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里的防弹玻璃

愿良

0527-1-1

寺院建筑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

0527-1-2

“入解脱门”两侧奉置金刚力士,示意参访者放下罣碍。

0527-1-3

大雄宝殿的三世佛──中间释迦牟尼佛、东方药师佛、西方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左右分别为胁侍弟子迦叶尊者及阿难尊者,佛像头顶各置华盖。

0527-1-4

普门(观音殿)及洛伽池

0527-1-5

观音圣像前置有铜制水盂“千处应”,给行者供水之用。

0527-1-6

观音菩萨俯视众生,救苦救难。指间为摩尼宝珠,寓意每个人内在本自具足的如来藏性。

0527-1-7

“不二法门”

活在香港,要安心,实在难。

由李嘉诚基金会斥资十五亿元兴建的大埔慈山寺,拟于本月中正式开放予公众参观,却因着“装设防弹玻璃禅修室”等传闻,霎时闹得沸沸腾腾。3月26日,寺方特意安排“传媒体验日”,让记者在采访以外,静心净心,亲身体味一下学佛参禅;然而,公务在身的媒体朋友大抵习惯了冲锋陷阵,争相为城中热话寻根究底,一副高度戒备的姿态,甚至有点剑拔弩张的况味。

自然为师

慈山寺位处大埔洞梓,背靠八仙岭,占地约五十万平方呎;观音主像高七十多米,蔚为壮观。大,大概成了寺院被传为“富豪私人行宫”的口实;巨构之中,却蕴含细密的心思。

为慈山寺担任建筑设计及造像顾问的中大建筑学院何培斌教授指出,仿唐的设计力求把建筑物融汇于山水之间,让寺院与周边环境和合共生,成就一幅古代山水画。为此,寺院超过六成土地划成绿化地带,殿堂建筑仅占总面积十分之一;色调则以木啡色为主,配以檐头瓦片的银灰色及山岭园林的翠绿色,以素淡古雅为宗;比例也着重均称和谐,观音圣像高度约为背后屏风山海拔四分之一,同样,大雄宝殿高度约为观音像高度四分之一,殿堂内主尊佛像的尺度也参照相同比例,令寺院整体建筑造像错落有致。殿堂的屋顶尺度刻意保持平缓,与背后山峰的线条相若,不致显得突兀,而且足以应付南方的和暖气候,毋须考虑积雪的问题。

以境表法

纵使建造工程耗费庞大,细察之下,不难发现恭谨谦卑的思维与态度。何教授补充,建筑方面刻意保持低调朴实,庭园内避免摆放过多花草,尽量减少对参访者的感官刺激,帮助信众长养静心,礼敬祈念,同时让僧众安心地修持办道。栽种于庭园四隅的秀木,则柔化了转角;普门的圆状洛伽池,精巧的设计令水与池边相平,呈镜子状,池水流动时,地下的同心圆化为涟漪,在在展现佛法圆融通达、不落二边的理念。

造像方面同样考究而用心,例如弥勒佛像的梓木雕刻,贴以金粉金箔,采用哑色,效果鲜明而不眩目,返璞归真。大雄宝殿供奉三世佛——释迦牟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善信跪下仰望时,恰好与诸佛双目交接,角度的设定经过细意斟酌。地藏殿里的地藏菩萨圣像,则以楠木制造,室内地板、四壁及天花一概使用深色木,配以黯淡光线,营造地藏殿应有的肃穆庄严。普门内的如意轮观音像,更独具匠心:华盖中心点并非在观音头顶正上方,而略为移前,其垂直投影落在观音像前方地面,使华盖同时庇荫观音像本身和参拜者,拉近双方的距离。

“善生”法门

弘法的最终目的固然是利生,慈山寺的建筑设计同样体现了这个面向。何教授领导的建设团队谨慎结合现代科技与古代美学,各殿堂继承了传统木构形态,内面则采用混凝土及钢架结构,以木材包裹钢构,减少了内殿柱梁的数目,节省木材,空间亦更见宽阔;殿堂檐下配以高窗,充分利用自然日光;大雄宝殿佛座后屏障处的经变图,取材自敦煌莫高窟壁画,利用计算机技术复制,却坚持不附加任何修饰,以保留画作的原有面貌。

为了保育环境,慈山寺秘书长倪启瑞先生表示寺内禁止烧香,改以供水。全寺栽种各式树木逾二千株,包括斯里兰卡总统年前送赠寺方的菩提树;它由佛陀当年证悟的菩提圣树分枝而出,弥足珍贵,也是法脉的具体象征。倪先生又透露,观鸟专家花了两年时间考察,发现慈山寺建筑期间,仅录得23种雀鸟在附近一带栖息,现时则多达62种,可见大量鸟类重返它们的安乐窝。为了让更多人前来参访,寺方拟举办观鸟团等康乐活动,打破宗教的框限。

偌大的观音圣像,外面喷涂白色氟碳自净漆,亦有深意。白色为众色之本,代表万德具足、纯净无染;像身虽大,但法相慈祥,不似美国自由神像般挺拔高昂,而是俯首低垂,以悲悯的目光观视众生苦难。大,我也认为很有意思:不少人得沾法益,能够放下自我,都是因为善知识的言教身教,被他们的大爱大愿打动的结果;圣像的大,正好示现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愿力。圣像前的“慈悲道”上,设有名为“千处应”的铜制水盂,给行者供水所用;奉水途中守护自己的清净发心,更是要旨所在。

卸下武装

传媒体验日期间,何教授及倪先生仔细讲解参拜路线背后的意涵。行程始于“山门”,两旁奉置金刚力士,示意我们“入解脱门”之前,须把心中的挂罣统统放下。穿过山门,即见开阔的庭院“欢喜地”,提醒众人清净身、语、意,生起柔和喜悦之心。后来,一众记者在饭堂禁语用膳,体验寺庙“过堂饭”的滋味,静心感受每一口食物的味道。最后,住持洞鈜法师更在藏经阁带领茶禅、朱古力禅,以茶食为径,让我们进入禅境,集中精神,专注当下,细意品尝自身的“在”。“佛法不是书本上的知识,必须身体力行,亲身去修、去体会。慈山寺的目标就是提供这些经验。”倪先生说。

我们一众凡夫,大都心随境转,无法做到如如不动。慈山寺为大家提供了清静的环境,让大众把纷乱的心一转,安顿下来。然而,答问环节席间,记者们向倪先生连珠炮发,一味追问“防弹玻璃贵宾室”的造价等等,害得何教授干坐冷板凳,笑说乏人问津。

我们香港人也许太习惯对垒,彷佛总要武装起来,才会安心。洞鈜法师曾经说过:“只要先打开自己的心,先接受,静下来,任何事情并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复杂,那么困难的,一切只是我们想多了。”惟愿所有前来的参访者,从“山门”离开之际,也能看到“不二法门”的牌匾──不思善,不思恶,放下对立与成见,观照自心,把“静”与“定”,带回烦嚣的日常当中,放生自己,放生别人。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6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