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缩水程度,男女不平等

Mr.柳泽

男女记忆力有别,已是科学界普遍的共识。 然而,最新的科学研究得出一项更惊人的结论:平均而言,男性不只记忆力较女性差,甚至相关的大脑区域也较小,尤其在步入中年以后。

0529-1

credit:Charly W. Karl/Flickr

根据脑神经学家Clifford Jack团队的实验结果:40岁以后,男性与女性相比,记忆力更差,而脑容量也缩水了。

该研究调查分析了1246位,年龄介于30岁~95岁认知功能正常的个体。最后发现,无论男性或女性,30岁以后记忆力便开始下滑;但整体而言,男性下滑的幅度大于女性。这个现象到了40岁以后相当显著。

大脑掌管记忆的区域主要为海马回(hippocampus)正好是中年男性脑部缩水的区域;60岁以后的男性此部位普遍小于同龄女性。

《JAMA Neurology》期刊的审核委员Charles DeCarli继续补充,“在年轻时,男性的海马回比女性大一些,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其大小就远远不如女性了。”年长男性的记忆力因此随着海马回缩水而降低。

男性的脑容量不是大于女性吗?

的确,然而“脑容量与身高有关。”Clifford Jack解释,“如果你考虑身高因子后,重新校准测量结果,女性的海马回其实多半大于男性,而语文记忆力(verbal memory)也强过男性。”

女性为什么占便宜?

在这场大脑竞赛中,女性胜出的主要原因为:荷尔蒙的保护机制。 更年期发生前,女性的雌激素(estrogen)能使女性罹患高血压、心脏病、骨质疏松及泌尿道感染等症状的风险下降。

Clifford Jack指出:“男性缺乏雌激素的保护机制。50岁后,这项‘女性独有的优势’或许弱化,然而它的作用依旧能够延续数年之久。”

而除了雌激素外,男女相异的黄体素(progesterone)分泌以及血容量(blood volume)对中年女性的记忆力也功不可没。因此,在大脑发育过程中,男性记忆力的表现已经输在起跑点了。

Charles DeCarli说明:“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女性在整个演化历程里所发展出的记忆回溯技巧,几乎是男性一辈子无法企及的。”

此外,女性罹患心血管疾病或糖尿病机率较低的原因,除了荷尔蒙保护机制外,还包括抽烟人口比率等后天因素。“这些影响心血管的因子,当然同时会使脑部受损。”

试问演化意义?

1.平均寿命差:从古至今,人类的平均寿命常是男性低于女性。何况回溯祖先的生存条件,年过40的男性因狩猎、战争等理由,幸存数量本就不多;反之,40岁以后的女性却可能仍在守护家庭。因此,中年男性记忆力的衰退,并不会造成人类物种太大的演化压力。

2.在早期人类族群内,负责育儿和教导下一代的要角多半为女性,因此她们或许需要较强的(中年)记忆力,以利弥因(Meme)传递。(注:弥因传递力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弥因的“量”和“质”。女性耗费较长时间育儿,传递的弥因量较高;而男性育虽然育儿时间少,然传递的弥因质“如狩猎经验”却可能较高。) 

大脑缩水与失智症的好发率有关吗?

出于意料的是,男女有别的大脑缩水现象与阿兹罕默症等大脑病变无关。

Clifford Jack提到:“这项研究获得另一项重大结论:过去科学家一直认为,中年人记忆力或脑容量下降,与潜在阿兹罕默症的病理相关。但是根据我们的发现,这是错误推论。”

他继续说:“如果你到了五、六十岁时,发现自己无法逐一记清楚不同事情,不必感到惊慌,因为这与早发性阿兹罕默症无关。”

这真是件好消息。

那么坏消息呢?记忆力衰退意味着你的大脑正在老化。

“几乎没有人逃得过脑神经退化的命运。无论男女,随着年龄渐增,记忆力注定会下滑。起初确实出现在男性身上,但女性紧跟在后。”到了80余岁时,两性间记忆力的衰退程度再度扯平。

抵抗记忆力衰退的方法呢?专家意见是:健康的生活型态。有氧运动或活到老学到老,听来虽是老生常谈,但至今为止,它们还是科学家能提供我们“抓住大脑青春尾巴”的解药。

参考文献:

1.Clifford R. Jack Jr,et al. (2015). “Age, Sex, and APOE ε4 Effects on Memory, Brain Structure, and β-Amyloid Across the Adult Life Span.”  JAMA Neurol. Published online March 16, 2015. doi:10.1001/jamaneurol.2014.4821

2.Sex Differences In Memory: Women Better Than Men At Remembering Everyday Events. ScienceDaily [February 21, 2008]

3.Sherwin BB. (2007). “The clinical relevance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strogen and cognition in women.” 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 2007 Aug-Sep;106(1-5):151-6. Epub 2007 May 24.

4.Susan Blackmore, Richard Dawkins. (2000). The Meme Mach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5.Stella F,et al. (2015). “Caregiver report versus clinician impression: disagreements in rating neuropsychiatric symptoms in Alzheimer’s disease patients.” Int J Geriatr Psychiatry. 2015 Mar 9. doi: 10.1002/gps.4278.

文章来源:http://pansci.tw/archives/77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