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农庄”分享记

0603-3

胡删

陈惠雯老师是一位热爱大自然的医师夫人,夫妻俩在台北大屯溪旁建造了自己的农庄,以自然农法自耕自足,并投入大量心血推广饮食教育。她最希望每个人都能了解“吃”对身心灵的影响,并且好好吃饭,就能让身体和环境开始良性的循环!她著有《我的幸福农庄》一书。大陆有很多朋友都受到她的影响,更加热爱土地,喜爱土地。这次我们台湾行,我也特托阿郎帮我联系在台湾推广自然农耕的前行者蔡老师,蔡老师立即帮我们作了安排,有了我们今天前去参观感受陈惠雯老师的幸福农庄之行。

我们到幸福农庄门口,才看到山坡下绿树荫中,隐藏着幸福农庄,我们跟随着蔡老师,走进树丛中的一条小路,看到一个富有农家气息又显得很有文化的木板大露台,露台一侧有一个类似我们人民公社大会堂的建筑,就是李惠雯老师的家。

走进这个大家,醒目的是一排开放的厨房,所有的食物都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制作。陈妈妈见我们到了,一直在厨房里忙碌,给我们这五十位体验者做一餐真正的自然农耕午餐。

天微微有些小雨,在绿树丛中的小块小块土地,想想田塍应该是比较泥泞,陈老师说,她的田地是很干净的,立即有几位学员打上赤脚,要去感觉洁净的土地是如何抚摸我们的身体。学员们跟着陈老师走进她的自然农耕基地去感受自然农耕的魅力。

陈老师说,她做自然农耕基地只是因为有一次吃到自然农耕的食物,太好吃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天天吃的是什么东西,那么多的添加剂,是在拿化学物质不断伤害自己身体上的细胞。作为一个母亲应该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怎样的食品,只有一份健康的食物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就这样她从一个生活休闲的城市太太,慢慢转变成一位地道农夫。

我们先跟她来到一块水稻田,田里稀稀拉拉,站立着几排单根的秧苗。地里星星点点的全是福寿螺,这可是吃稻秧的害虫呵!现在一般的农田,肯定首先是用毒药,将这福寿螺全部毒杀干净,每一个插秧孔里至少要插上一大把秧苗。陈老师已经看出了大家脸上的疑惑,开始缓缓道来:世界上长出来的每一个生命都有他存在的必要,我们要做的是研究他,发挥他的长处,除去他的害处。比如福寿螺会吃苗,但是它怕干,它要吃嫩苗,所以我们在刚插秧时,将水放干,福寿螺就钻进土地,咬不到嫩苗。等苗长粗壮了,我们就开始给田里放水,福寿螺钻出土地到水里,这时候苗已老了,它咬不动了,草刚好开始长了,草比苗嫩,福寿螺爱吃嫩的,这样它就成了很好的除草能手了!

我们只插一根苗,大家怕长的穗小,其实我们每一根苗可以分蘖三十二个,可以长成很大一个穗。当我们插入一把秧,就像一个小小的空间挤进一群人,大家肯定不舒服,中间的一些秧苗,更无法分蘖,最后长得也不会很多。最重要的一点,是一颗秧,上面分蘖出来的全是自己的子子孙孙,阳光和土壤里的营养素全给了这一棵秧,没有竞争,所以会长得很好。一大把秧挤在一个小空间里,互相争阳光,争营养,尤其是中间的见不到阳光,也争不到营养,生长也不好,还妨碍了其它秧苗的生长。所以我们只插一根秧,让它有充分的阳光,有足够营养,快乐生长,结果大自然给了我们丰厚的回报,一根秧长出一大把穗,产量也不低呵。听到这里,几乎所有的学员都感觉到新奇,得到很多启发。

接着陈老师带我们来到一块菜地,这是一块反映整个自然农耕过程的菜地,一块全是草,从草的中间可以看到已经在开花结籽的胡萝卜。一块已经翻耕过了,种上了西红柿。一块刚割去草。准备种植新菜。陈老师说,目前是她的基地草最少的季节,她的菜全在草丛中长的。

大家眼睛瞪大了,这么多草又争肥又争水,蔬菜在这个里面如何长啊?先来看陈老师种菜的过程,她先把长得很高的草割了,放在田塍边让它晒干。然后把栽种一棵菜的周边整理干净,将菜栽种下去,等雨水下足后,将旁边的晒干的草再盖在菜周边,然后就等着菜好好的长出来,等着收获。

