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抑郁者的样子

0516-5

ELISE JAMISON

翻译:罗幕轻寒

我想让你在脑海中刻画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的形象。你是否刻画的是:常年呆在一间黑黢黢的卧室,穿着一条脏兮兮的运动裤,眼神空洞,身体孱弱,缺乏生气的人?

你知道我在心理刻画的抑郁症患者的形象吗?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形象:她读重点班,喜欢画画,看足球比赛,喝星巴克,与朋友说笑分享照片;还热爱哈利·波特,痴迷化妆课程,想迫不及待的升入大学。她每天都在镜子中看着自己。

自从五年前我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我就收到了多种异样眼神的注视。甚至抑郁这一词被提及时都是一种不准确的概括。任何人都可能患有抑郁——名人、发型师甚至你身边的人,不仅仅是孩子才会患病。这种病其实很普遍,然而令人震惊的是世人对这种病的错误认识。所以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体会,以消除大家对这种病的误解。

我们生活在一个即时满足的时代。我们有Nyquil(一种感冒药)、止咳糖浆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美国药品治疗我们的疾病。不幸的是,抗抑郁药不能治疗抑郁症,但是布洛芬却能治疗头痛。抑郁症的治疗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药物和特殊治疗或许有效,但不能彻底根治。唯一的“有效疗法”是接受它的存在,并且保持一个积极和健康的选择。

抑郁症发作时,最糟糕的是别人问些以下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怎么啦?”,“有人伤害你了吗?”。

有时,病情的发作会有隐情,但更多的是因为被抑郁的心情所淹没。这就像你在骑自行车,一眨眼,你想在没有轮胎的情况下穿过流沙。此外,最难以解释的是,当试着解释这些问题时让你感到自己更像一个失败者。当一个朋友或家人如此说时,有一个很明确的问题——并且答案很容易给出——是很令人沮丧的。当你试着帮助患有抑郁症的人时,你能做的最好事情是——仅仅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要说,不要问。

我患有抑郁,是美国1600万抑郁症患者中的一个。抑郁症没有使我变得独特。使我变得独特的是我讲出了这个事实。我花了四年才找到一种方式来谈论我的心理疾病。当我的抑郁使我衰弱时,我感到羞愧、无力和绝望。没有一种是我认为是好的感觉,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孤单的。因为还有数以百万的人像我一样有这种感受。我想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独,所以我大声讲了出来。刚开始说出来时或许会感到受伤,但是到最后,笼罩到头顶的一切阴霾就会一扫而空。

以下四件事是我想让你了解的:

1.患抑郁并不丢脸。因为任何种族、宗教、性别、社会经济群体或地理区域都有人患抑郁症。

2.抑郁症没有什么奇迹药物或特效药物。

3.很难解释抑郁症。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站在那儿,不要问任何问题。

4.对于抑郁患者来说,谈论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是最后说出来是一件有益的事。

心理疾病最忌讳的底线是独吮伤口。自我对抗或观望他人对抗抑郁并不好玩儿。你能为自己或他人(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做的最好的事情是讲出来!大声说出来是心理疾病患者消除心理障碍的唯一方式。

如果你相信你正遭受着抑郁,我建议你去治疗。找一个心理咨询师、牧师、父亲或母亲、朋友,讲出你的感受。你可以大哭,但是说出来可以将紧紧压抑在心中让你难以呼吸的情绪发泄出来。

文章来源:http://article.yeeyan.org/view/350540/45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