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心灵哲思

邝志康

0521-1

大家都形容杨定一为天才。在他人生的旅途中,不论是求学或从事医学研究都是一帆风顺。天才二字,他当之无愧。

然而就在众人皆以为他会继续留在医学院研究和教学时,他毅然离开了这座高耸的象牙塔,踏上心灵之旅,用另外一种形式将自身奉献给医学和身心治疗。

不久前杨博士来港举行静坐讲座,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我采访了他,希望能跟大家一同分享他在心灵、科学和哲学层面的一些独到见解。

人生的意义在于未知

最近的新书《静坐的科学、医学与心灵之旅》中,杨博士告诉我们他自幼便努力寻找人生的意义,甚至心里有团火在燃烧,渴望要知道更多。经过这么多年,到底他是走近了一步,还是离目标更远呢?有没有一种懂得越多便越不懂的感觉?

真正什么都不懂。越踏进去,海便越大。既然如此,不要去懂、不要担心懂不懂。你会觉得,如果我们把全部的unknown(未知)都弄清楚,这样子会很好。但我跟你说,有些事情不知道较好,让它保持未知性质,甚至有些事情是unknowable,不可知的。你要把unknown都变成known(已知),永远也讲不完。”所以结论是,把自己交出来,套他的说法,就是“surrender”,交给上帝也好、佛陀也好,只有这样才会得到真正的平静。

对他而言,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寻找的了,最好保持天真的感觉,像年青人初次堕入爱河那样,抱一颗纯真的心去探索、体验。“知道这点以后,你内心便会充满信仰,然后让它来引导。”

听起来好像很不科学,也不合乎逻辑。其实不然,杨博士说,它包含了逻辑,你依旧可能运用科学思维来做你的事情,只是你的角度从此会不一样,“你仍然会有你的人生和事业,照常去挣钱过活,但价值观则会截然不同。”

让我们活在感恩中

杨博士多次提到感恩,我很有兴趣多了解它对身体的健康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感恩是最重要的。如果要排次序的话,它会给放在肉体前面,因为它属于心灵的一部分,而心能够改变身体。人早晚会走,但有感恩心的人,他们离开时体质会不一样。一个人应该将每天都视为最后一天。”

佛教特别着重感恩,那么医学上又是如何看待这回事呢?杨博士从边缘系统(LimbicSystem)说起,有科学家发现感恩的念头会让由系统控制的视丘(Thalamus)产生共震,从而分泌一种令我们感到快乐和满足的化学物,看到的世界都因此变得很美。感恩除了改变感知能力外,对心脏健康也有帮助。“简单一个念头便使我们稳定下来,很舒畅。”

大幻觉下的人生游戏

谈到心念对物质形态的改变,我们很自然地把焦点转移到宇宙去。“人跟整个环境不停地互动,这是一种依存的关系,双方互相影响。佛陀不是也这样教导吗?只是他称之为因缘。佛陀最了不起的是他领悟出追求因缘到头来都是没意义的,是空的。”他又补充,佛陀绝对不是鼓吹消极主义,在这个人生的大幻觉下我们依然可以“玩游戏”,追求一点什么的,只是不要认真就好。

空性这回事,杨博士也有其体会,“有时候退下来没有什么不好,大海啸来的时候难道你不避开?虽然如此,这并不是菩萨会走的路。菩萨是往火坑里跳的,他们往地狱里去,为的是要帮助众生。即使知道前面有危险,但有人痛苦,怎样也要跳进去。可是有时在火坑里,好像真的有救人这一回事。本来就没有人,也没有谁在救谁。”对于这种表面上的矛盾,他留待读者们自行思考一下。

医学、宗教、物理的讨论

杨博士是医学专家,以前也曾发表过中、西医将来必定会结合的说法。藉此这个难得的机会,我向他请教这方面的事。“其实已经发生了,你可以称之为NewMedicine(新医学)或IntergratedMedicine(整合医学)。透过科学验证,两者再慢慢结合。物理学有全像宇宙论(HolographicUniverse)的理论,简单来说是从一个角度便能看到整体。这个全像的概念跟中医很吻合,我从你一个小处上着手,便把你整个人都看透了。”他说道。

中、西医泾渭分明、彼此分离的情况从来没有任何改变,西医不会用中医的技术来治疗,中医也是如此。杨博士的看法是,病人其实不太在意医生是哪个领域的专家,只想知道他/她治过多少病人,结果怎样等等。他们对治疗成果的关心远高于对中西系统的执着。“这跟宗教一样,佛陀、耶稣……很多人不觉得当中的分别真有这么重要。”他这句话,对于宗教分别心较重的人,颇有玄机。

我们的话题不久便由医学跳到“光”身上去。阿弥陀佛的别称是无量光,他散发不可计数的光辉,其国土也遍布光明,照耀众生。我们对“光”这种能量,应该怎样去理解和运用?“这很有趣的,光的英语是light,觉悟则是enlightenment。什么意思呢?有光线照明便有智慧。西方除了光外,也谈声音。光和声音,都是loveparticle(爱的粒子),而人类都由这些粒子组成。我们运用光运用声音,因为这些跟我们很接近,是我们的一部分,把本性显现出来。”光明不是黑暗的对立,声音也不是无声的对照。他解释说,一旦套用了这种二元对立的语汇,便是起了分别心。

“光包含一切,声音包括一切,甚至黑暗和无声。”

上回我们谈到了光、声音爱的粒子这些东西,杨博士的说法令我不期然联想到,中国自古以来有性善、性恶之说,他相信人生来就有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人类是倾向善的那方?

