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母亲的往生助念——澳洲丹增

4918e13d112adb6c-9bc64c4c27b9ac69-448111360c6551ce7fd90037a5561f5c

各位师兄好!我是悉尼菩提学会加行组13A的学员丹增(翟晓妍)。28号下午二点半止,为我母亲黄宝玲的临终助念全部结束,看到妈妈面色安详犹如入睡,心里的悲伤难过减轻了不少。这样的结果全靠佛法真实不虚的加持和临终关怀小组所有师兄们的努力,他们的慈悲和践行菩提心的善举令人感动!

四月初我妈出现术后并发症陷入昏迷入住重症监护室,事发突然家人极度悲伤,当时我也惶惑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上师三宝加持!经佛友介绍找到了菩提学会的心秀师兄,她和李师兄等几位师兄很快就去医院看望我们(李师兄是菩提学会广州临终关怀小组的负责人)。当时我爸特别抵触,不愿接受师兄们的任何建议。家里只有我一人信佛,我父亲老知识分子,很难改变固有的观念,即使我解释了无数次佛法不是他印象中的怪力乱神,他仍然担心我学佛是走火入魔。这种情况下我特别绝望,忍不住痛哭,觉得没办法帮到妈妈,想着她独自承受的身心痛苦,孤独无助,真是心如刀割!

到了五月,医生判定我妈没有治疗价值,把她从ICU移到加护病房。十五号我再次回广州,因为医生催促家属做决定,基于我妈的情况我们决定放弃治疗,停止用药。经过一个多月的煎熬,我爸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终于同意让临终关怀小组的师兄们介入。心秀师兄、宋师兄从18号起连着几天去医院对我妈做开示,还有钟师兄和他姐夫、许师兄、圆英师兄等好几位师兄,分享了自己亲人的临终助念经历,讲述了为何要发愿往生净土,如何往生,带着我妈念佛号。师兄们的开示很见效,之前我妈的样子很不好,脸色发黑,眼睛被厚厚的红色分泌物粘着,生命体征也不稳定,血压忽高忽低,发烧拉肚子。师兄们开示后她的脸色正常了,干净了,没用药血压也正常,别的指标都没有问题。师兄们的言行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支持,感受到菩提学会大家庭的温暖和依靠!

以为她还有一段时间才走,25号我回了悉尼。没想到我走那天妈妈的情况开始不好,很快27号早晨停止了呼吸。幸运的是在我无法及时回去时得到了师兄们诚心诚意的关怀和帮助,我妈断气后宋师兄就赶去医院,帮我爸和我弟弟料理后事,如同照顾自己的家人一般尽心尽力、无微不至!一切都在师兄们的帮助下安排有序,群里不停发出紧急通知,师兄们陆陆续续也都赶去殡仪馆助念,当看到肃穆安详的灵堂照片,我心里安定了很多,真是赞叹师兄们超强的组织力和行动力!28号早晨七点左右我到了殡仪馆,很远就听到洪亮的佛号声,当时有四位师兄在场,因为天热没有空调风扇,师兄们满头大汗,可是佛号声一直没断过!这是我第一次亲历临终助念现场,师兄们无私热心、通宵达旦地接力助念令我感动不已!我知道最近很多助念工作,师兄们连轴转,又要上班、照顾家庭、完成学修功课还要去助念,非常非常辛苦!如果没有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没有无我利他的愿心,没有真修实练的决心,根本不可能做的到!师兄们是真正的菩萨!

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助念,我妈妈面色安详平和,相信她一定去往了善处!我的悲痛也化为对她的祝福。最难得的是我爸爸终于被师兄们的慈悲感动,现场跟随大家念佛号,还答应心秀师兄吃素,在我看来真正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弟弟特别欣赏心秀师兄的开示,说极具感召力,令听者动容!他们完全想不到原来往生助念是这样的温暖有力,师兄们是这样善良无私,这次的经历让他们对佛法有了全新的认识,希望未来的一天他们都能趋入佛道,走上解脱之路。我也希望助念小组的经验能够推广出去,让更多人得到利益!我会珍惜和菩提学会及各位师兄们的珍贵法缘,好好修行,今生解脱!愿以所有善根回向各位师兄顺缘具足,修行精进,福慧具增,早证菩提!感恩上师三宝!感恩所有师兄们!南无阿弥陀佛!

