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当佛陀遇见耶稣

李玉樱

0602-1

周景勋神父认为佛教讲离苦得乐,而天主教则主张耶稣带人们离开罪恶,得到喜欢。人们要放下罪、活出善,并体验生命的意义,这两者有不谋而合之处。

假如耶稣与佛陀穿越时空在同一刻相遇,情况会是怎样?向大家提问之后,衍空法师突然双手作揖,跟周景勋神父问好:“圣者,好久不见,二千多年以来,别来无恙?”周神父也随即会意过来,反问道:“觉者,别来无恙吗?”2月7日,香港佛教联合会邀请周景勋神父和衍空法师主讲“当佛陀遇见耶稣”讲座。两位宗教代表在这夜“倾偈”,求同存异,尊重、接纳和自己不同的声音,彷佛告诉我们,佛陀和耶稣假如真的遇上,也应该是很有默契的一对好朋友吧。

发自内心的“倾偈”

周景勋神父先以“偈”字为题,指出这个字眼非常有意思:“很多时我们都在说话,但不是倾偈。”神父认为“倾偈”是需要发自内心,这方式就如天主教的向主诉心。在《约翰福音》中指出,耶稣也会“倾偈”,“某次信徒问耶稣中在哪居住,耶稣便带信徒往自己的住处。第二天,信徒们便对自己的兄弟说,我找到我生命的救世主,可见耶稣在之前一晚,也和信徒们诉心。”神父认为,《六祖坛经》中的偈语,都在在揭示人生的悟性,感觉两者有相似之处。

唯有安忍才能息怨

衍空法师则点出,现时社会往往就是“没有偈倾”,大家各讲各的,这引伸了很多问题,如国际社会出现仇杀,家庭的成员间也没有沟通,大家的内心似乎都有一种恐惧和担忧。“不论你是否喜欢对方,我们也没办法不接受对方的存在。”他又指出,佛陀认为不能以怨止怨,唯有安忍才能息怨,在安忍中去接纳大家的不同:“只要互相尊重、聆听、接纳对方的存在,社会就会和谐很多。”

觉察身边美好的事物

周神父引用哲人古语“松间明月,槛外青山,未尝拒人,而人人自拒者何哉!”提醒人们要多注意身边美丽的事物。他回忆最近坐港铁时,留意到有位老婆婆站在一名占有座位、正在用手机玩游戏的学生面前;神父马上请学生让座,该学生让出座位后继续用手机玩游戏,这令神父明白,他因忙于盯着手机屏幕,没看到婆婆站着。神父叹谓,现时的人大多忙于使用手机、计算机:“月亮很漂亮,你有注意到吗?”衍空法师亦谓:“人最重要是打开心窗。”认为即使远眺的是无敌海景,只要心闭塞了便感受不到。因此我们需要怀着感恩的心情,感恩我们所拥有的,即使身边的人、事、物不尽完美也可以很开心、幸福。

神性、佛性与觉性

神父指出天主教认为每个人都是神圣的,这是由于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所以很珍贵;法师表示佛教讲因缘和合,认为每人所遭遇的因缘都不会完全相同,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性。也正因为大家都只是由因缘和合所形成,所以我们更要明白无常,缘份来的时候要珍惜难得的机会。若有花堪折,摘下来供佛也很好;但若因缘散失时也要随它去,学会放下,这样才能在世间潇洒走一回。

衍空法师进一步指出,正因为人是由因缘条件而成,当我们在低处时不要气馁,在高处时也不要太自傲,因为这都是因缘,才会形成现时身处的位置。法师眼见有些人先天条件很好,家里富裕、人又聪明、优秀,却因一念的贪或瞋,种下恶种子,后来承受不好的结果。因缘会变,而同时也要明白,在众多因缘之中,最重要就是自己的心。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明白只要心改变,思想行为也会因此而改变。

心改变就在一念间

心的改变其实就在一念之间,衍空法师以禅宗故事为例:有位刚打完胜仗的将军意气风发,回来找禅师问道:“什么是地狱?”禅师看他一眼,说:“像你这样的老粗,不配问这样的问题。”将军才刚被朝廷册封,感觉自己很威风,听罢便很生气,拔出腰间的剑想砍下去时,禅师说:“现在便是地狱!”将军听到此话后立即收起剑,觉察到自己的不对,对禅师道歉,禅师这时又说:“这是天堂。”

善用无用的地方

神父分享了一个寓言故事:有位管家每天担两桶水,其中一个木桶总是漏水,被另一个木桶嘲笑它无能,于是漏水木桶有天哭丧着脸,请求管家丢了它。管家却指出其实漏水的木桶帮了他很大的忙,并请它从明天起留意自己身边的事物。木桶只注意到自己,却没发现身边其他事物。原来管家眼见木桶漏水,便在木桶所经之处预先翻土及播种,这样一来漏水变相成了淋花,形成了一条开满鲜花的小路,管家笑说:“还好你漏水,我便省掉淋水的功夫,我把花收割起来放在餐桌,主人很喜欢呢!”神父旨在点出,只要善用你的无用,便是有用的。

衍空法师听罢寓言后表示,神父口中的神圣和其所了解的佛性很相近,“讲的就是众生的觉性。”法师以木桶故事举例,水桶只觉自己的漏水,在钻牛角尖,越来越执着,便丝毫不察自己身边有很多花,而花的出现正是自己漏水所致。当管家一告诉水桶漏水是开花的助缘,水桶便明白了、觉悟了。我们因为贪、嗔、痴,不觉得自己有佛性,佛陀于是来告诉我们:“我成佛你们也可以成佛,不要看轻自己。”只要我们细心观察,便会发现“黄花翠竹本是般若: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总是菩提。”一花一木里都有无量智慧,我们若能明白,是因为我们都有佛性。我们要觉察情绪,不要让其垄断了思维,只看到仇恨。拥有觉性能让我们看宽阔些,能让我们有足够的智慧、深度、灵活,不被愤怒和欲望所操控。

神父亦同意衍空法师的观点,并认为佛教讲离苦得乐;天主教则主张耶稣带人们离开罪恶,得到喜欢,人们要放下罪、活出善,并体验生命的意义,这两者亦有不谋而合之处。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5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