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大成就者那若巴•晋美札巴

0502-2

那若巴·晋美札巴,藏传佛教噶举派开山祖师马尔巴之师,密教大成就者,又译作那诺巴、那若巴,是西印度(今克什米尔)著名的瑜伽成就大师,为藏传佛教噶举派开创人玛尔巴·曲吉洛哲译师的传法上师,出身于高贵种族释迦氏族。

父亲希卫果恰是当地的一位国王,娶另一国王贝旦扎巴的公主拉金贝吉罗哲为王后。婚后生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公主,名叫拉久华吉意希。为了后继有人,国王和王后虔诚求神拜佛、供奉三宝,于火龙年(956年)4月初十黎明时生下一个天资聪慧的王子,取乳名为嘉布根都桑波。

据说小王子生来就有未卜先知的天才,能知过去未来之事,自幼就信奉三宝和本尊神。七八岁时,父母为了让他继承王位,只让他学习文化知识,不让他学习佛学经典。待其年稍长,便派人教习弓箭、刀剑、摔跤等武功,同时学习历算学、工艺学、医学、诗论等常用知识学科。他学习十分认真刻苦,加上他的聪明才智,学业进步很快。

青年时父母虽约束笼络了他的人身,却约束不了他对佛的虔诚之心。他再三请求父母让他出家、皈依佛门,但未能得到父母的同意。他耐心地用佛法开导父母,终感动其勉强答应他去学习佛法。他遂前往克什米尔一大寺院,拜堪布南喀扎巴为师,剃度出家,受沙弥戒,法名南喀宁波。在这里的3年学法期间,他先后师从13位班智达学习大小五明论和显密经论,成为满腹经论的大学者。后返回家乡,为臣民传授菩提发心、声明学、因明论等学说,还因人应机不断传授金刚乘密法,使金刚乘密法在他的故乡重新传播开来。这时他又向父亲提出受比丘戒的想法,父亲执意不肯,要给他相亲娶妻,他更不同意。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父母提出只要你答应娶妻生子,我们也同意你受比丘戒。南喀宁波权衡利弊后同意娶妻,并提出了几个选择对象的要求和条件:一是对象的家庭是婆罗门氏族,二是信奉外道者,三是姑娘是一位最清洁且贤淑者,年龄为16岁,其名字中必有“智美(无垢)”二字。父母派大臣按条件寻访,几经周折,在东方一个名叫巴嘎拉地方附近的多属外道徒的小城市内找到了与王子要求完全相吻合的最佳人选。姑娘妙龄16岁,名叫智美仲玛。经提亲礼聘后迎娶回来,真是天生的一对。成婚后,南喀宁波给妻子智美仲玛传授大乘密法,并让她修炼。妻子也十分聪慧,一学即会,对他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然而时间一长,他又开始厌烦世俗生活,便做贤妻的工作,希望过离异生活。起初妻子不同意,南喀宁波便用佛祖释迦牟尼放弃王位、离开众妃毅然出家修行即身成佛的生动实例进行劝导,他说:“我要是陷入世俗事务和情欲的泥沼而不能自拔的话,一辈子也修不成正果,只能是一个庸碌无为之人了。”妻子慎思再三,为不耽误他学佛的前途,也就答应了离异的要求。