这次非常感恩助念组的师兄们!我妈福报不够,条件所限,没能往生,还要超度。但她也有大福报,得到师兄们的助念!参加了他们的助念工作总结分享会,深受震撼!深受感动!希望我以后也能加入助念工作

广州助念组是各地首个也是做的最专业最有成绩的小组,对他们只有感恩感恩感恩,更感恩菩提学会这个平台,让我有缘修学和认识这么多的金刚道友,感恩各位上师大德的言传身教!

没关系,我的分享有感而发,也是应广州师兄的要求,没想到要投稿,如果能让更多人看到和有点点感触,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感恩师兄!

1

2

4

附【黄宝玲女士生命关怀报告】

创建时间: 2015-6-4 20:31

项目负责人:宋磊师兄

5月27日下午两点半,生命关怀组的师兄们为黄宝玲女士进行了近24小时的助念。助念结束后,黄女士的面容安详、平静、嘴唇放松,眼角略微上翘,现场气氛祥和、庄严。

一、缘起

黄宝玲女士,是澳大利亚悉尼入行论组13A学员丹增师兄(翟晓妍)的母亲,因脑膜瘤手术术后并发症在中山肿瘤医院抢救,但始终处于昏迷状态。后经广州菩提学会周宏师兄介绍,丹增师兄联系上了生命关怀助念组。

二、临终关怀

4月 17日,关怀组成员一行人来到了中山肿瘤附属医院,并和丹增师兄的父亲翟老先生沟通,了解到该医院可能不具备助念条件,建议转院。但老先生因为某些原因不同意转院。此时黄女士在ICU病房,还不能进去探视。

到了五月,医生判定黄女士已没有治疗价值。家属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停止用药。并同意生命关怀小组的师兄们开始介入关怀。医生预计,黄女士将在停药后一两天死亡。

5月18日至20日连续三天,心秀师兄、宋磊师兄、圆英师兄、钟永健师兄、四郎师兄、许文红师兄、马建娜师兄等陆续来到医院,进入病房给昏迷中的黄宝玲女士做临终关怀。从六道轮回、四大分解的痛苦讲到极乐世界的安乐,从放下对世间家人的执着讲到对阿弥陀佛的信愿,从对遭遇此不幸的不甘心理讲到如何抓住这个机会解决生生世世的大事,从消除对外境干扰的嗔恨心讲到在最关键的时刻如何一心念佛。师兄们也根据自己家人的经历讲述事实,带领黄女士一起念佛,现场念佛完后,师兄们发现黄妈妈由乍见时满眼泪水涟涟,表情难受转为平和安定,不再流泪。此次师兄们探访后,黄女士的生命体征较停药前更加平稳,原来眼睛里的湿润物也没有了。

期间,为能应对可能出现的夜间紧急情况,5月19日黄花岗生命关怀群的几位男师兄:刘新中师兄、张鋆师兄、圆正师兄、圆断师兄报名,组成了夜间紧急行动小组。

三、现场助念

5月27日上午9点半,黄宝玲女士停止了呼吸,翟老先生赶到做了简短的告别。之后医院照例给亡者换衣服,触动了身体。后面的手续也比较繁琐,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办完。期间,黄女士的身体一直放在约10平方的封闭的医院太平间里。大约三点钟,家属到达殡仪馆,决定包下一个厅进行助念。尽管事先和殡仪馆强调不要对亡者做任何处理,但工作人员仍然给黄女士化了淡妆。

下午三点,圆英师兄向微信群里正式发出助念紧急通知。

下午五点,助念条件具足,开始正式助念。师兄们陆续赶来,此刻,黄埔赵永培老人的助念也在同时进行,真是对整个团队的考验!

