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信徒名流多

侯志华

摘自《中国民族报》

通晓诗文的出家人、居士自古尤多,而且不乏名流。拿唐代来说,贯休、贾岛、齐己、楼隐、尚颜等都是比丘诗人。谢灵运、白居易、李华、王维等则都是居士。宋代文学家苏轼、陆游、黄庭坚等到了晚年也都信佛成了居士。

至于书画名家,佛门就更多了。僧人智永本是王羲之的第七世孙。在永欣寺阁上临书30年,写秃的笔头装满了几箩筐,埋入地下,号曰“笔冢”。他写的《千字文》及“永字八法”为后世的书法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唐代僧人怀素种芭蕉万余株,以芭蕉叶代纸,在叶上尽情挥洒,还在墙壁上挥笔书写。“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中气。忽视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字字欲仙,笔笔欲飞。

0514-3-1

还有一位比丘书法家怀仁,他花了25年的时间,从大量王羲之的字中逐个挑出碑文所需文字,连缀成文,勒后镌刻,开了书法史上集字先河,即《集王书教序》。

画界的出家人与居士也很多。名气最大的首推宋代苏轼,诗、书、画皆妙。清代朱耷、髡残、弘仁、原济等都是出家人,他们的书画给后世影响极大。

为什么佛门有如此众多的名人骚客?究其原因,与佛门的“空静”甚为有关。佛门讲究一为“静”,二为“空”。《圆觉经》曰:“唯取极静,由静力敌,永断烦恼。”佛门要求摒除尘事烦恼,超脱淡泊。而诗书进入高境,也必须具有这种“静”态。大诗人苏轼有诗曰:“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意思是说,要想使诗语进入妙境,“空”与“静”必不可少,只有心静才能明了群众,只有作者自己心空才能容纳万境。

北宋诗人吴可有诗曰:“学诗浑似学参禅,竹榻蒲团不计年。直待自家都得了,等闲拈出便超然。”说的也是诗文与作者空静的关系。“竹榻蒲团”是“静”的功夫,“参禅”是心空的表现。从艺就得具有这种精神。八大山人朱耷就有一副对联:“谈吐趣中皆合道,文辞妙处不离禅。”说明凡是具有成就的诗文大家,总是具有恬静的心境。

0514-3-2

倘若钱迷心窍,杂念丛生,心难静净,作品就难有高境。现代画家潘天寿有句名言:“名利之心,不应不死。学术之心,不应不活。名利,私欲也,用心死,人性长矣。画事,学术也,用心活,画亦活矣。”信佛者,免除了许多人间俗务,清心静念,生活淡泊而简朴,便于劳其体肤、磨其心志,能够不折不挠,坚韧不拔。因此,他们创作的作品就会闪出不凡的灿烂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