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解读荷兰金刚不坏“肉身像”并非木乃伊

 

明贤法师

1

明贤法师: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中心副主仼、文促会佛教中心禅林学社总干事长

2

千年佛像内端坐打坐和尚,内脏掏空,藏有纸张。(影像摄于荷兰的Meander Medical Centre)

编者按:近日,英国《每日邮报》曝出荷兰发现一尊千年佛像,内里端坐着一位打坐的和尚,其内脏已被掏空。这则新闻在国内各大新闻平台被高频转载。一方面网友对佛教金刚不坏之身啧啧称奇,充满敬意;另一方面,佛教界对报道中将肉身舍利称呼为“木乃伊”也提出了质疑。为此,明贤法师独家撰文,为凤凰网友深度解读佛教金刚不坏之身与木乃伊的区别。

近日,《荷兰时报》的一则新闻得到国内各大新闻平台的高频转载。新闻的主题是:荷兰发现一尊千年汉僧“装金肉身像”,佛像内端坐着一位打坐的僧人。但是《荷兰时报》的报道原文反复使用“mummy(木乃伊)”一词来称呼这尊金刚不坏真身像。虽然从外在形态来看,“金刚不坏”和“木乃伊”都表现为长久的肉身不腐,但造成二者“不朽”的原因却迥然不同。因此,将佛教金刚不坏真身像称呼为“木乃伊”,实则犯了常识性错误。

汉传佛教金刚不坏迥别于木乃伊

报道称这尊金刚不坏肉身像现陈列于荷兰鹿特丹世界博物馆,据学者考察是11-12世纪间禅宗柳泉禅师的真身。而英国《每日邮报》是这样报道的:科学家发现一尊千年佛像内竟端坐着一位打坐的僧人。无论是称其为“木乃伊”还是说成“僧人藏于佛像中”,都显示了西方科学家对于佛教肉身不坏的成就缺乏基本的常识。

“木乃伊”一词源自波斯语mumiai,意为“沥青”,通常指人们用特殊的防腐香料对遗体进行特殊处理,使其长久保存不腐坏而得到的结果。比如在埃及,人们先把遗体中的内脏取出,再将其浸在防腐液里溶去油脂、洗掉表皮,然后把遗体取出晾干,在体腔内填入香料,体表涂上树胶以免接触空气和细菌,然后用布把遗体严密包裹起来制成木乃伊。

而依照汉传佛教的传统,“金刚不坏”是指具有特殊修行成就的僧人圆寂后,遗体未经摘除内脏、药物和风干等特殊处理,以坐缸等方式经数年后,仍然能得到保存完好的肉身。肉身的不腐只是“金刚不坏”的物质现象,而造成“不坏”的根本原因并非人为的技术处理,也非外在环境条件使然,而是由佛教高僧的特殊愿力和戒定慧功德所成就。

也就是说,木乃伊以及特殊自然环境下形成的肉身不腐现象主要是依靠外力达成,而佛教的“肉身不坏”则是自力修行成就的结果,二者有着根本区别。

因此,在佛教里,“金刚不坏”是更为准确的称法。“肉身不坏”侧重于表达物质现象,而“金刚不坏”从字面上就揭示出成就的不同寻常。历史上的木乃伊、干尸乃至道教修行所展现的肉身不腐依然没有出离生死无常的范畴,而“金刚不坏”说明修行人的成就打破了无常与常的局限,以“金刚”喻肉身不坏是不生不死的外在示现。“金刚不坏”的成就者并没有死亡,而是处于甚深禅定中,他们以殊胜的修行功德保留自己的肉身,以特殊愿力与众生结菩提缘、度化众生,因此也被称为“全身舍利”、“肉身菩萨”。

需要注意的是,不依赖人为条件成就“金刚不坏”并不等于“金刚不坏身”在任何非正常情况下依然刀枪不入,“无需特殊处理可得成就”不能在逻辑和事实上等价为“人为破坏是成就的必要条件”。因为,菩萨内证法性,超越了生死无常,肉身不坏只是对众生所作的外在示现。在轮回众生眼中,其肉身作为物质层面的显现依然要遵循无常的规则,任何人为的破坏和非正常条件依然能造成菩萨肉身的损坏。