关怀组师兄给黄宝玲女士做开示,向她解释触动身体确是无奈之举,劝她平息可能生起的嗔恨心,按照前面探访时所说的放松下来,一心念佛。根据黄女士是一位老师、生前爱美、喜欢唱歌、注重生活品味等特性,宋磊师兄对其进行了应机的开示,同时向她逐一讲解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以主动提问题再回答问题的方式来做详细的开导。

晚上八点多,一批刚参加完当天金刚萨埵法会的很多的师也赶到了现场,一时助念的师兄人数达到18位,大家齐声唱念佛号,尽管室内比较闷热,但佛号清畅,磬音悠扬,白天充满常人哀伤的殡仪馆,在此夜空,名号响彻四方。

在场翟老先生见到满脸感动和愧疚,不断地对着我们师兄说“谢谢”,“谢谢”。并自己亲自到外面买水,当满头大汗手里捧着很多支矿泉水再次出现在师兄面前时,我们知道,老人家的心已被师兄们感化了,不再是之前的倔强与不解的那个老人。所以当我们提出望老人家一家人在这段时间能吃素,并配合我们助念期间尽量不要让亲友干扰时,老人家一口就答应了。并跟着师兄们一起在旁十分恭敬地合掌念佛,看到这个情形,师兄们内心也深处充满感动。不久,李师兄也来到现场,详细了解情况后给予了师兄们一些开示指导:黄妈妈是老师,在生时世间福报也比较好,生活过得相对美满,所以断气后对亲友、世间的执着会比一般人深,还需要在这一点上重点突破,现场参与的师兄在旁聆听,在生死的当头,又学到了宝贵的一课,对照我们自身,也有可能在临终时生起同样的情绪,常需警觉,防心。

晚上十一点到第二天八点,最辛苦的、参加夜间助念的师兄一批批到达。其中不仅有长期夜间发心的黄志强、刘新中、张鋆、圆实、张水平等师兄,还有丁丁、张雯、吴金明、吴亚珍、李文杰等师兄。如果没有上师三宝的殷殷教导和希望利益亡者的利他之心,谁(尤其是女师兄)会在殡仪馆里度过漫漫长夜?!

5月28日早晨,丹增师兄从澳洲紧急赶回来。并配合师兄们一起为黄妈妈继续做开示,劝其请已见到女儿后,可以完全放下一切牵挂,令生正念,求生西方。

上午,师兄们陆续有师兄过来,因为已有多次的助念经验,所以师兄们助念的操作已表现得很默契,配合,一切都很娴熟。宋磊师兄、心秀师兄细心地不断研究现场情况变化,他们的开示覆盖每个方面,不留空白,对重点反复地强调。

下午2点半,大家给黄女士做最后一次开示,然后以普贤行愿品做总回向,也一并回向给所有的冤亲债主、孤魂野鬼。现场气氛祥和、柔美、淡静,和隔壁厅一众人等的哭天喊地形成强烈对比。

本次关怀参与助念的师兄有:

荷溪、吉竹、圆晓、圆正、心樺、劳丽君、许文红、陈兰芳、陈少虹、张雪萍、莎莎、益西曲措、王尚华、陈惠华、丁丁、张鋆、张雯、圆实、黄志强、张水平、刘新中、吴金明、吴亚珍、李文杰、阿红、刘桂清、圆相、圆融、秋岚、纪海青、游健、圆雪、简利倩、潇潇、张汉英、宁红、羊羊、钟永健、圆映、四郎仁措、李师兄、宋磊师兄、心秀师兄、圆英师兄(共44位)。

助念完成后,翟老先生及其家人向师兄们表示深深地感谢!老先生起初以他认为最好的方式来对待妻子,这一点也值得尊敬。老先生目睹了师兄们所作所为,态度完全发生了转变。说明当我们用一颗利他的心去行持善法时,我们不仅尽可能利益利亡者,而且也影响到了身边的在生的人,为他们未来的解脱也深深种下善根。

本次关怀助念是我们首次为学会其他地区师兄的父母而开展的,很多师兄自始至終当作自己或一起共修小组的师兄的家人一样用心尽力去做好、做细、做足有关事宜,上师、佛陀传给我们的无我利他、慈悲真诚、智慧方便在师兄们的身语意行当中处处彰显, 让有缘者以及他们的家人面对死亡时不再感到孤独和恐惧,共同依靠、祈祷上师阿弥陀佛我们同伴同行。再次感恩师兄们的积极参与,也非常感恩在背后默默支持的所有师兄们。愿将娑婆三千界,尽种西方九品莲。

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