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幼儿园长纠正爸爸:你怎么可以叫小孩“不要生气”?!

0528-1

       图片来源:greg westfall@flickr,CC BY-SA 2.0

吴维宁

摘自《商业周刊》

【作者简介】吴维宁

吴维宁,台湾云林人,台大研究所毕业。曾任高中老师,教育部政次秘书。

大学毕业适逢“教改运动”兴起,开始改入教改行列。曾任“教育改革审议委员会”研究助理。两年内细读台湾教育改革过程以及民间学者提出的改革大方向-咨议报告书;之后任职高中老师以及教育部政次秘书,一路观察台湾教改方向的发展与政策落实的差距。

2005年远嫁以色列做为外籍新娘,重新学习新语言与新文化,继续认真观察以色列的教育哲学与政策。育有三女。目前为以色列幼教教师,教导从四个月到大班的学前年龄儿童,并参与园内行政管理与带领新教师的工作。著有“孩子,我要你做自己”一书,为“人本教育札记”专栏作者,并不定时为国内媒体撰写以色列教育与文化政策相关文章。

 

你家小孩生气时你会怎么处理?是让他自己发脾气发个够?骂回去?好言相劝要他不要生气?而这些我们直接反应出来的做法,其实都不会让小孩觉得父母接受了他的情绪,理解了他的情绪。

前两周我跟雅爸去跟老二玛雅的园长做学期中一对一的家长会谈。

会中雅爸谈到他在家里教4岁多的玛雅时,都会跟她说:“碰到不会的事情不要忙着生气,要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可以怎么做比较好……”

园长听到这里就打断他的话说:“你怎么可以叫她不要生气呢?要让她表达她的情绪啊,怎么可以叫她不要生气?”

接着两个人就争论了起来。我们跟这个已经有25年教学经验的园长已经是“旧识”,经历过老大之前两年在同一个幼儿园的过程,我们彼此都很清楚对方的教育方式。在这个热情活力充沛的园长的眼中,我跟雅爸一直都是对孩子要求太多的父母。

我很清楚雅爸的想法,就算是4岁儿,雅爸也觉得该去学习“控制情绪”这件事情。小孩如果面对一点不顺的事情就生气或是沮丧,不要说学习上会有障碍,在人际关系跟生活上也会造成很大的困难,连快快乐乐过日子都做不到。

我也很清楚园长的想法。当然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教会小孩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情绪控制是长时间的议题,也需要孩子的生理与心理成熟度配合才做得到。在那个之前,父母对于孩子情绪的理解与接受,才是提供小孩安全感、正面示范与正确协助的最重要的先决条件。

我们常说4、5岁是幻灭期,小孩开始懂事,了解世界不是绕着他们转,了解自己不是全世界最棒的人。这个时期的小孩本来就有很多的愤怒、不满、沮丧、恐慌……

做父母的,看到小孩在大哭或生气时,如果只是口头上安慰,要他们不要再哭或再生气了,对于小孩而言,很容易理解成负面情绪是不好或不应该的,而更容易让他们觉得自己的情绪没有被理解或接受。

那不然呢?父母可以怎么做?

一、接受小孩的负面情绪

什么叫做接受小孩的负面情绪?一次在家长会中,园长这样跟我们说:“如果小孩生气自己辛苦画好的画被顽皮的弟弟或妹妹撕破了,你一开始要跟小孩说:“你很生气喔?你生气是对的,你是该生气,因为这件事情真的让人很生气啊。”

意思是,要让小孩感觉到,你对于他面临的事情感同身受,你是了解他的情绪的。像我们这种直接跟小孩讲道理“妹妹就小啊,就不懂事啊,你就原谅他啊”、“谁叫你把画放在他可以拿得到的地方啊? ”、“他撕破就撕破了,你气死了也没有用…”的方式,在园长的眼里是十分无济于事加不及格父母的作法。

二、找出可以让小孩冷静下来的方式

然后再问他:“我们来看看可以怎么做让你不要这么生气?”喝个甜茶?抱抱他?洗个脸?有时小孩的情绪严重高飙,父母可能就要想个更激烈的方式,像是出门跑两圈、去公园荡秋千、狠起来挖沙坑、好好揍揍沙包……

三、寻找补救之道

等小孩情绪比较好了,再回头来谈可以有什么补救的方式。对于被撕破的画,是不是一起把它贴起来?是不是想要重画?跟妈妈一起画?跟弟弟一起画?贴补起来了,画好了,一起想个安全的地方把画收好。

有些父母会直接略过步骤一跟二,想办法用补救方式来平息小孩的负面情绪。例如说:弟弟吃掉了哥哥的糖果,哥哥很生气,所以父母另外买了糖果回来给哥哥。这个方式有时也有效,但偶尔也会产生糖果买回来后,哥哥还是硬要弟弟已经吃进肚子里的那颗糖果的不合理情况,把父母搞得一头雾水,不知哥哥倒底在想什么。(就已经吃下肚子了啊,难道是可以挖出来吗?)

深究到底,就是因为哥哥的负面情绪没有被接受跟处理啊。

                                                 文章来源: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0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