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为什么我认为灵性活动会适得其反

Why I Believe The Spiritual Movement Can Be Counter-Productive

作者:乔·马蒂诺

by Joe Martino

发表于2014年10月13日

QQ图片20150611115436

作者简介:

五年前我创建了CE(collective evolution),自那时便一直致力于此。我乐于鼓舞他人追寻快乐,并激励他们在生活中做出改变。此外,我所喜爱的其他之事唯有棒球。

撰写本文是想将我多年来参与“灵修”或自助团体过程中所体验、学习、观察以及感受到的一些想法与大家分享。

在此我的主要目的不是要寻求认同或贬低他人,只是觉得从中可以学到很多,并最终能促进自我提升。请读完全文,切勿错过我最后的观点。我相信我们事实上正在面对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得把它弄清楚。

误 解

创建一个像共同进化(collective evolution)这样的组织有时会让人对你产生误解。人们有时会使你进退维谷,特别是从未谋面的我们,许多言论只是通过网络而产生。我们被冠以“新新人类”、“博人眼球”、“嬉皮士”、“超级精神人类”,以及任何其他和某些身份相关的名称。

坦白地说,灵性团体里的人通常会被套上如何如何之类的框架或贴上相应的标签,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不仅仅是他人的看法如何,影响更大的是那些不自觉地附加在我本人和工作(collective evolution)上的烙印。

有趣的是,当人们见到我时总是感到很惊讶。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发现我所从事的与他们设定的身份及框架不一致;相反地,他们发现我只是以我所知道的正确方式生活并保持激情,不断学习成长。

多年来,我发现的最有意思的事情之一就是不论网上、书本中或者研讨会上有多少信息,我们似乎可以轻松地对它们进行阅读记忆乃至表述出来,但却很难将它们真正应用在生活中。尽管社交媒体网站让我们感觉自己似乎就是以这些理念在生活,但其实不然。

在我们继续这个话题之前,我本不想使用“精神”或“灵性”这些词汇,因为我觉得人们对此存有太多的误解,以至于这个词完全被弄混,但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词,所以我还是打算继续使用它。对于我来说,这个词只和自我以及探索自我有关。我确信灵魂或精神意识层面的确存在,并且可以对其进行探索。

再次重申,我不打算在此做出任何评判,迄今为止,我深入灵性领域进行了5年多的探究,受益良多。我只是想与大家分享我所看到和感受到的,又是什么在确实妨碍了我们和世界的联系,也阻碍了我们的进步。

给它一个身份

正如我以往所分享的,我感觉我们的自我很容易掉进一个精神陷阱,那就是我们会根据一件事创造一个身份。例如,我们可能会着手阅读埃克哈特·托利的书(我爱看他的书),或者在线听各类相关演讲,然后我们突然会觉得我们的着装、谈吐要彻底改变,要培养新的业余爱好,并最终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以使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有灵性的人”。麻烦的是当我们学着去观察和超越自我时,我们的行为却走向了另一端。

我并不是说以上任何行为在本质上是错还是对,我只是指出一个事实,就是通常我们都会为了创造一个人们所期许的崇高人物形象而放弃自我。

回到上面的例子,那些曾在网上读过我的文章、看过与我有关的视频或者纪录片的人,每每遇到我时,几乎都会为了我的“正常”(没有更好的词来表达)而感到惊讶。为何会这样?我应该符合于某种模式吗?我当然会以兴趣为引导或导向去涉猎一些事物,但是我不会让事物来定义我。

我不是说这么做有什么错,只是为了认识其实质,我们不同以往地在精神层面上去看、去听、去行动,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应用这些知识。

使用心灵的明知来为行为辩护

另一大问题是:用某种心灵明知的方式,几乎在一切事情上制造理由或找借口。

在涉及到自我时,上面所说的情况时有发生。我们通常会大量使用类似澄清的手段来掩盖,或者假装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或“问题”都不是真实的,或是别人的失误。

例如,有人和我们坐下来交谈他从我们的生活中观察到的情况。可以说,这可能是一个坏习惯。此人花时间坐下来,为我们指出一些事,以便于我们可以观察它,并做出相应的调整,然而一个习惯性的回应是,“你怎么看我,仅仅是你自己的看法,因此问题在于你而不是我”。使用这样的理由一般是为了转移话题,因为我们既不想面对它,也不想为此做些什么。

另一种常见的转移话题的方式或自我防御的理论可以简单地声称“一切都很好”。尽管我们生活的各方面从整体上来说显得不错,然而仅仅使用这种描述,却既不反观,也不调整自己,这样只会耽误和延缓自身的成长和进步。在某种意义上,因为自我保护,我们错过了精神成长的机会。例如,有些人的行为可能一直非常自私或罔顾他人,但是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简单地说“这只是一个我参与扮演的角色,所以还过得去啦”。同时,我们完全明白我们给他人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只是不愿面对它。

概而言之,我们非常容易使用灵性知识或我们学到的其他东西,来逃避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吸引力法则与积极法则

根据我以往的观察和自己的成长经历来谈另一个话题。那就是,有时我们对生活的想法和意图会对生活造成影响……人们常常忘记的是,这个星球上还有其他几十亿人也会影响到你的追求。

