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老年人的认知能力的诸多因素

0514-5

翻译:makiko1990

一项由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阿尔茨海默病中心和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合作的研究发现,比起种族和族裔这类人口学特征来说,早期的生活经历,如童年的社会经济状况和读写能力可能对晚年认知障碍的风险有更大影响。

“老年人的认知能力下降是个人以及公共健康共同关注的主题。”神经学教授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阿尔茨海默病中心副主任Bruce Reed说道,“但不是说所有人都会丧失认知能力,采取预防和治疗措施来保障老年人的认知能力,以及减小认知能力下降带来的不变,其关键是要认识到人们的认知轨迹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

这是第一次系统研究各种人口统计学变量在早年对个体的影响,以及它们与认知老化的关系。该文章标题是“生活经历和人口学特征对老年人认知能力的影响”,发表于美国心理学协会期刊《神经心理学》(Neuropsychology)的网站上。

这个研究由超过300名说英语或者西班牙语的男性和女性组成,他们从老年社会和疗养中心,还有教会以及医疗保健机构招募而来。整个招募过程中,所有参与者都年过六旬,并且没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或是威胁到生命的生理疾病,他们有的是白种人,有的是非洲裔或者是西班牙裔的美国人。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阿尔茨海默病中心对这些说英语或者西班牙语参与者进行了多学科的诊断评估,从而将参与者分成多个队列进行横向比较。

同之前的研究一样,这项调查发现非西班牙裔的白种人语义记忆(常识)测试的得分更高,比其他种族群体高出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二十五,他们在执行功能测试中得分也高出百分之十三至百分之十五。然而,如果算上各个群体童年的社会经济状况、成年的文化水平以及身体活动能力,那么就没有执行功能的差距了,语义记忆的差距也减少了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三十。

“这项研究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调查了有多少种不同的生活经历会影响晚年认知水平下降,”神经学教授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阿尔茨海默病中心副主任Dan Mungas说道,“研究表明很多因素并不与认知下降成比率关系,比如人种和教育程度。但是特殊的生活经历,就像阅读素养水平或是刺激智力开发的活动,都能预测老年认知下降的速率。”

通过为期四年对参与者的跟踪调查,不考虑种族,高龄和载脂蛋白E(APOE基因型)都与认知能力持续下降有关。其中,APOE是目前最大的导致晚年患阿尔茨海默病的遗传风险因素。那些称自己在晚年参与文体活动的人认知下降相对缓慢,并且保持他们中年的活力。单词阅读——立即理解一个词的能力,通常用于验证教育质量,不论种族和族裔,讲英语和讲西班牙语的读者认知能力下降的都很少。作者说到,这些结果表明早期生活阅历并不是直接影响晚年的认知,而是通过阅读和晚年娱乐活动来间接影响。

“这些发现至关重要,”该研究的首席作者 Paul Brewster是来自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的博士生,同时也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精神病学心理学预科博士实习生,他说,“因为这个调查向以前的研究结果提出质疑——声称种族和族裔,尤其是拉丁美洲人,与老年认知障碍和痴呆有关。”

“我们的研究结果证明,人口学因素对于晚年认知的影响可能反映了更广泛的社会经济因素,比如受教育机会,以及整个生命周期相关的生理和心理活动。”

文章来源:http://article.yeeyan.org/view/448452/449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