陈老师说:菜本来就是草,因为我们的老祖先觉得这个草味道不错,挺喜欢的,但每次到野外去采比较麻烦,所以看到这些草结籽了,就将籽收回去,在自己家旁边的地里撒了一些,为以后想吃需要采摘时方便一些。慢慢就被人叫成了菜。大家看看,野草怕虫吃吗?既然野草不怕,菜原来也是野草也是应该不怕。现在怕虫了,其原因是人造成的。就像现在养育孩子,只要一点儿伤风感冒立即抗菌素、杀菌剂用上,最后搞得一点免疫能力也没有。我们的菜,也是这样,需要肥了立即给肥,它就懒得化精力去吸收土壤中的肥料;需要水立即给水,它就没有兴趣伸出长长有力量的根到土壤深处去吸水;有虫了立即打药,一点抗病能力也没有,有点儿风吹草动就没有收成了。种菜有点像养孩子,如果把一个孩子全面保护起来,要吃的我们立即给他吃的,要玩的我们立即给他玩的,什么都不用他操心,这样的孩子长到几十岁了,一点能力都没有什么,都赖着父母给他,他像一个废物。如果我们让他自己去经风雨见世面,只是陪着这个孩子慢慢长大,那么他会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为一个有用的人。菜也如此。看看现在很多农民给菜撒农药,菜上几乎没有虫眼,说明这些药,虫没有去吃,那么这些药给谁吃了呢?当然是给吃菜的人吃了啰!

陈老师的地瓜地,可是一年四季都埋着地瓜,当年她刚接手这块地,当地的农民看她拔草很辛苦,立即告诉她,她们有拔草机,可以帮助清除杂草,陈老师高兴万分,把地交给农民自己出门去了,当她回到家里,远远望去一点杂草也没有了,把她开心坏了,当她到了地头脸立即绿了。因为拔草机将草连根拔起,拔出的草带着泥,有的草要很深,带走的泥很多,本来就是一块不肥沃的土地,这样表面土几乎全被草带走了,只留下下面黄黄的生土。种什么都不活。当时的老农民给出招,你们农业技术差就种地瓜吧,这个不需要技术只要种下去就会长。陈老师心里不服气也只好种地瓜。当农民来教她种地瓜时,告诉她,需要先开一条沟,将好年冬(一种剧毒农药)先撒进沟里,然后将地瓜茎放在农药上,盖上土,这样就不会遭虫咬了。一看农民的种植方式把陈老师吓了一跳,台湾正在流行地瓜排毒餐,很多人特别喜欢。如果是农药堆里泡出来的地瓜,这个根茎作物几乎一生都与农药相伴,这样长出来的地瓜到底是帮助人排毒的还是下毒的?陈老师决定一定得种出不用农药的地瓜,就把余下的几块地都种上了地瓜。这块地瓜地有四个不同品种的地瓜,每次收了地瓜都会留一部分在地里,等它慢慢长出苗来,然后再插播种到旁边松过的地里。这一块坚持种植了十二年的地瓜地,土质从黄色雨天稀糊一片,晴天硬石一块,变成今天这样松软散发着泥土的芬芳。

这是一块不用肥的土地,怎么会变成这样肥沃,这是我们大家都不理解的事。陈老师说,看到草了吗?我们怕草与植物抢肥,其实草吸收了肥还在草里面,这个草又接收了阳光,能量更足了,当我们拔了草,暂时放在田边,等干后再将草铺回田里,这样挡住了其它杂草的生长,帮助土地避免被阳光暴晒,使菜能有足够的水份,帮助菜获得竞争的胜利,同时又将草中的肥带回了田,更重要将草中阳光的能量也带回了田里,那是连本带利都回来了。路边的杂草可能是某一种昆虫的食物,这些昆虫有自己喜欢吃的草,就不会来吃我们的菜了。看看这块地的变化,就是最好的见证。我们的土地不用任何外来肥,结果越来越肥沃。