如果你希望将某事带入你的生活,这就不仅仅需要大声说出、写下或者创建一个愿景板而已。的确,有一些很小的事物能够成型仅仅是源于一个想法、计划或类似的事情,但是当我们在追求更大的目标时,就需要我们采取实际行动,或者根据我们的期望有创造性地推动它前进。比如,你想要一个特定的工作,那就把它写出来,进行一番计划,然后就要着手执行!这些需要你一步一步地落实。

我多次发觉,围绕整个观念的大部分是一种忧虑。如果我们想到某事,就把它大声说出或写下,那并不是一种纯粹的积极性,或者完全符合我们的意图,这种做法就好像我们似乎无意中引发了完全相反的结果,因为它完全不真实。

例如,如果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说“嗨,提前和你说一下,我可能会迟到。因为下午5点路上经常堵车。”这并不意味着我突然了解了交通情况,这只是对现实的一种认知。更别提一个最重要的事:你的言外之意或你可能在开玩笑,语言背后的意图可能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散发出去的能量。

如果我们在一个社交场合玩游戏时,我开玩笑地说“哈哈,你刚刚还打我!”其中散发出的被他人感知的能量,比我用严肃而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会完全不同。因此要记得,大多时候,并没有人破坏房间的气氛或制造恶性能量,他们只是说了句不好的话,开了个玩笑,或对一些事较了真。我们不能对所创造的事态有绝对的掌控,因为我们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们必须努力始终保持积极的状态,这能消除误解。根据我的经验,如果你想保持良好的感觉,那么你就要积极向前,面对自己心里的恶魔,保持开放而中立的心态。客观地看待事物,少关注其好坏。这不会太费力,我猜想如果你不是过度偏颇,就会觉得好过很多。别惧怕消极性或其它负面影响。害怕或想要逃避都会产生恐惧性能量。

请注意,我不认为强奸是对的。中立仅仅意味着不要被判断过度束缚,而要通过知识和内心感受来明白如何应对。(例如,我们都知道强奸并不是件好事),对于那些犯下这件事的人,如何评判他们能起什么作用?相反,我们不仅应该从防止发生强奸下手,尽力帮助个人不再犯,同时去找出这种行为的真正原因。切实地做些真正有益的事,而不是站在一侧,在大庭广众中指责他们,这根本无济于事。即使关在一个小房间也不能让他们悔过自新,我们需要更好的方法,但那完全是另一回事。

自由精神/流动与懒惰

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用“自然流露”和“自由精神”来表达都有些断章取义。人们似乎对任何形式的计划、既定日期,任何一种承诺或某种程度的构想有些妖魔化了。我认为,人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需要对自己负责,但很难全部说清楚。

这应该也和我前面所说使用灵性类词汇来为自己开脱的观点有关。当我们哪怕有一点点不能适应体制或组织形式,或不能对某事做出规划时,我们的内心会涌起焦虑和恐惧而不想去面对。此种时刻我们会很轻易地说“对事情做出计划不符合我们的习性”或“只有自负的人才关心组织结构”,这说明我们对这些概念的真实意义以及如何去平衡身心灵都缺乏理解。虽然很多精神导师会谈及这个问题,但很多人似乎都不太重视。

概而言之,我们生活在一个拥有70亿人口的世界里,必然需要一些机构、组织和规划使得这一体系能够运转。我们运用自己的意识和躯体去平衡这一切。心灵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伟大工具,在我们将其妖魔化或还没有考虑清楚时,我们很容易陷入一种认为可以简单地创造出某种“无所求而让心欢喜”的想法,而这根本就不是真实情况。

让我们努力奋斗,提升技能,养成习惯把自己的生活规划出一定水准。这会对自己和整个世界带来帮助。人类是不可思议的生物,难道你认为我们连一点组织结构也学不会吗?

最终想法和精彩视频

通过承担或者试图成为某事物,或不愿面对自我,事实上我们只是造成了原本一直试图摆脱的另一种教条和分裂。如果我们过去经历了这些,或者还在这么做,没关系!我想这也是成长的一部分。我们在不断地加深对自己的了解,通常情况下,那也是另一种进步。

当然,这种认定和分裂时刻存在于我们自己造成的想法里,不论你是有宗教信仰者、无宗教信仰者,素食主义者还是肉食主义者等。

此处的关键是按照既定目标对自己所做的事进行观察,观察和发现事物是如何转化的。

我的人生哲学是做你自己。不要试图证明自己是什么。享受自己的生活,当你遇到挑战时,迎接它,获得更清晰的认识,然后在这种认知下行动。改变世界不需要创造新身份。请记住,空话往往最大声。

我想,这个视频非常值得分享,因为它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切入了主题。这不是在哗众取宠,也不是在讨论能量、瑜伽或直觉这些话题,更多的只是要让大家注意一些关键观点,并了解通常如何切入其中。

文章来源:

http://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14/10/13/why-i-believe-the-spiritual-movement-can-be-counter-productive/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仁辉

一校:岑聪英

二校:释然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