糌粑灌顶

0518-4

竹巴昆烈的事迹传到了五世班禅仁波切耳朵里,他非常想会见一下这位如同米拉日巴尊者再世的大成就者,并得到他的灌顶加持。

但是尊者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请也没地方可以去请,有人看见他时而现乞丐相,于大街小巷乞食化缘,时而身穿俗装,跟一个商队来往于不丹和萨迦之间。

这一天,日喀则札什伦布寺的僧人们得到消息,说竹巴昆烈来了,也是因缘会合,终于请到了他老人家,班禅仁波切诚心诚意地说,请您赐给我一个长寿灌顶吧!

照例,灌顶要绘制彩粉坛城,要制办各种三昧耶物,用糌粑、三白三甜等制作荟供食子,手续颇为繁琐,竹巴昆烈说:“我可没那么多讲究,你什么也不用准备,明天我人过来就是了。”

第二天,竹巴昆烈一到,就吩咐班禅仁波切坐在地上。班禅仁波切虽然贵为雪域第二大活佛,然而灌顶的时候,也要执弟子礼,上师怎么说,就怎么做,恭恭敬敬坐在地上,身结跏趺,等着竹巴昆烈诵经摇铃。可是竹巴昆烈只绕着他嘻嘻哈哈地转了两圈,然后打开随身带的糌粑口袋,班禅仁波切还以为他饿了要揉糌粑团子吃,正要叫侍者打上酥油茶,突然竹巴昆烈抓了一大把雪白的糌粑粉,照班禅当头撒下,班禅仁波切从头到脚白浩浩的,就像堆了个雪人一般,班禅仁波切受此“突袭”一时楞楞地不知所措,冷不防嘴上又被糊了一片凉沁沁的酥油,正纳闷,忽然被一声怪响吓得几乎从地上窜了起来——竹巴昆烈用胫骨号对着班禅仁波切的耳朵眼里大吹了一声,没等班禅仁波切回过神来,竹巴昆烈拍了拍手,“顶灌完了!我该走了。”转身人就不见了。

屋子里的糌粑粉还在寂寞的阳光里弥漫着,飞舞着……到处是金色的尘埃,金色的寂静,像寺庙的金瓦,一片片朴打着翅膀,兀自在屋子里朴楞楞飞着,旋绕着……四处是彩虹的光。

有效果吗?

有。

五世班禅仁波切活了一百七十三。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228420102vcg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