自然农耕有个最重要的特点是自留种,陈老师带我们去看她的黄秋葵地,让我们见识到了自留种的能量,大自然的伟大和顺应天地的回报。这个地里种着密密的黄秋葵秧,都已经长出小苗苗了,有的大有的小。陈老师说,所有植物在生长过程中也是一个互相在竞争的过程,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把强的留下即可。像现在有些苗长得非常粗壮,说明它基因很好,给留下。有些苗已经有虫眼了,说明它体质差,就给拔掉。天不下雨,有些干旱了,我们把健壮的留下来,这样抗旱能力越来越强。经过这样一代一代选择,现在我们的黄秋葵产量已经与人家用农药化肥种植的几乎一样,重点是品种更好,口味更好,市民更喜欢。

陈老师的自然农耕菜受到越来越多人喜欢了,可是她就是不会卖菜,所以有朋友来问她菜多少一公斤,她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这些朋友从网上找到有机菜的价格,一般比市场要高三倍,看陈老师种自然农耕菜那么辛苦,至少要销售一个有机菜的价格。有人说:陈老师你的菜即不花钱买肥,也不花钱买药,也不需要过多管理,成本很低,你这样的菜卖价太高了。陈老师说:我只收一个农夫能活下来的钱。如果种地的人无法将土地种植出来的作物养活自己,那么有谁愿意去种地。没人种地我们吃什么呢?如果我们要便宜,大家都努力去开发高科技,研究出更多农药,用更多的化肥去大量生产便宜农作物,含着这些化学物品的农作物,健康肯定会打折扣,那么吃的人健康还会有保障吗?

一块地的叶菜一般生长45天,我们的祖先一直吃生长45天的菜,我们体内脏腑最合适是吃45天的菜。现在用药用肥15天就能生长一期了,45天可以生长三期,但是我们无法一下子吃3倍营养的食物。所以现在每天吃得撑撑的,身体还不好,原因就在这里。我这个地就顺着季节,等这个菜慢慢自然长成,我吃一次,就相当于吃三倍营养的菜,当然得付三倍的钱,而且还让我们和身体省力省时,重点少进了很多化学物质,给健康加分了。

有学员问陈老师:“这里有毒蛇吗,可怕吗?”

陈老师笑道:“还有什么东西比人更毒更可怕呢?生态好了毒蛇当然有了,但只要你不去惹它,它是不会来惹你的。只有人,其它生命根本就没有来惹人,而人还是要不断用各种毒药去伤害它,其结果又伤害到人自身,真是做了一件最不划算的事。”

大自然的循环是很智慧的,人不去干涉会更好。时间到了地里自然会给我好吃的,只要我们耐心去等待。

地球到今天算起来有46亿年,以前没有人类时,地球上的生物是越来越多。而现在越来越少。因为我们以科技的名义,把大量的化学物质撒进了我们的土地,生产出一大堆有毒的食物,我们今天还有权力选择是去修复地球还是继续破坏地球。

一个老板为了赚钱,省下处理费,把工厂的废水偷偷地排入我们的土地。你去问这个老板健康要不要,他一定说要,可是土地都污染,哪里还能种健康的食物?没有健康的食物哪里来健康啊!所有在做污染的人,其实都是在害自己。

陈老师的田塍上全是各式的草,她说这是植物的多样性体现,生态形成良性循环最重要的是原生态的植物都要有,这个草可能是这里虫的食物,这个虫可能是这里鸟的食物。地球上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必要。

我们做父母的责任是给孩子留下一块更有生命力的士地,和可以自然生长充满活力的种子。在自然农耕整个生态链中,我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工作来为这个事业做些事。比如一位妈妈为自己的宝宝选择一份尽可能健康的菜。自家的小院子可以种些有机菜,那怕是花盆里种一棵,至少能吃到一份健康。只要我们有心,我们就有希望。

陈老师说:感谢大陆的朋友,那么远来到台湾听我讲自然农耕,今天我在每位朋友心中播下一颗种子,我不知道这颗种子什么时侯会发芽,但我相信一定会有发芽的时候。但是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需要加快脚步,我一个人只能往前走一步,走一步是一步,如果我拉上两个人那么就走了三步,再拉上一帮人那走的步伐就更多,我相信有那么多人一起努力朝同一方向走下去,我们一定可以帮助到地球得到康复。

今天听了陈老师怎样一步步调理这块曾被化学农药污染过的土地,我们出现了一些状况的身体,也是一块被各种化学物质污染过的土地,我相信只要坚持,走一步赢一步,我们的身体也一定会像幸福农庄,每一个细胞都诉说着快乐。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f9aa00102ejs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