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澳洲野生动植物

翻译:胡德良

沙漠中的生命要么激增,要么骤减。如果把生态系统保护好、经营好,像狭足袋鼩这样的物种在残酷的萧条时期就有更多的生存机会。澳大利亚丛林自然遗产保护组织(简称“丛林遗产”)是一个全国性的非盈利组织,通过购买极具保护价值的土地并进行照管,来保护澳大利亚独特的丛林资源。

0629-3-1

布尔库玛塔保护区以前是牧羊场,完全展示了澳大利亚景观的恢复能力。该保护区以前是一家仔细经营的牧羊场,自从2006年丛林遗产买下这块地产之后,赶走了羊群,对野生动物和杂草进行了控制,结果鸟群大大增加,令人吃惊。

最近,在对布尔库玛塔保护区的动物群落进行调查时发现了博勒姆鼠。自从欧洲人定居前期以来,澳大利亚南部22%的哺乳动物已经失踪。然而,在这块土地上却看到濒危物种又返回来了,包括全国范围内的濒危物种——黄脚沙袋鼠,这种动物在这块土地上已经消失了达87年之久。

布尔库玛塔保护区的经理是彼得·阿什顿,他跟家人住在保护区,看管着这块土地,建起了围栏和其他的基础设施,将野兔和狐狸控制起来,保护野生动物的安全。管这个地方叫做“家”具有不同寻常的意味:景色迷人,但是偏僻遥远,生活艰辛而无奈。(供图:Annette Ruzicka)

0629-3-2

两张昆士兰州艾萨布卡保护区密瑞卡博尔地区的照片在拍摄时间上相距五年,表明自从赶走了牛群之后的恢复状况。(供图:Murray Haseler)

0629-3-3

在昆士兰州克雷文地区的高峰保护区,丛林遗产的生态学家马克思·蒂施勒手拿一只沙漠短尾鼠。这种动物失踪了18年,被认为在当地灭绝了,可是后来在2010年又被重新发现。更为令人吃惊的是,2011年在该地区发现了胖尾袋鼩。(供图:Doug Humann)

0629-3-4

克雷文斯山峰区保留着独一无二的红色沙丘地、三棱石平原、半固定水坑和澳洲胶树林。在过去的20年里,悉尼大学沙漠生态研究小组对这片地区一直进行着监视,这片被称为盖伊丘的红色沙丘是其中的一部分。(供图:Paul Evans)

0629-3-5

这个水坑是甘姆布拉县乌恩固原生态保护区的一部分,这个保护区地处遥远的金伯利地区西北部,拥有突出的生物多样性丰厚的文化底蕴。

甘姆布拉土著文化公司和丛林遗产合作,为乌恩固原生态保护区共同开发了一项保护经营计划,重点放在社会、文化、经济和环境成果上。(供图:Annette Ruzicka)

0629-3-6

在这张图片上可以看到“对路火”烧遍了甘姆布拉县。土生土长的护林员遵从甘姆布拉县健康发展计划,采用传统的方法创造有效的烟火环境。这个发展计划对护林员的日常任务作出指导,重点为十个首要的受保护领域:文化法规、“对路火”、袋鼠和沙袋鼠、雨林、水坑、灌木植物、岩石艺术、海龟和儒艮。(供图:Peter Morris)

0629-3-7

丛林遗产的三个利菲河流域保护区保护着重要的栖息地,包括图中这片山毛榉树林,为两种濒危的鸟类提供着猎物。这两种濒危的鸟类是塔斯马尼亚楔尾鹰(被列为全国濒危动物)和白鹰(被列为塔斯马尼亚濒危动物)(供图:Wayne Lawler)。

2011年3月20日,议员鲍勃·布朗(丛林遗产的创始人)正式将他位于塔斯马尼亚的一块叫做“乌拉乌拉”的地产赠送给澳大利亚丛林遗产保护组织。这块14公顷的地产不但在环境上极为重要,而且在澳大利亚环境保护运动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多年来,在这里的平房别墅中举行过澳大利亚丛林遗产、野生动植物学会、塔斯马尼亚和澳大利亚绿色组织和富兰克林河流运动等组织的形成性会议。(图片来自澳大利亚丛林自然遗产保护组织)

文章来源: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51964/230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