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赞天地之化育

0617-4

——《这辈子,总要当一次傻瓜》札记及环境伦理的思考

余池明

3月8日,应蒋劲松老师邀请参加了第一期北京动物研究论坛,会上蒋老师送我一本《这辈子,总要当一次傻瓜》。当时并没有在意。晚上蒋老师又发来一段语音信息,说这本书太好了,建议我有时间一定要读一读。还说这位作者虽然不信佛,但是相信因果,遇到困难时总是反求诸己,与大自然的有情和无情很有感应。蒋老师的话引起了我的重视,次日一早就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以下是读书札记和思考。

一、《这辈子,总要当一次傻瓜》阅读札记

木村秋则是一位日本农民, 1949年生于青森县中津轻郡岩木町,弘前事业高中毕业。1971年返回故乡,从事以苹果栽培为中心的农业研究,经历了10年“颗粒无收”的艰苦岁月,终于成功栽培出了完全无农药、无化肥的苹果。从此一鸣惊人,备受推崇。目前一边从事着苹果栽培工作,一边在全国乃至海外进行着农业指导工作。

书的第一章叫“苹果,终于开花了”,采取倒叙方式,首先介绍木村秋则备历艰辛栽培的无化肥、无农药苹果树在九年的漫长期待中第一次开花了,木村泪流满面,与苹果树共享日本酒来庆祝,在每棵苹果树根部洒一点酒,“谢谢你开出花来,真是太棒了。”

接着开始回顾他简单的成长史,告诉读者他为什么决心务农。木村是家中次子,本来不需要继承家业务农。他读书时很调皮淘气,酷爱拆解机械,高中时考下会计证,毕业后在城里公司找到做预算的工作。由于他哥哥在服役时受伤,所以他得辞去工作回家帮父母干农活,后来哥哥恢复了。他入赘到木村家当了上门女婿,从职员重新变成一位农民,并决心专心致志从事农业。他买了一辆美国造的四十五马力的巨型拖拉机,并试种玉米成功。收割玉米时遇到山狸的糟蹋,放老虎夹抓住一个小山狸,不忍心杀害它,不仅把山狸放了,还把卖不出去颗粒残缺的玉米放一些在天地的角落,告诉山狸“不要再来偷吃玉米喽”。木村的想法是“人类把原本属于山狸的栖息地开发成了农田。还把所有的收成都占为己有,所以才会遭到山狸的报复吧!”木村这么做之后,山狸糟蹋庄稼的现象几乎没有再出现过。这个例子跟俞孔坚教授讲课中介绍的过去浙江农民的做法类似,收割水稻时会把边边角角的稻子故意留下给田鼠吃,这样田鼠就不会到家里来偷吃粮食了。

第二章叫“有机农业的艰辛”。木村尝试有机农业和自然栽培有几个影响因素。一是当时手工打农药会溅伤皮肤,特别是他爱人过敏,更受不了农药。二是他哥哥善做堆肥,对有机农业有研究。他受哥哥刺激,想告别化学和农药。在征得岳父同意之后,逐步减少农药,开始颇为成功,即减少农药反而增加产量,但彻底停止农药尝试有机农业却一败涂地,从而开始了十年的艰难探索。米醋、烧酒、盐水、蒜泥稀释液、淀粉、面粉、韭菜、洋葱,能试过的东西都试过了,全部无效,对付不了虫子。

木村被村民骂作“灭灶”(破产者)、“混蛋”、“傻子”。傻子就是书名的由来。由于没有收入,三个女儿上学的钱都没有。木村之所以能够坚持无农药实验,离不开岳父母的宽容理解和老婆、女儿的支持,包括父母家的接济。否则,他也不可能坚持下来。比如,考虑放弃的时候,大女儿反而质问:“那我们之前辛苦是为了什么?爸爸,你做的事很了不起,你在一个没有答案的世界,从零开始挑战。”这句话给了木村很大的安慰。

这期间,他辗转北海道各地打工维生。在手工捉虫的过程中观察发现了虫子的活动规律和害虫与益虫的奇妙平衡。他的观察比大学研究昆虫的老师更深入。他发现不是他地里的虫子往打过农药的邻居地里跑,而是打过农药邻居地里的虫子往木村的地里跑。在试验的第四、第五年木村几乎每天向地里的苹果打招呼,他觉悟到“自己是靠苹果生活的。自己无法生活下去是因为自己说依靠的苹果在受苦,而且是我自己在折磨这些苹果。”于是木村走近每一棵苹果树,向它们真诚道歉,“很了不起,谢谢你的努力。”旁边地里的人一定觉得木村终于疯了吧。最后,剩下八十二棵树,因为旁边地里有五个人,木村不好意思,没有继续道歉,结果没有打招呼的八十二棵树最终都枯死了。

