娜·莱克斯米纳拉扬(Ramanan Laxminarayan)说道:“不使用抗生素饲养的鸡体内含有诸如弯曲杆菌或沙门氏菌等耐药菌的可能性较小。”

然而,买不买不含抗生素的鸡肉这个问题就和买一辆普锐斯混合动力车(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2007年的资料,Prius是在美国销售的汽车中最节省燃油的——译者注)或二手车的问题有点像。此举的确能带来大规模的改善,但前提是大多数人都要买不含抗生素肉。就算有些人吃的是纯粮食饲养牲畜肉,但使用抗生素的养鸡场中的超级菌(一种抗生素无法轻易杀死的细菌——译者注)还是能通过供水系统或其它途经进入人体。莱克斯米纳拉扬认为,这就是大多数抗药基因进入人体的方法,人们往往并不是通过直接食用含有抗生素的鸡肉而携带有抗药性基因的。

普林斯顿大学的生态学家、该研究的主要作者托马斯·凡·伯克(Thomas Van Boeckel)说道:“抗菌剂抗药性是一起公众的悲剧,但对个人的影响远比气候变化要大。不吃含抗生素的肉类确实能减少你染上抗药性的几率,但这也只是减少罢了。”

他还说道:“为完全保留抗生素的药效,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如何饲养牲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