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与佛教

邓来送

0429-1-1

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又名媚娘(公元624-705年),享年81岁。她一生总揽朝政达50年之久,其中穿戴皇帝衣冠,端坐金銮宝殿,指挥满朝文武长达21年。在她执政期间,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内政安定,经济繁荣,文化发展,国力强盛,是个值得肯定的历史人物。在她晚年81岁,暮暮垂老,又肯接受宰相张柬之意见,鞠躬下台,让位于中宗,把政权奉还与唐室。她不以天下为私,就足以表现其无心篡唐。和平渡过政权更迭阶段,传唐朝天下延续到以后290年。既不用武力夺取别人天下,也不因缘时篡取唐朝江山。一个掌权者,要主持朝纲,治理国家,处理军政大事,独揽神州大权,没有聪明、智慧、气魄、胆略和强健的身体是不行的。尤其是在封建社会,对于一个女人,就更为困难。这些与武则天长期坚持信佛有很大的关系。

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寻,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县)人。由于参加唐朝建国有功,封为太原郡公、应国公、工部尚书,赐田300顷,黄金500斤。母亲杨氏,出身于士族高门,颇有文化,家庭环境使她从小就习文练武。14岁就被唐太宗召入宫中当才人至27岁,担任内侍工作,负责更衣和照顾皇帝起居。太宗九子李治,小她5岁,常在宫中出入,青梅竹马,日久生爱,李治即位立为高宗。为了给太宗追福,高宗将太宗的妃嫔加以剃度,让她们从佛念经,就这样武则天随众妃到感业寺当比丘尼。2年后她奉高宗之诏,第二次入宫,被封为昭仪,正三品,是妃嫔中较高的一等。33岁时她被高宗立为皇后,因高宗多病,武则天成了执政皇后。高宗死后太子中宗继位,她成了皇太后。后因中宗昏庸无能,不久她废了中宗,自己当上了女皇。

武则天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从小受母亲信仰的影响,自己也信奉佛教。当时佛教在社会上有着广泛的影响,僧尼对唐初执行崇道抑佛的政策也有所不满,这正是武则天可以利用的社会力量。垂拱四年(公元688年)四月,武则天暗示武承嗣等人伪造刻有“圣母临人,永昌帝业”的所谓瑞石,诡称获于洛水,武则天把这块瑞石称为“天授圣图”,封洛水神为“显圣侯”,武则天也自封为“圣母神皇”。同年六月,又于汜水得所谓刻有《广武铭》的瑞石,铭文暗示武则天是“化佛空中来”,当取代李唐为女主。其《广武铭》载:

发我铭者小人,读我铭者圣君……三六年少唱唐唐,次第还唱武媚娘。……化佛从空来,摩顶为授记。光宅四天下,八表一时至。民庶尽安乐,方知文武炽。千秋不移宗,十八成君子。歌曰:非旧非新,交七为身,傍山之下,到出圣人。

这里已不是什么暗示,而是十分露骨地向人们昭示,武媚娘当为天子,这是佛祖之意。

在《大云经》颁布天下的第二年(690年),武则天改国号为周,改元天授,正式称帝,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由于佛教为武则天立下汗马功劳,所以她一反李唐皇帝“道在佛先”的排列,明确规定先佛后道。据《唐大诏令集》卷三载,天授二年(691年),武则天下制:释教“开革命之阶……自今以后,释教宜在道法之上,缁服(僧人)处黄冠(道士)之前。”长寿二年(693年),武则天推翻自己从前的建议,命举子等罢习《道德经》。以后又取消“玄元皇帝”的封号,复称“老君”。武则天执行了先佛后道的政策。武则天称帝后,进一步利用佛教巩固和维护她的统治,不断制造新的舆论。长寿二年(693年),有僧人菩提流支译出《宝雨经》10卷,经中讲到,“有东方日月光天子,乘五色云来到佛所在的地方,佛为他授记,讲他日后当在摩诃支那国,现女身为王,以佛法教化众生,建立寺塔,供养沙门。”据查,《宝雨经》到唐代共出现三译,唐以前梁、陈时所译的都没有这段文字,因此很明显这是唐译本伪造,是专门为武则天登基制造舆论根据的。就在此经译出这一年,武则天加尊号为“金轮神圣皇帝”。由此可见,武则天支持佛教发展,是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和政治目的的。武则天与佛教的关系密切,可从以下几方面得知:

(1)交结僧人,厚礼相待

跪拜神秀。神秀,俗姓李,汴州人。少习经史,博学多闻,后出家受具足戒。50岁时,前往黄梅双峰山东山寺拜谒禅宗五世祖弘忍,求教佛法真谛,从事打柴汲水等杂役6年,深为弘忍所器重,被称为“神秀上座”。弘忍死后,神秀在江陵当阳山玉泉寺大开禅法,四海僧俗闻风而至,声誉甚高。武则天久闻神秀盛名,于久视元年(700年)派遣使者迎至洛阳。武则天用肩舆把神秀迎入太殿,“亲加跪礼”,见面后首先问道:“所说之法,谁家宗旨?”神秀回答说:“蕲州东山(即双峰山东山寺)法门。”此后神秀往来于长安、洛阳两京,受到朝野信徒的崇奉。当时神秀已90多岁,武则天对他十分敬重,神秀所在道场的一切需用,均由朝廷供给,十分丰厚。武则天除常召神秀,“时时问道”外,还敕命于神秀主法的当阳山设度门寺,在汴州神秀的老家置报恩寺,以旌其德。神龙二年,神秀死于洛阳天宫寺,朝廷赐谥“大通禅师”。

大约在弘忍去世之后两年(676年),惠能到广州法性寺听印宗法师讲《涅槃经》。据《坛经》讲:“时有风吹幡动,一僧云幡动,一僧云风动。惠能云:‘非幡动风动,人心自动’”,印宗感到惠能“定非常人”,于是反执弟之礼,向惠能请求佛法真谛。惠能名声远播,武则天“敕书劝谕,征赴京城”,可是惠能“竟不奉诏”,谢绝了武则天的召请。武则天虽然没有能请动高僧惠能,但仍以礼相待,赏赐甚丰,送百衲袈裟及钱帛等供养。

聆听法藏讲经。法藏是华严宗的创立者,祖籍为康居国。祖父时始侨居长安,以康为姓。法藏17岁时,入太白山求法。后到云华寺听智俨宣讲《华严经》,成为深深领会妙旨的门徒。智俨圆寂时,把法藏付托于弟子道成、薄尘,说他将会绍隆遗法。法藏28岁时,荣国夫人(杨氏)死,武则天为树福田、剃度僧人,把自家的旧宅施舍作为太原寺。于是,道成、薄尘等高僧连状荐举,度法藏为僧,住持太原寺,得到武则天的许可。法藏这时还只是受了沙弥戒,武则天敕命他在太原寺讲《华严经》,不久诏令京城十大德为法藏授具足戒,并把《华严经》中贤首菩萨的名字赐给他作称号,人们由此常称法藏为贤首国师。

法藏所弘扬的华严宗,依靠武则天的支持,很快成为一个很有影响的宗派。相传,有一次,武则天请法藏到东都洛阳,为她讲解《华严经》。当法藏讲到天帝网义十重玄门、海印三昧门、六相和合义门、普眼境界门等佛教术语时,武则天听后,茫然不解。法藏于是指着宫殿一角的金狮子作譬喻,讲到一一毛头各有金狮子,一一毛头狮子同时顿入一毛中,一一毛中皆有无边狮子,重重无尽。武则天听到这里,豁然领解。法藏把他与武则天的问答对讲集录成文,文题就叫《金狮子章》。

出宫迎义净。义净俗姓张,齐州(今山东历城)人,14岁受沙弥戒。他于高宗咸亨二年(671年),从长安出发,远赴印度,历时25年,游经30余国。证圣元年(695年),义净返回洛阳,带回梵本经、律、论近400部。武则天听说继玄奘之后又一位西行取经的高僧满载而归,亲自来到洛阳城东门外迎接,垂问赏赐,礼遇甚厚。在武则天安排下,义净一度参加大遍空寺华严经译场,先后翻译佛教经、律、论61部239卷。

武则天时,还曾召见过东渡传法高僧鉴真的师傅弘景律,请他入宫,作授戒师,于唐宫弘扬佛法。

(2)建寺造像,广积功德

0429-1-2

建寺造像的沉浮起落,与帝王个人的好恶、政治风云的变幻是密切相关的。佛像雕塑,在武则天时期达到了高潮,龙门奉先寺的卢舍那大佛就是当时造像精品的代表之作。对武则天主持雕凿的龙门奉先寺,古人曾称:“正教东流七百余载,佛龛功德唯此为最。”郭沫若也赞誉说:“一寺灵光号奉先。”奉先寺大像即卢舍那大佛,是龙门石窟群中规模最大的造像。奉先寺大像的开凿同武则天有着密切的关系。武则天曾为大像的开凿“助脂粉钱二万贯”,并主持工程落成的开光仪式。