所以,佛教信仰存在的地区有时依然会对重要僧侣乃至宗教领袖圆寂后的肉身进行特殊的技术处理,或对已经成就“金刚不坏”的修行人进行真身保护,那是出于宗教需要,而非成就“金刚不坏”的必要条件,唯有修行的戒定慧功德才是根本原因。

汉传佛教中有太多这样的肉身菩萨,最著名的是六祖慧能大师和明代憨山大师的金刚不坏真身像,著名的地藏菩萨道场九华山也以出肉身菩萨闻名。许多肉身菩萨往往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示现,比如当代成就的某位肉身菩萨在出缸后依然保持身体的弹性和发甲的生长;近日蒙古发现的200年前的肉身菩萨依然处于甚深禅定中,一度体温上升;历史上还出现过寺院所供奉的肉身菩萨下座经行的现象。这些令人惊异的现象是诸佛菩萨留给众生的宝贵遗产,我们有必要对此具备最基本的了解。

金刚不坏是佛教标志性修行成果,不是简单的尸体防腐保

由此可见,“金刚不坏”是戒定慧的产物、佛教标志性的修行成果,绝不是简单的尸体防腐保存的结果!只有将佛教“肉身不坏”想当然地附会成“木乃伊”,才会有科学家将高僧的真身送入CT机扫描,乃至采集其骨骼物质样本的实验。

这样的比附分析看似科学理性,实质上却是对成就的圣者进行纯粹物化的戏论,是唯物化伪科学的“考证成果”,是对佛教神圣成就的亵渎,也是全盘西化解构传统文化的范例。

西方人不了解汉传佛教的历史与文化而对“金刚不坏身”进行盲目解构,是当代西方文化在东方宗教文化面前表现出的无知与无礼。如果国人也不加考察,将其错误全盘照抄,并对传统文化给予人类的特殊贡献百般质疑乃至大加破坏,那便是我们自己的数典忘祖了。

文革期间,无数寺院被毁,其中也伴随着许多知名与不知名的“肉身菩萨”遭到野蛮打砸乃至真身尽毁。南华寺六祖大师和憨山大师的真身若非佛弟子及诸有识之士的舍命保护,恐也惨遭横祸。即便如此,六祖大师真身的骨骼内脏也遭到了严重损坏。

当前,文革虽然已成历史,但许多人对于佛教的金刚成就者依然毫无敬意,动辄以“科学至上”的傲慢姿态无端质疑并作武断结论,却从来没有从佛教的“专业”角度去进行最基本的了解。更为可悲的是,不仅教外之人持此态度,连同佛教内部少数别有用心者也借着谬论的流传对成就的祖师胡乱猜疑、含蓄指责、打击诽谤,直接将“金刚不坏”的肉身菩萨诋毁贬斥为木乃伊、干尸,通过网络传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此种情况甚至比西方人因文化无知而做出的亵渎更具破坏性。

能成就肉身不坏的佛教修行高僧必然是具备甚深证境与特殊愿力的大菩萨,他们“生前”精进修行,姿态各异地度化众生,“身后”以大慈悲力、大智慧留下全身舍利,为浊世众生留下千古福田。但往往这样的菩萨总是遭到误解与诽谤,历史上就有不少本可成就金刚不坏的高僧因为他人的怀疑、不解和别有用心而错失成就机缘,后人亦因此追悔莫及。

“金刚不坏”是汉传佛教标志性修行成果,不容亵渎,更不应由佛弟子来推动这种亵渎。肉身菩萨们历经磨难,能保留至今实属不易,今日大众更应万分珍惜,全力护持如护眼中明珠。即便暂时不能完全理解,也应心存敬意。若是敬意也少,作为现代文明的亲历者,出于一般的伦理之道,对逝者的肉身也应予以基本的尊重,而不是以各种名义析疑拆解、无礼亵渎、大加污损。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42a4440102vc9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