宇宙是个意识的海

“爱是我们的本性,要回到本性,一定要从爱入手,它是很自然的现象。爱是一个家,等着我们回来。”“人倾向善”这个观念,杨博士认为是部分正确,因为不完美、好坏等只是人创造出来的概念。宇宙对这些根本毫不在乎,各种念头都是人类头脑里的产物。

“那里你是说宇宙没有任何概念?”我问道。

“不,是宇宙本身包含一切。它包括概念和非概念,也包括好与坏。对宇宙来说,它是个意识的海,它只想体现自己是什么一回事,通过将无限大的意识变为小的、有局限的意识,宇宙像照镜子一样看到底自己是怎样子的,而慢慢演变衍生出众生,有人、有天人、有龙等……”杨博士答道。

然后他继续说,“让我举一个例子来说,一个人他‘摔倒’,从常理来说这人是失败的;但如果你从一个更高的蓝图来看,甚至站在宇宙的角度来看,他并没有被浪费掉。”

为什么呢?杨博士的看法是,我们是由业力组合而成,种种条件和合下让我们变成现在这样──你前生欠了我,那样你今生必定要还的。夫妻、父母、兄弟姊妹等关系都可以这样去理解,而一旦我们明白了这点,还有什么失败的概念在里面?“失败、委屈、受害者、加害者……这些观念永远说不完。执着于此的人,整天只会想,为什么我这么好,却落得如此光境,被人家误解。”事实是,我们来这个世上,都是为了学习。学习去爱,学习回到宇宙这个意识的海里去。

无常还是恒常?

他这一说,我又想起佛教的基本教义围绕着谈苦,苦是什么?如何面对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即使佛陀传导了一些教法给后世,战争、冲突并未有停止的迹象,俨然成为历史上无法解决的问题。

“你提出了这些东西、理念,在新时代到底扮演怎样的角色?”我追问道。

“佛陀说法四十九年,当中可以分成七个阶段。在前面几个阶段,他都谈无常、空性,一直到最后,《法华经》、《华严经》才出现。到这个时候,大家发现,其实生命是永恒,不是无常的。爱、快乐、喜悦,一切都永远存在,是完美的。”

杨博士补充说,很多大弟子当时不认同,觉得很惊讶,明明佛陀过去数十年都在谈空。“我认为《华严经》是最伟大的一部经,佛陀说给龙听的,我们是人,所以听不懂。后来龙树菩萨到龙宫把它取出来。经中那种完美的境界,对人来说大难理解了,反而倒像幻觉(hallucination)一般。”一个人从生到老到病死,他要做的就是交出自己,如同杨博士之前说的surrender。

一种微妙的平衡状

提到经典,杨博士不止一次强调朗诵经典的好处,这次也不例外。“我在国外待得比较久,多数念的都是英语版本,若说我最喜欢的,始终还是《法句经》(Dharmapada)。它像一首诗,短小但含意深远。跟小朋友朗诵的经典必须要短,《法句经》正符合了这点。内容上是佛陀的教导,一生也用不完。”经典对小朋友的影响力是不可思议的,其中有一种修行的力量,让他们初次接触到佛菩萨的境界。

不过他也提醒,不是非念诵佛经不可,唐诗宋词这些也不错,对生活的帮助也许来得更直接一点,总之能多念古典文学就是好事。好的经典,会带来感动,用这种方法教育孩子,将来他们长大后语言能力必定会跟一般人有所不同,“这些孩子,写的文章更有深度,老师可以立即看出来的。”

教育下一代这个问题大家经常在探讨,而同一时间,我们每天在媒体上接收到的都是负面的信息,身为现代人,应如何自处呢?“这里面有一个自然循环的机制在运作中。没错,当你看看台湾、美国,甚至香港,一打开电视,充斥着罪案的报道。”他以最近发生的捡钱案为例,指通过镜头,人性的贪婪,表露无遗。这一切一切,无形中令大家变得更不愉快。但有趣的是,不愉快的人,他会去找一些让自己感觉快乐一点的东西,回复平衡。“政治也是如此,往左边走得太多了吗?会往右走一点。早晚会调整的。”

高度消费和物欲横流,操控了大家的心灵,在采访结束前,我请杨博士对我们这群营营役役的都市人说上几句话。他默然片刻,想了一想,然后问了一句:

“你快乐吗?Are you happy?”

相信,答案早在大家心中。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5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