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苦勤念佛 安详离娑婆

0507-3

常愧

我们最初来到世间是一个人,最终离开世间也是一个人,在这个独来独往的轮回中,别的什么都指望不上,唯有佛陀的教法才是真正的依靠处。如果能全身心地皈命佛陀,临终一定会有个好的去处。然而,人世间的纷繁总让我们牵心挂肠,不忍舍离。或许干净利落的苦,在最后一滴苦水枯竭的那一刻,更能品味到乐的滋味。

一、颠沛流离  饱尝辛酸

73岁的王绍华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最穷困的老实农民。6岁丧父,没读过书,跟着母亲讨饭度日。为了糊口,从小就开始挑粪、放牛,常常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14岁的时候,长江一带发大水,家里破旧不堪的几件家具和一点存粮也被洪水冲走。为求活命,他只能跟着家人吃白泥巴(观音土)过活,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捡一些谷壳磨成粉做粑吃。

勒紧裤腰带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二十几岁。后来被人介绍到庐山商业局工作,但好景不长,刚结婚就赶上知青下放,城里的工作没了,只有和妻子再回到农村种地。乡下的生活更加艰难,拣垃圾、吃糠糊,没收成的时候甚至吃树皮度日。几个子女中,大儿子不到四岁就淹死在河里,三儿子不到一岁也死了,后来出生的几个儿子由于没钱养活,只好一一送给别人。

两口子带着唯一的女儿在乡下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为了挣钱养家,全家四处游走打临工,居无定所,哪有活儿就在哪干。由于没有落户,一家三口曾拖着家当住在桥洞底下风吹雨淋大半个月,直到年老,依然住在路边用塑料布搭的棚子里。

二、以畏苦之心念佛

现实的残酷,生活的艰难,令他们开始寻找精神的解脱。

王绍华的老伴儿颇有善根,在十几岁的时候,见到佛像就知道要烧香作揖。三十多岁时,老伴儿遇到一个人教她念阿弥陀佛,说“念佛下辈子就可以不再这么遭罪。”虽然教她的人说不清教理,但老伴儿当下闻即信受,像找到救星似的,欢喜踊跃地回家给王绍华讲述,两口子当即决定要“修行”。两口子便一起立志,打坐念佛,用功办道,两口子成了老同修。每天凌晨不到四点钟,两口子就起床,一起盘着腿念“南无阿弥陀佛”,白天也常常一边干活儿一边在心里念,晚饭过后也一块儿念。王绍华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没能力挣钱,却能接受自己的命运,承认今生的一切不幸遭遇都是命数现行,听说念佛能让自己未来的日子好过一些,便觉得似乎有了依靠。但那时的他,只知道打坐和念佛,甚至不知道佛菩萨长什么样。

直到2008年的一天,东林寺慈善护生会的志愿者在路边的棚户里发现了拣垃圾的老两口。那时的王绍华已经67岁,看着几近古稀的老两口还与女儿一起住在路边,志愿者便将其一家的情况收集上报,几天后,慈善护生会将其一家列为重点关怀贫困户,贫苦老人终获接济。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每日勤苦念佛,终于换来听闻正法的一天。自老两口成为重点关怀对象后,志愿者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上门看望,并教给他们净土宗念佛法门的修持方法,讲解佛教基本教理和佛陀的故事。在正法的熏陶下,老两口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念佛是为了成佛,成佛是为了救度众生,才知道今生的悲惨果报是因过去生中造下了种种恶业所致,才清楚必须先解决自己的生死问题——往生西方极乐净土。悲欣交集的两位老人,终于找到了依怙,流浪的游子终于有了归宿。

王绍华和老伴儿不仅在心地上找到了归宿,且在志愿者的协助下,老两口住进了廉租房,不用再拖着年迈的身子露宿街边。2011年,为鼓励他们学佛念佛,东林寺慈善护生会为其设置了一个小佛堂,挂上了西方三圣接引像。自此以后,老两口更加精进,每日拜佛、念佛,至诚恳切,期盼着阿弥陀佛早日接引往生极乐世界。

众生有感,弥陀有应。2014年正月的一天凌晨,王绍华梦见家里供奉的阿弥陀佛圣像放着金色的光明在天空飞行,王绍华无比欢喜地边追边喊:“阿弥陀佛带我走,阿弥陀佛带我走……”梦中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喊着喊着就醒了。清晰的梦境令王绍华豁然开朗,连称:“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真有阿弥陀佛啊!”