南喀宁波惜别父母妻子踏上了求法学佛之道,首先到一个喜乐园的寺院中,请求桑吉加任堪布、冶喜沃任亲教师,给他再次授沙弥戒。后又到克什米尔的布纳拉寺,经请求,由却吉喇嘛任堪布、却吉意希任亲教师、东巴却吉绛曲任密教师,在十几位比丘僧面前受了比丘大戒,取比丘名却吉坚赞。受戒后到普拉哈日圣地讲修佛法,这里有许多佛法高深的比丘僧,有的有先知和幻变之法,有的获殊胜证悟,有的精通五明论。他也跟着学会了许多佛法,成为持佛大师,大家称他乃丹旦巴增巴,意为“持佛尊者”。后进驻印度最著名的伽蓝——那兰陀寺。这里有精通经部、律藏、俱舍、本母等三藏经论的班智达500人、著名的大成就者84位,尤其该寺的四大守门法师最负盛名。东门的守护者为喜饶郡乃班智达;南门为禁戒门,由那波巴班智达守护;西门由热达纳阿嘎贤德巴守持;北门原守护者那孜达日扎已圆寂,是个空缺之位。该寺多方物色,未能找到合适的人选,见新来的比丘僧持佛尊者相貌不俗,且博学广闻,众班智达遂举荐他担任北门守护法师。他再三推让不过,答应担任此职,成了北门的守护法师。按印度佛教惯例,凡新到该寺任职的班智达,必须与该寺内外诸班智达一一辩经,如取胜者方确认班智达的学位。寺方宣布,乃丹旦巴增巴做好准备,用一个月的时间与班智达们辩经斗智。在那兰陀寺的佛殿中央设法王法座,四周班智达们围观监考。乃丹旦巴增巴用半月时间与内班智达辩论因明论和声明论,获得全胜;又用半月时间与外班智达辩论,并比试一切变幻法,个个皆败在他手下。坐在中央法座上的法王给他授予内外班智达的称号,起班智达名号为晋美札巴,意译“无畏称”。因此,当场就有100名精通外道法的法师拜他为师,将剃度的头发收藏在内明佛身像之内;在3天时间内,又有600名外道信徒做了他的弟子,将落发全部收于内明佛殿内。此时此刻,那兰陀全寺欢声雀跃,树立梵幡旗帜,击鼓如雷,法螺洪鸣,僧众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众推他为那兰陀寺堪布,寺僧都来向他顶礼,就连自己的父王希卫果恰也给儿子顶礼膜拜、合掌称善。由此晋美札巴班智达的声名不翼而飞,传遍遐迩。

晋美札巴在那兰陀一住几年,后来想求学更高一层的佛法,因他清楚地意识到佛法是无边的,遂婉言辞卸堪布和守门法师之职,外出寻访名师、求学正法。在去东印度的半道上,他与一位老夫人相遇,老夫人问他何往,答曰:“寻求正法。”老夫人说:“你懂佛经词句还是懂经义?”答道:“既懂词句,又懂经义。”老夫人大笑起来。晋美札巴问道:“您为何发笑?”老夫人说:“您是大班智达,懂得佛经词句一点不假,然而对经义却不懂装懂,故而发笑。”“那么真正通晓经义者是何人?”晋美札巴反问道。老夫人答:“是我兄长帝洛巴,快去向他学习教法吧!”说完就不见了。她就是至尊金刚瑜伽母的化身,前来指点迷津。他听到帝洛巴的大名,不由肃然起敬。因为帝洛巴是蜚声东印度的一位佛学大师,他不仅佛法高深,而且精通瑜伽、空行幻化、起死回生等许多不可思议的特异功法。这时他的本尊神鼓励他道:“帝洛巴是佛的化身,你不向他求法怎能成佛?他是你的密法成熟解脱根本师,不要犹豫去寻访,我等给你加持力。”晋美札巴携带佛经,不畏道路艰险,踏遍了千山万水,经受了空行和帝洛巴的使者一路上设置的12小难和12大难种种障碍考验,终于有缘拜见了帝洛巴大师的尊颜。他按印度习俗,献上见面礼和学法之礼品,敬献花环,顶弟子大礼,帝洛巴也十分喜欢他。过了几天,晋美札巴向上师献曼札,绕师座顶礼,双手合十请求传法。上师首先让晋美札巴设供,然后正式传法。帝洛巴给那若巴的传法非同一般上师传法,他用种种奇法治那若巴,让那若巴破释。

那若巴在帝洛巴尊者前求法学法12载,帝洛巴每年运用一种奇法(即难事,12年用了12种难事)让他破释,其实是用奇法测试那若巴的慧性和悟性如何。例如,上师将一颗修法用的宝珠放在自己的头顶,问这表示何意?那若巴破释道:“如意宝珠犹如上师一样,受弟子顶礼。”他又将如意宝珠放在心窝处一言不发,那若巴立即回答道:“弟子侍奉上师忠心不二。”又比如,上师在一器皿内盛满干净清凉之水,让他里外全部饮尽,问他这又预示着什么?那若巴饮尽后答道:“用清凉干净之水,洗净自己与他人的愚昧和烦热之垢。”