第六年尝试用大豆改良土壤。

第三章叫“大自然叫我死地而后生”。这一章是重头戏,讲了木村最终成功的秘密。由于经济陷入绝境以及周围人的抱怨嘲笑,亲戚的痛骂,木村在反复的思想斗争中终于坚持不住了,他找了根绳子,跑向深山,准备以死谢罪。但是木村毕竟“苦心人,天不负”,在绝望和死亡的边缘却遇到了机缘。那天是月圆之夜,木村在上吊之前还是在忏悔自己的自私和对不起家人,他把绳子投向树枝时用力过猛飞出去了,在检绳子时发现月光照着一颗“苹果树”,实际上是一颗橡树,但木村满脑子苹果树,所以把橡树当成了苹果树。繁茂的树吸引了木村的注意力,忘了来此自杀的目的,爱思考的天性又启动了,这里既没有农药,又没有化肥,树叶为什么这么茂盛?木村久久呆立在那棵树前,脚边的土壤松软湿润,好像脚下铺了垫子一般的感觉,突然,好像被闪电击中似的灵光乍现,“这就是答案!”

这一刻相当于木村的顿悟,是前面六、七年千辛万苦后迎来的一次发现和机遇。木村站到半夜,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山上冲下来,老婆出于担心正在地里等他,他手舞足蹈地告诉老婆:“我知道答案了,明天天亮之后,我还要去。”我想读者是不是和木村的老婆一样听得莫名其妙。

木村的发现实际上也很简单,就是真正的腐殖质——有机肥。“果然是泥土不一样,对了,我只要培育出这样的泥土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只有把脑袋清空,才能看见大自然的生态”。木村再次拜访橡树,下面是他的发现和感悟:

“我观察橡树的周围,发现充满了生命力,所有生物都是大自然循环中的一个环节。虽然看不到卷叶蛾之类的害虫,但有蝗虫、蚂蚁和蝴蝶等无数生命密切地结合,生生不息,没有任何一种生物不具意义,或是去阻碍其它生物的生长。橡树也不是独立存活的,而是周围的自然环境让它得以生存。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人类本来不也是这样吗?然而,人类却忘记了这一点,误以为是靠自己的能力生存在世界上。所以,我才会完全不了解在自己栽培的农作物上洒农药,是多么偏离大自然的协调,偏离了原有的形态,只顾鲁莽地向前冲。我忍不住回顾这几年的光阴,反省自己到底学到了些什么?”

木村深信,只要能在地里重现山上的环境,就可以种出苹果来。以后几年木村就按照山上的土壤要求慢慢改良自己的苹果地,并丰富自己的发现。比如“当设身处地地站在农作物的立场思考时,就会发现百草丛生的环境其实是在制造阴凉。”因此停止除草。自然生态系统解决了苹果树一系列“病虫害”问题。中间穿插讲述作者在夜店打工被黑帮打落牙齿。后面就是木村收获无化肥、无农药苹果的喜悦故事,以及他把自然栽培向水稻、蔬菜扩展并向日本及邻国传授经验的故事。

作者在前言中阐述了他的自然观、环境观,不同于近二百年工业文明兴起之后的观点:

我经常问全国的农民:“你们的身体可以结出一个苹果、一粒米吗?”人类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自己开出一朵苹果花。稻穗才能生出米粒,苹果树才能长出苹果。主角不是人类,而是苹果树和稻子,人类只是辅助它们的配角。所以,请大家务必牢记这一点。

之前,我对自己种苹果这件事感到很得意。然而,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我终于体会到一件事──我只是协助提供一个适合苹果生长的环境而已。在地球上,人类只不过是一种动物,树木、动物、花卉和昆虫都是人类的兄弟姊妹,都是在大自然中共生的生物。

我认为,人类必须更加谦卑。人类不是大自然的支配者,而是必须认为,人类只是大自然中的一份子。

我对借助大自然的力量进行农业生产感到骄傲,因为这是无中生有的过程,这正是和大自然共生的农民的乐趣所在。我对从事这种农业感到幸福无比,因为,我以前经常因为害怕农药的危害,不得不当“蒙面人”。如今,全家人可以面带笑容地投入工作。

拒绝使用农药和肥料,不仅可以保障饮食安全,更有助于保护地球环境。

二、对环境伦理的思考

木村秋则自然栽培苹果的探索案例十分典型,在末学看来对认识环境伦理和生态文明具有普适意义。笔者为60后人,出生在农村,小时候直到17岁上大学之前经常随父母干农活,对农业劳动的辛苦有体会,对农药和化肥大规模泛滥之前使用农家肥的农作方式还有些印象,所以理解木村秋则的心路历程和农业探索并没有困难。下面要谈的是末学由木村秋则案例引发对环境伦理的思考。

环境伦理的核心问题是人类应该如何处理与大自然环境的关系,这里又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人类和其他非人类动物之间的关系,可以称为动物伦理;二是人类与自然环境或生态系统之间的关系,侧重与植物等无情之物之间的关系,这是环境伦理或生态伦理。