佛力的加持令王绍华和老伴儿的信愿更加坚定,为了将来不再受罪,为了等待弥陀慈父接引,王绍华每日苦苦哀求,在病痛中念念期盼。

三、以离苦之心求佛

50岁之后,王绍华的身体机能便开始迅速衰退,肝硬化、脑溢血伴随而至,长期的病痛折磨令他不堪重负,老两口每月300多元的低保根本无法担负昂贵的医药费。虽然生了几个孩子,但送出去了就是别人家的,怎好问别人家的孩子要钱呢?只有靠女儿打工挣点钱买一些西药控制病情。

就这样拖着病体熬了几年。 2014年8月20日,王绍华突发脑溢血,医院进行抢救后建议家属带回家准备后事。8月22日晚,三位志愿者得知情况后,立即赶到王绍华家中,看着生命垂危的老人无助地躺在床上,全身无力,气若游丝,几个送养给别人家的子女围在床边吵吵嚷嚷不知所措。志愿者建议子女将父亲送到东林寺助念团,请佛教专业人士帮老人助念送往生。起初子女都不愿意,只有老伴儿坚决支持,并坚持一定要送到寺院念佛,双方意见僵持不下。志愿者便随机劝导家属,应该尊重老人自己的意愿。老伴儿赶紧询问王绍华:“愿不愿意到东林寺去念佛,求阿弥陀佛接你到极乐世界啊?”老人挣扎着点了几次头,虽然说不出话,但眼里充满了强烈期盼。夜里11点,王绍华终于来到东林寺助念室,凝视着墙上的阿弥陀佛圣像,老人的内心安定了。

徘徊在生死边缘的老人随时面临断气的危险,东林寺负责助念的师父立即组织助念团成员进行24小时看护助念。在佛号的加持下,气若游丝的王绍华在第二天竟奇迹般地缓过来了。经过近三天的护理和不间断念佛,老人不仅在精神上有了明显的好转,还能偶尔出声念几句佛号。

此时的王绍华,最欢喜的就是看着佛像念佛。望着佛像的他,目光流露着深深的期盼,眼神里满载虔诚的哀求,似乎在回忆曾于梦中出现的情景。老伴儿也常常开导他:“好大的福报啊,能来寺院念佛求往生。你好好念,如果病能好,就回家去,如果好不了,也一概不要管,只求阿弥陀佛接你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一定一定要做到啊。不要牵挂我,你前面走,我后面来。”

随着病情的改善,几个原本不信佛的子女也深深感受到佛菩萨的护念不可思议。为了让老人恢复得更好,儿子坚持要给他打葡萄糖营养液。几天下来,王绍华的肺部开始大量生痰,痰液好像总粘在喉咙里咳不出来,越积越多的浓痰开始导致他呼吸困难。几个子女怎么也想不到,为何自己一片孝心,却引发了父亲其他病变,情急之下,商量着送老人到医院治疗,老伴儿拗不过他们,只好随子女一起去医院检查。

三天后,9月6日下午4点,志愿者紧急通知助念团:王绍华快不行了,正火速赶回东林寺途中,请求师父组织莲友帮忙助念。半个小时后,奄奄一息的老人被儿子抱下出租车,老伴儿追在后面急得跺脚,泪水止不住往下淌。为了不让老伴的情绪影响临终者,助念团成员连忙劝其暂时回避,以免引起王绍华贪恋,障碍往生。此时的老伴儿虽知临终的关键,但多年相依为命,辛酸的眼泪难以控制,只得大声念佛,以祈愿的心替代难以言喻的痛。

沉重的身体刚躺上助念床,眼睛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命途多舛的王绍华平静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结束了此期的苦难人生。此次能及时回到东林寺助念,全仗老伴果断抉择。在医院的那几天,王绍华每天面临着吸痰的痛苦,几次折腾下来,肺上的痰越生越多,怎么也吸不干净,再加上各部位消炎、接呼吸机等治疗,反而令王绍华越来越虚弱,急促的呼吸随时面临停止的可能。医生建议立即进行抢救,否则危及生命。子女们虽然家境贫寒,但在这紧急时刻,也赶紧凑了3000元手术费先交上。在老人被推到手术室门口时,老伴儿双手紧拉着手术推车说:“他已经快不行了,不能死在手术室里,现在马上回东林寺。”子女睁大眼睛诧异地说:“钱已经交了,不做手术怎么行?”“钱不管,马上回东林寺助念,完了再说退钱的事。”老伴儿斩钉截铁地命令子女立刻叫车送回东林,并俯下身问王绍华:“你是想做手术,还是回东林寺?”危在旦夕的老人本已无法言语,此时用尽全身的力气,费劲地吐出三个字——“东林寺”。

经过60个小时如理如法的助念,王绍华神态安详,面色如生,犹如睡着了一般。洗身换衣之时,四肢柔软如绵,令老伴儿和子女惊讶不已,直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欣慰的老伴儿感慨万千地摸着老人的头说:“人生苦啊,到极乐世界去,去了就永远不会再受苦了。”

辛酸人生,成为老人的逆增上缘。王绍华艰难地推着“修行”之石,踏着一路苦水登上了此生的峰顶。路上,有老伴儿的指引与护持,而自身信愿的坚定,是这位目不识丁的老人将苦难和逆境转为道用的智慧。

一句阿弥陀佛,是生死苦海之慈航,无苦不度。每个人都会离开世间,当你躺在最后的床上,面对亲友痛苦的眼神,即将孤身一人远离时,请不要忘了念“南无阿弥陀佛”。

文章来源:http://www.donglin.org/news/dt/2014/1004/8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