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动物”主义者马可用大爱制作一块素香皂

0527-3

唐鸿志

吃素20年的意大利人马可(Callvanii Marco)顾及对生命的全然尊重,衣食住行所用的产品都是全素的。

马可回想22年前,和一位朋友走在森林中看到牛群的情景,他对朋友说:“这些牛真是可爱呀!”那位朋友却回答他:“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吃牛肉?”这个问题在马可的脑海里回荡了许久。

残杀动物的省思

又有一次,当马可经过一层宰场时,看着猪眼中所流露出的恐惧及因为恐惧而发出的尖叫声,这个画面激发了他的恻隐之心,他体会出:“是我们要吃它们才造成它们的痛苦。”于是他改变饮食习惯成为一位素食者,同时也改变对待生命的态度。马可说:“造物者创造万物,万物必有其存在的价值,它们的价值不是由人类来定义,也不能因为我们比较高等或比较聪明,就可以随意支配的。”不只不吃肉食,马可还把“无动物”主义落实在日常生活中。他不使用皮制的鞋子、衣帽,或任何和动物相关的用具,包括清洁剂、药物和保养品等等。

为什么能够如此坚持这种信仰?修习瑜伽静坐的马可表示:“当我们在静坐的训练时,内心会产生更怜悯的感情和爱心,这种爱心在生活之中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本来我们被教导要爱自然万物,但是经由静坐的学习,这种爱心会融人我们的内心,让我们自发出这种‘大爱’的情感。”

也就是这种大爱的情感,让马可了解到生命的意义在于内心而不是外在物质。于是他甘心过着简朴的生活,只有几件简朴的衣服和三双鞋子——布鞋、凉鞋、人造皮鞋。

也是“无动物”主义的信仰,让马可想制作纯素的香皂。自从他知道一般市售的香皂大都是用动物性油脂做成之后,基于对动物的悲悯之情,他便不再使用这种“荤”的香皂,这就是他着手制作“素”香皂的原因。他结合了早期在学校所学到的基础化学概念,以及和一位美国朋友学习制作肥皂的技术,加上自己摸索了半年,逐渐有一些成绩。

马可说:“香皂,事实上是一种酸和碱化学反应的产物,也就是苏打和油反应产生的皂基。”就是这么一个基础的原理,马可开始运用可能的器具制作出香皂,包括简单的锅盆、便宜的瓦楞纸作包装、随处可得的美工刀、简单的电脑排字等,还用妻子制作手染衣服的碎布做包装袋。

回收废油制香皂

虽是一切从简,但马可表示,他相信自己制造的香皂是最好的,因为“我用的是椰子油、篦麻油、棕榈油、橄榄油,这些油对皮肤都非常好。”马可接着强调,“而且我不添加人工香料,而是用天然的精油、蜂胶、燕麦、陈皮等来增加香皂的色、香及品质。”除此之外,他制造的香皂甘油含量非常丰富。甘油的好处是能滋润和保湿皮肤,而一般机器所制造的香皂,厂商会将皂化过程中产生出来的甘油抽离出来转卖给化妆品制造商,这点也显出他的香皂与众不同之处。

基于对生命的爱护,马可不仅自己制造香皂,对于一般家庭制造的废油,也让他忧心忡忡。马可表示:“台湾的饮食文化,特别喜爱油炸物,这些炸过的油倒入水中就像是塑胶袋在土中不能分解一样,是个高污染的物质。这些油污进入河川、海洋,对水中的生物是一种威胁,也会影响饮用水的安全。”于是在两年多前,他开始从事废油回收再利用的推广。他到社区教导妇女将废油回收做成肥皂:将平时煎、炒或炸过的油回收储存、经过简单的加热、沉淀、过滤之后,和一定量的苏打制成经济实用的肥皂。

原本在幼稚园任教的马可,因为对一切生物的大爱以及对环境的关切而改变自己。从事香皂制作和回收废油的推广,日子虽然清苦了些,但他表示绝不会后悔:“我相信人类的未来是美丽的,而且美丽的程度远超过我们可以想像。其实,要达到那种美丽,还是需要有所行动才行。”并强调,真正的环保生活不只是有形的活动,还包括心灵的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