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生存

0616-5

梅岩雪

澳大利亚的动物学家戴维森,一直研究着猴子的生活习性。一次,他来到亚马孙河流域,将两只猴子带了回去,分别关进两只笼子里,每天精心喂养,并随时观察它们。

一年后,一只猴子健健康康的,另一只却不幸死了。戴维森百思不得其解,按一般人的眼光,如果两只猴子一定要死掉一只的话,死掉的应该是还活着的这只。因为带回时,死掉的那只猴子又大又壮,活着的这只却瘦小羸弱。

难道只是偶然吗?戴维森又进行了两次类似的试验,强壮的大猴子依然在一年内死去。

戴维森坐不住了,再次来到亚马孙河流域,这次他索性住在了猴子非常多的巴西,经过半年多的观察研究,他终于弄清楚了被关进笼子的大猴子必死的原因。

原来,凡是体大健壮的猴子,容易被其他猴子接受,它也乐于和其他猴子在一起,一旦有空,就在猴群中来往穿梭,同时还能得到其他猴子供奉的食物。这样的猴子最怕孤立,一朝失去自由,被关进笼子也就往往活不过一年。那些瘦小的猴子则不然,没有同类愿意搭理它们,久受孤立,也就学会了独立。

一个有趣的现象,或者说生命的悖论出现了:强者沦为生存的弱者,弱者反倒成为生存的强者。不禁想到发生在二战时期的一个故事。

在德国东部布痕瓦尔德纳粹的集中营,看守人员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死刑执行方式:在集中营附近有一座埃特斯山,山间有一道深不见底的峡谷,峡谷上拉起了一条钢索。在死囚将行刑时,看守就押着他们来到峡谷前,对他们说:“谁能赤手空拳爬过钢索,谁就能获得自由。”

按说比起挨枪子儿或刀子来,这样有着一定的生存希望。但是,一名男死刑犯爬着,坠入了深渊,两名,三名……十名……三十名,无一例外。这也是看守人员敢玩这种“死亡游戏”的原因所在,因为这根钢索足有2公里长,这些囚犯已被折磨得够呛了。

然而,到底出现了一个奇迹。

一天,纳粹看守又押来了一名死囚,这名犯人爬过约三分之一时,两位行刑人员就开始喝酒聊起天来。只因为爬钢索的是一名叫艾米丽的女子。他们想,连男性犯人都没有一个能爬过去的,就别说这名瘦小羸弱的女子了。

俩看守喝着酒,其中一个谨慎者也免不了不时拿眼看一下随着钢索上下抖动的女子。女子约爬过一大半了,谨慎者对同伴说:“奇迹会不会发生在这个女子身上?”同伴连连摇手说:“不会的,我们只管喝酒聊天。”

谨慎者到底害怕女子成功爬到对岸,他们会受到上司的处罚,喝得醉眼朦胧的他于是向女子开了枪。此时峡谷中的雾越来越大,连女子的影儿也看不到了。艾米丽终于成为第一个逃过死亡魔掌的人。

研究人员表示,艾米丽能爬过钢索,是由于她内心的宁静。男性囚犯开始时并不将钢索放在眼里,再加上求生心切,一到钢索上便拼尽全力爬动,终于力所不支,不得不绝望地松开求生的手。艾米丽则缓缓爬动,一开始就能做到爬一会儿,再伏到钢索上闭上眼睛歇息一会儿,或看一看峡谷中缓缓飘动的雾岚。因为属于弱者的她根本没有逞强的资本。

“鸣鹘直上一千尺,天静无风声更干”,静是一架无形的天梯,它能让你站立于境界的高端。因为没有包袱,“羸弱”者反倒能让灵魂变得轻盈,内心获得宁静。“心轻者上天堂”,内心宁静者也就能避开地狱,到达生命奇迹的彼岸。

文章来源:http://www.85nian.net/chengzhang/14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