12年中,帝洛巴给他传授了“合和平等教言”、“脐火轮暖乐一切密法教言”、“幻身八法自我解脱密法教言”、“迷梦自我辟除法教言”、“无明除暗之光明教言”、“点金术变异秘诀教言”、“弃幻身皮夺舍甚深道教言”、“金刚乘殊胜空行密道速行使者涅沃果大乐教言”、“六平等教言”、“大手印智慧之光教言”、“中阴正道深义教言”等教言教诫密法。每传授一部教言之前,那洛巴皆经受了巨大的痛苦考验,几乎每次都是舍身求法,如从3层高楼跳下法、断肢断首法、接死还魂法等等。一次上师让他从高达3层的楼顶往下跳,结果摔得半死不活,如一具僵尸。在梵语中,“那”为“人”、“若”为“尸”,合为“人尸”。所以他的别号“那若巴”由此而得,另有两种不同说法不再赘述。帝洛巴用手抚摸僵尸后,他得以复苏,又很快恢复健康,真是绝妙奇迹。帝洛巴见那若巴经得起种种考验,方才把父俱生略法、母俱生修行法、胜乐62神法、15天女法、胜乐13法等密法全部传授给那若巴。那若巴将上述诸教言和密法经过总合提炼后,总结出了六法,称“那若六法”,即:脐火瑜伽、光明、幻身、中有、往生和夺舍。后来那若六法和大手印法成了噶举派的主要修习法。帝洛巴上师还给那若巴进行了身、语、意之灌顶,他所学佛法趋于成熟,最终获得殊胜证悟。

那若巴求得真实佛法和教言后,遵上师之命去一处静修地修炼,期间为前来求学者传授正法,还用佛法使一个杀生成性的国王幡然悔悟,发誓不再射杀生灵。经一段时间修炼后,他证得了金刚乘成熟之道和大手印悉地13金刚持之果位。之后到帝洛巴上师的俄吾贡寺,上师说:“你已证得大手印悉地成就,可以与我并驾齐驱了。现在去游学传法,我有一授记你要牢记心中,不要学习他人的行径,不久的将来有一位上乘弟子名叫玛尔巴的来向你求学佛法,你要把正法毫不保留地传给他,他将会在黑暗的雪域点燃正法之明灯。去吧!为佛教和芸芸众生广做善事吧。”

那若巴与上师话别后云游来到金山寺普拉哈日,继续学法传法。有一天,一个从雪域来的人求见他,见面后知道他就是师父说的名叫玛尔巴的译师。那若巴首先给玛尔巴译师灌了喜金刚顶,然后传授了《喜金刚第二品》、《金刚帐》等法,让他修习。之后又将《那若六法》、《六平等法》、《胜乐空行耳传成熟教言》、《显密秘诀心要》等显密教法全部传给了玛尔巴。

那若巴大师用佛教密法和特殊功法治愈许多聋哑人、盲人、残疾人的病,使盲人重见光明,使耳聋人听到人间声音,使哑巴开口说话,使残疾人弃杖行走。那若巴还学会了几种幻身法,如分身法、空行法、夺舍法等。

大师之著作收在《西藏大藏经》(丹珠尔)中者有14部,其中重要者有《时轮》(梵Kalacakra,藏Dushkhor)、《灌顶略说注释》等书。在密教图像中,那洛巴与其师帝洛巴常被并绘于一图中。两者皆现半裸,采自由、舒服的坐姿。二者之区别在于帝洛巴手持生鱼,而那洛巴则无。

大师曾综集所学而辑成六种法门传世,后世称之为“那洛六法”。此六法即灵热(拙火)、幻观(幻化身)、梦观、光明(净光)、中有(中阴)、迁识(颇瓦)六种法门。

那若巴·晋美札巴大师于藏历第一绕迥之金龙年(公元1040年)圆寂,享寿85岁,遗骸供奉于尚卡加腻加寺。

文章来源:http://www.huidengzhiguang.com/c/2011-05-09/47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