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80后美女自掏百万救助流浪狗 大山深处坚持5年

任晓萌

0621-3-1

0621-3-2

不久前,一个虐猫的视频在网上被传得沸沸扬扬,讨伐声四起,也让人们对这些城市流浪动物们的生存状态多了几分关注,被遗弃、被虐待、被漠视,这似乎成了流浪动物们的宿命。

在岛城有这样一位年轻女士,她为了救助这些“无家的孩子们”,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活,甚至自己的未来。

只愿能给他们一个“家”

见到于君的时候,她正忙活着给狗狗们喂饭,深蓝色羽绒服上沾满了米饭粒儿不说,右侧腰际间开了线,跑出来一大团棉絮,双手带着厚厚的橡胶手套,羽绒服的大帽子压住了凌乱的头发。如果不是她亲口告诉记者,很难相信眼前这个女孩可是一个标准的岛城八零后小嫚儿。

25岁那年,于君妈妈从马路上捡回家一条被车祸撞伤的狗狗。收养小狗狗带来了一大堆的麻烦事儿,掉毛、疯咬、乱折腾,每当于君抱怨时,妈妈眼里含着泪告诉于君:“狗狗通人性,它望向我的眼神让我没办法把它扔在那儿,如果我不救它,它可能就撑不下去了。”回头瞅一眼那曾被遗弃的“流浪儿”,骨碌碌的眼睛透着一丝乞求,从那一刻开始,于君明白了妈妈的心意,走上了这条救助流浪动物的不归路。

“九岁那年我和妈妈被赶出家门,我明白那种被遗弃的滋味,我不愿让这些流浪动物们也承受这样的苦痛,我想给他们一个家。”

一开始于君和妈妈在家里救助流浪动物,不过时间长了,动物越来越多,家里养不下,于君决定在崂山南宅水库以南山脚下租一个院子,专门来照顾这些流浪动物。就这样于君和妈妈兵分两路,妈妈在市区家里继续救助流浪动物,于君则在山里全职照顾这些受伤的流浪动物,转眼间这都第五年了,于君的救助小基地也慢慢发展成了一个“大家庭”,这里有八十多只流浪狗、十多只流浪猫。

我的生活总是独自一人 不过我不孤独

于君的一天行程总是被安排的满满当当:早上起床,先跑去狗舍看狗狗,跟狗狗打个招呼,然后就要开始忙活着给狗狗们喂食,检查他们的身体状况,跟狗狗聊聊天,一个上午一晃就过去了。到了中午于君来不及休息,又开始忙着给狗狗准备明天的食物,煮大锅、烧炉灶,剁肉、熬米饭。冬天天冷,院子里的自来水管常常被冻住,于君要去几百米外的一处取水点提出七、八桶水,才够用。一个冬天下来,于君的手上被磨起了厚厚的老茧。

做完饭,忙活完又过去了两三个小时,狗狗们在窝里上蹿下跳,于君拿上铲子和扫帚给每个狗窝清理狗便,一直干到下午三四点钟,这会儿于君才能坐下来喘口气。忙的时候于君常常一天只顾得上吃一顿饭。

为了更好地照顾这些“孩子”,于君干脆住在了救助基地里,一间四面透风的板房,电热毯上铺两床棉被,这就是于君的窝。每天晚上,山里的冬风凛冽,冷的时候于君都要穿着羽绒服入睡。房里的水盆里都要结一层厚厚的冰。在这样一个个寒风呼啸的夜里,于君只能自己一个人刷刷青岛流浪狗救助站的微博和青岛流浪狗救助群的QQ群,看看群里有没有什么最新消息,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这样的日子,于君自己一个人过了四年。从2010年搬进这山里,于君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这里离不开人,狗狗们每天都要有人照料,再说从这里回一趟市区不方便,我也很少会回家,妈妈两三个月会来一次,说是来看我,但我总觉得是想这些狗狗了。”于君打趣着说。

没有人作伴,狗狗就是她的亲人。于君能清楚地叫出每一只狗狗的名字,说出他们的故事,“在这里四年,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去年我成立了自己的青岛流浪狗救助群,朋友也多了起来,有时候周末会有志愿者义工来看狗狗,也只有这些时候,这里多了几分人气。”

逛街、看电影、喝咖啡、约会,这些年轻女孩子最常过的生活对于于君来讲似乎早已就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于君说自己已经几年没有买过新衣服和化妆品,有时候会有热心的志愿者朋友接济她,送她几件,这也就算是她的新衣服了。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从来不觉得后悔,至少看到这些狗狗摇着尾巴扑到我怀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从来不敢想未来

这些年来,于君和妈妈把娘俩全部的积蓄都花在了救助流浪动物上,于君“甚至不敢去计算究竟花了多少钱”,可救助流浪动物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资金从来没有足够的一天。

一开始家里还有一些积蓄,于君给狗狗们请了“保姆”,后来经济上吃不消了,于君只能一个人照顾这近百只动物。这个“大家庭”每顿饭要用100多斤肉、70多斤大米,不包括狗狗的医药费、人工费、水电房租等基本开销,花在狗狗身上的每个月就要一万多块,这些钱只能靠认识的志愿者朋友们一起来凑。刚开始,一个月只筹到了一千多,对近100只猫狗来说,这些钱只能勉强维持他们几天的食物,那个时候,于君愁得整宿整宿的失眠,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没办法她只能拉下脸来找各种朋友借、透支信用卡,不过好在一切都扛过来了。于君的坚守感动了很多爱狗人士,捐助人慢慢多了。

在与记者的聊天中,于君始终没有提到过“未来”两个字,于君已经33岁,救助流浪狗让她熬成大龄剩女,“我也明白,像我这样带着这么厚重的一份‘嫁妆’,有谁敢接受?”

文章来源:http://news.qingdaomedia.com/system/2015/01/20/0120812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