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的眼泪

0616-1

尤今

在印尼加里曼丹岛的小镇百富院用过午餐后,冬龙突然神秘兮兮地说道:“带你去尝一样特殊的东西。”

一迈入那间店面不大的咖啡店,便看到柜台上放置着一个大大的盘子,高高地叠放着大小如乒乓球的圆形物体,雪白雪白的。

啊,是海龟蛋呐!

根据民间的说法,一枚龟蛋的营养相当于五枚鸡蛋,对女性有滋润肌肤之效,又是男性壮阳之宝,也有人说它能助人御寒。所以,尽管龟蛋价格比鸡蛋高出许多,吃的人依然趋之若鹜。

冬龙嗜食龟蛋,只见他好整以暇地将龟蛋顶端敲开一个小洞,倒入少许胡椒粉和盐,然后“嗦”的一声,将蛋白连同蛋黄一股脑儿吮吸入口,满脸都是难以言喻的陶醉。他认为龟蛋黄是人间一绝,酥软嫩滑,入口即化,不像熟透的鸡蛋黄,燥燥干干的。

冬龙频频劝我一试:“吃呀,吃呀,龟蛋就百富院这地方有,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看着那一盘圆溜溜、白晃晃的龟蛋,无论如何也无法沾唇。在这一刻,我想起的,是海龟的眼泪。

多年前,我曾到马来西亚东海岸的关丹去看海龟生蛋。

一连守了好几夜,终于,在一个星光黯淡的夜晚,有只形体硕大的海龟慢慢地从漆黑的大海里步履蹒跚地爬了出来,然后,以短短的手足在沙滩上辛辛苦苦地挖了一个大坑。就在这个大坑里,它一枚接一枚地产下了不计其数的蛋,这些白灿灿的龟蛋镀着金灿灿的星光,煞是美丽。然而,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却是海龟那一行行淌着的泪。它一边辛苦地生产,一边痛苦地流泪,那眼泪使星光变得模糊,令海浪变得寂静。当时,初为人母的我看着这一幕,心里有千丝万缕的痛。生产后的海龟,恪尽职守地用沙把坑严严密密地盖上,才一步一步地爬回伸手不见五指的大海里。疲惫不堪的它,心里应该是骄傲而又喜悦的,因为它知道,埋在沙坑里的小龟蛋,只要经过五十天左右的孵化便可破壳而出,变为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海龟。可是,它全然不知的是:这场耗尽元气的生产,仅仅只是一场白耗力气的活动;它升为龟母的愿望,也仅仅只是一个海市蜃楼般的奢望,因为利欲熏心的人类,在它疲惫不堪的身子还没隐没于大海时,便已将沙坑里的龟蛋悉数挖走了。有些捕龟者甚至会将产后的海龟也一起拎走。

在产卵季节里,雌龟能生产三至六窝蛋,每窝蛋多达一百余枚,生产间隔期约为十五天。之后,它必须休息两三年,才能储集足够的体力再次生产。然而,不论海龟产蛋率有多高,市场还是供不应求,同时在人类的滥捕滥杀之下,海龟的数目已在逐年递减。

此刻,摆在我面前的那一盘海龟蛋,不知怎的,竟幻化为一颗颗很大、很圆、很晶莹的泪珠……

文章来源:http://www.85nian.net/shiye/3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