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早安的魔力

0604-2

翻译:朱衣

1930年,西蒙·史佩拉每日习惯于在乡村的田野之中漫步很长的时间。无论是谁,只要经过他的身边,他就会热情地向他们打招呼问好。其中有个叫米勒的农夫是他每天打招呼的对象之一。

米勒的田庄位在小镇的边缘,史佩拉每天经过时都看到他在田里勤奋地工作。然后总会向他说:“早安,米勒先生。”

当史佩拉第一次向米勒道早安时,这个农夫只是转过身去,像一块石头般又臭又硬。在这个小乡镇里,犹太人和当地居民处得并不太好。成为朋友的更绝无仅有。不过这并没有妨碍或打消史佩拉的勇气和决心。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他持续以温暖的笑容和热情的声音向米勒打招呼。终于有一天,农夫向史佩拉举举帽子示意,脸上也第一次露出一丝笑容了。

这样的习惯持续了好多年,每天早上,史佩拉会高声地说:“早安,米勒先生”。那位农夫也会举举帽子,高声地回道:“早安,西蒙先生。”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纳粹党上台为止。

史佩拉全家与村中所有的犹太人都被集合起来送往集中营。史佩拉被送往一个又一个的集中营,直到他来到最后一个位在奥许维滋的集中营。

从火车上被放下来之后,他就等在长长的行列之中,静待发落。在行列的尾端,史佩拉远远的就看出来营区的指挥官拿着指挥棒一会儿向左指,一会儿向右指。他知道发派到左边的就是死路一条,发配到右边的则还有生还机会。

他的心脏怦怦跳动着,愈靠近那个指挥官,就跳得愈快。很快的,就要轮到他了,什么样的判决会轮到他?左边还是右边?

他离那个掌握生死的独裁者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他清楚这个指挥官有权力将他送入焚化炉中。这个指挥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怎么能在一天之中将千百人送入枉死城中?

他的名字被叫到了,突然之间血液冲上他的脸庞,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然后那个指挥官转过身来,两人的目光相遇了。

史佩拉静静地朝指挥官说:“早安,米勒先生。”米勒的一双眼睛看起来依然冷酷无情,但听到他的招呼时突然抽动了几秒钟,然后也静静地回道:“早安,西蒙先生。”接着,他举起指挥棒指了指说:“右!”他边喊还边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右!”——意思就是生还者。

文章来源:http://www.eywedu.com/youth/qnwz1999/qnwz19990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