我们知道,工业文明之前,农耕文明持续了数千年,在反思工业文明短短数百年带来的环境问题时,我们需要重新评价农耕文明的价值和智慧。在我看来,木村秋则的案例其意义在于,他在化肥农药泛滥、化石农业已经取代传统农业的大环境中,重新发现和验证了传统农耕的智慧和价值,这就是天人合一的价值观、伦理观。

1962年,蕾切尔·卡逊《寂静的春天》的出版拉开现代环境保护运动的序幕。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对工业文明及科学技术进行反思。

雅克·皮卡德:“我们现在所‘津津乐道’的技术,除了广泛地造成自杀性的污染外就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了。它是一种灾难,……技术在慢慢地毁灭人类,人类在慢慢地吞噬自然,自然选择已经成为过去, 最后留下的只有技术。”

卡普拉:“空气、饮水和食物的污染仅是人类的科技作用于自然环境的一些明显和直接的反映,那些不太明显但却可能是更为危险的作用至今仍未被人们所充分认识。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就是, 科学技术严重地打乱了、甚至可以说正在毁灭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体系。”

工业文明是在资本利益驱动和科学技术帮助下的一种追求指数增长的文明,资源耗竭和环境破坏是其必然结局。反过来回顾农耕文明是一种动态循环平衡的文明。未来的生态文明需要向古老的农耕文明学习。

下面,我想以儒家经典六经之首《易经》来印证木村秋则的探索和发现。乾坤两卦概括了整个易经的要义,其中蕴含中华先民对于天、地、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万物之间关系的认识。

1、万物是乾元坤元的产物

《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马地类,行地无疆。

这两段讲乾元和坤元是万物包括人的本源,赞扬乾坤涵养万物的功德。乾道变化,让无情有情各正性命。坤厚载物,德合无疆。

2、人的定位和职责

关于人的作用,上面有一句“首出庶物,万国咸宁。”意思是说人超出一般物类之上,特指人中圣贤,能够发挥领导作用,使得万国都安宁。

下面更详细地说明人的定位和职责:

《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贞。”

元、亨、利、贞是乾之四德,君子要仿效实行乾之四德。我们来看庄氏对四德的解读:“第一节‘元者善之长’者,谓天之体性,生养万物,善之大者,莫善施生,元为施生之宗,故言‘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者,嘉,美也。言天能通畅万物,使物嘉美之会聚,故云‘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者,言天能利益庶物,使物各得其宜而和同也。‘贞者事之干’者,言天能以中正之气,成就万物,使物皆得济。”

我们再看一下《中庸》的说法,跟易经乾卦文言一脉相承,更加明确: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人通过至诚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就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天地是万物化育的主体,人是万物之一,又有其特殊地位,人有智力尽性,认识本元,参与赞助天地的化育。这样人与天地并列为三的地位。

人定位是赞天地之化育,不是凌驾在天地之上,也没有授予人类统治万物的权利。这个地位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没有授予人类统治万物的权利,因为人和万物都是资始资生于乾元和坤元。人仿效乾之四德,应该是万物的照顾者、监护人。在乾坤这一道德共同体中,人和其他生命动植物在乾元和坤元面前有平等的道德地位,人作为万物之灵的首出庶物者多了实行元亨利贞四德的道德义务。

这是按照孔子对易经的解读引申出的逻辑结论,但是现实生活要复杂得多。事实上孔子希望恢复的周礼把动物作为食物特别是贵族的食物,贵族等级越高,享用的动物种类越多,而庶民无故不食珍(肉)。对贵族是肉食主义,对庶民是素食主义。

因此,我认为儒家在实际的人与动物关系的处理上没有贯彻元亨利贞四德的思想,当代要想探讨儒家的环境伦理,这部分要反思和调整。而在大的人与其他自然环境的关系的处理原则是得当的,仍然是一个有生命力的解释框架。中国悠久的农业文明是人参赞天地化育的最好体现。

回到开头的命题,木村秋则的探索和感悟也是可以用参赞天地之化育来概括。自然栽培不是放任不管,因此他不用“自然农法”的概念,栽培就是要把苹果树当做孩子那样来照料。

首先要有万物平等的态度,在木村那里,不仅是平等,而且是更加谦卑真诚的态度,对邻居谦卑,不断请求邻居原谅并允许他继续试验,而不是像另一位探索有机农业的哥们那样强硬对待邻居闹上法庭。对苹果树谦卑真诚,与苹果树沟通,向苹果树道歉。不忍心杀害野山狸,与野草合作。人与万物是合作关系。木村的做法是实实在在地践履元亨利贞四德,他真诚地对待自然,自然最后给了他丰厚的回报。他与植物、动物的感应在易经天人感应的框架下也可以说明。他遇到困难,总是反省自己的过错。正是儒家要求的“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以上是借木村秋则的案例,从儒家的角度对环境伦理的简单思考。当然木村秋则的案例还可以从佛教的角度解读和思考,那是一个更宏大的框架和深入的课题。

进步和落后的标准要重新审视,我们所期待的生态文明需要向各国古老的文明学习,学习他们对待环境和自然的态度与智慧。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5b2eed0102vhk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