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全长老弟子解读恩师成就肉身不坏全过程

0519-1

此图为长老坐缸前众弟子护送

2012年4月4日戒全长老于法云寺安详示寂,世寿九十六岁。

0519-1-2

长老整个肉身呈紫磨真金色

近日,匈牙利博物馆展出章公祖师肉身事件受到了社会的强势围观,并出现了很多对佛教僧人肉身不坏的不同解读。3月29日,在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法云寺举行了禅门高僧戒全长老圆寂三周年成就肉身菩萨法会,来自全国5000余名信众有幸瞻礼了戒全长老的金刚不坏身。针对佛教高僧肉身不坏的事例在历史上多有记载,具体成就的过程如何,记者采访到了见证并参与全程的戒全长老门下弟子,河北佛教协会副会长、法云寺方丈圣清法师,由他来为您解读,佛教肉身不坏是怎样炼成的。

戒全长老,江西南昌人,十五岁出家,近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的法孙,接续禅宗法脉,为沩仰宗第十代传人,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人。长老在2008年的时候即表示过圆寂后要坐缸,并会保留金刚不坏身为大众示现佛门修持真实不虚。2011年长老又再次特别交代门下弟子往生后的后事安排,包括怎样坐缸,将来如何贴金等等。

戒全长老圆寂前几日,饮食逐步减少,后来只饮用少量水,但精神依然健朗,还与来访者笑谈。2012年4月2日凌晨,长老的恩师深圳弘法寺本焕长老圆寂,凌晨三点左右,秦皇岛罕见地下起了雪。当时大家隐瞒消息,但后来长老还是知道了本焕长老圆寂,并说自己也要走了。

2012年4月4日10时38分(与长老出生同一天同一时辰),戒全长老于法云寺安详坐化,世寿九十六岁。据圣清法师回忆,长老圆寂后,房间散发着檀香的味道,久久不散。当弟子们为长老穿上僧衣后,大家惊奇地发现,长老的面色由黄白转为红润,因摘掉假牙塌陷的两腮鼓起来了,额头的皱纹也舒展开了。仿佛长老在打坐,进入了佛教所说的甚深禅定。

三天后,遵照长老嘱咐,恭请肉身入缸。弟子们用两根木棍抬着长老坐化的禅床,从二楼禅房下到一楼,沿途接受信众朝拜,上台阶进入塔院,再下台阶进入宝塔地宫,一路上,长老稳坐如金刚,安然入塔。由辽宁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沈阳慈恩寺方丈照元长老主持,按照佛教仪轨进行装缸仪式。坐化缸缸底是木炭,上面覆盖香灰,用宣纸包好铺平以后,长老端坐在上面,身体周围塞满檀香粉包和沉香粉包,最外面包一层木炭,然后三截缸用钢丝封死,并打上封条,封缸后缸体即显现出一团红光。

封缸过程有僧俗百余人共同参与,之后坐化缸就供奉于此,除每半月门下弟子为长老上香外,再无外人能够进入地宫,也没有人为对地宫的空气的温度和湿度进行干预。

三年后,2015年3月9日,长老肉身出缸。启缸后,一股异香立即充满了整个地宫,现场负责开缸的几名法师和工作人员都从未闻过这种香气。更为神奇的是,封缸时塞的檀香粉和沉香粉全部没有了,只剩下空的宣纸包黏贴在长老肉身的海清上,就连当时长老手上捧着的一块儿碗口大的沉香块也消失不见了,唯有长老生前使用的念珠和沉香挂珠还在,挂珠接触长老皮肤的部分变成黑色,并失去了原先沉香的味道,散发着开缸时空气中的异香。

清洁后,戒全长老的整个肉身呈紫磨真金色,在灯光照射下,肉身通透,血管清晰可见,皮肉呈琥珀状,头上长出了约两厘米的头发,耳廓柔软有弹性,栩栩如生。手脚与入缸前无异,只是略显干瘪,指甲稍长。此时,已完全可以确认,戒全长老肉身成为了佛教所说的全身舍利,长老成就了肉身菩萨。

据圣清法师介绍,接下来他们将继续依照长老的嘱托,为肉身贴金。因为成就的肉身非常柔软,需要逐步进行贴金,第一次贴金将于六个月后进行,时隔三年五年的时候还要再贴一层,保证肉身最终是硬的。同时,寺院决定兴建肉身宝殿永久供奉长老真身。宝殿设计为两层,一层供奉长老肉身舍利,二层为戒全长老纪念馆,陈列展出长老曾经用过的一些物品以及法器。

当问及章公祖师肉身事件,引发社会上对佛教肉身的质疑,以及揣测出的各种制作手段时,圣清法师表示,肉身舍利是修行人依戒、定、慧修持的结晶,是广大誓愿力的体现,是神圣的,不能与我们常说的“木乃伊”相提并论。木乃伊的制作手法通常是将内脏等易滋生细菌的组织取出,进行放油,并通过药物处理后做成的干尸,能保证长时间不腐烂,但不能永久保存。而通过修行得到的肉身不坏,全身都是舍利,已经与外界的空气、湿度毫无关系了,绝不会因外界的自然环境而腐烂,根本不用真空保存与外界隔离。

圣清法师追随戒全长老多年,感怀恩师,说长老既不图名、也不爱财,爱国爱教、解行并重,一生都不辞劳苦弘法传戒,为续佛慧命奔走于海内外,年迈时仍不辞劳苦,领众恢复了佑民寺、正觉寺、显教寺、化成寺、南宝讲寺、五泉寺等多处佛门祖庭,堪为当代出家人之楷模。如今,人心浮躁,不仅是在家人,就连很多出家人都被俗世丰富的物质生活迷乱了内心,我们一定要认清自己的内心,出家人精进修行,在家人好好生活、好好工作,坚守住我们的信心,最终总会得到好的结果。可能,这就是戒全长老为我们示现金刚不坏之身的原因吧。

文章来源:http://fo.sina.com.cn/news/2015-04-02/doc-icczmvun812664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