有趣的是,那座卢舍那佛像很有些像武则天本人。本来,卢舍那佛是释迦牟尼的报身佛,意思是光明普照,而且是华严宗的教主。值得注意的是,这座佛像的头部圆满而秀丽,既有男性的庄严,又略带女性的慈和。这已不像普渡众生的佛教偶像,而是大唐帝王的化身。据考证,武则天“方额广颐”,卢舍那大佛的头部形状和女性气质,显然有她的影子。武则天为了替自己歌功颂德,试图以佛像来美化自己,进而把自己比作佛。武则天是因为《大云经》把她说成是弥勒佛化身,格外欣赏,令全国各州和两都都要建置大云寺。武则天的这条谕令得到全面执行,据考古资料可知,远在帕米尔的碎叶镇和海南岛,当时也都设置了大云寺。

佛教传入中国后的第一座寺院白马寺,在武则天时成为她御用佛寺。白马寺在唐朝东都洛阳市郊。武则天派令她最宠信的僧人薛怀义住持该寺,薛怀义同时兼任新平道行军总管。武则天常居东都,不时来到白马寺拜佛,这里几乎成为武则天专用的宫廷寺院。

唐高宗时,为保存玄奘从印度带回的佛经,曾在长安慈恩寺建起5层高的大雁塔。武则天称帝后,她本人带头,朝中王公响应,施舍大量钱财,将大雁塔重加营建,增至10层。后经兵火,仅剩下7层。大雁塔至今仍是西安的一大景观。

武则天也曾有恩香积寺。香积寺是中国佛教净土宗祖庭,位于长安南郊神禾原,高宗时建造。唐代诗人王维在其著名的诗篇《过香积寺》中描绘说:“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幕空潭曲,安禅制毒龙。”唐高宗和武则天曾分别向香积寺赏赐舍利和国宝。武则天晚年在佛教上突出的表现:据《通鉴》卷207载,她建筑兴泰宫等寺宇,“功费甚广,百姓苦之。”

(3)组织译经,亲为作序

0429-1-3

武则天支持佛教,还表现在她亲自参与组织了《华严经》的翻译。《华严经》在东晋时曾有佛陀跋陀罗的60卷译本,但这一本子并不完整。于是,武则天派人去于阗求取梵文的全本,组织力量进行翻译,诏令著名译经僧实叉难陀主持译事,从695年开始,至699年完成,在武则天的一手经办下,完成了《华严经》80卷译本。中国佛教宗派之一的华严宗,就是依据此经,在武则天时创立的。当《华严经》译成后,武则天又兴致勃勃地亲自作序。

武则天在序文中,对薛怀义等僧人伪撰的《大云经》和菩提流支等翻译的《宝雨经》大为赞赏,对《华严经》这类“贝叶灵文”倍加称颂。这里顺便交代一下,南印度沙门菩提流支于长寿二年(693年)来到长安,在佛授记寺译出《宝雨经》,其中有”菩萨杀害父母”等语,这无疑是在为武则天杀戮唐宗室作掩饰,因此博得了武则天的欣赏。

此外,武则天还撰有《大唐新译圣教序》、《大周圣教序》,均是为佛经译文写的序。武则天为弘扬佛法,不辞劳苦,也实在是雅兴不小。

武则天时,随着佛教的繁荣,僧官制度进一步得到健全。唐初沿袭隋制,天下僧尼隶属鸿胪寺。武则天延载元年(694年),令天下僧尼转隶礼部祠部,祠部设郎中、员外郎各一人,主事、令史、书令史多人。寺有定数,每寺立有三纲,即上座、寺主、维那各一人,以德行知识高者充任。凡考试佛经剃度僧尼,由祠部发给牒文。僧人设有专门薄籍,三年一造。这些措施,无疑有利于僧尼队伍的管理和稳定。

总起来看,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早年走出唐宫步入寺宇,做了尼姑,紧接着又从佛门返回宫门,在夺位称帝和强化统治过程中,更巧妙地利用了佛教说法。在她君临天下后,则通过皇权大大地推动了佛教的发展,使佛教在宫廷大为走红。在武则天一统天下的日子里,佛门与宫门是相通的。

我国历史上,以及民间故事中,出于武则天的特立独行,和她的谋夺帝位成功,在大男人沙文主义下,不断的被批判和丑化,不免扭曲了一般人心目中对武则天的形象。然而到了她的墓陵(乾陵),欣赏过她遗留下来的这一杰作之后,就会感觉到她是一位有抱负、有魄力、有雄图壮志的了不起的人物,不愧为中华民族最昌盛时代的一国之王;也不愧为可以在世界女权史上名垂千古的巾帼英雄。至于其微行细节,都是宫帏的常事,不必深究。郭沫若对武则天,似乎特具兴趣:除了把乾陵的环境整理,把埋于尘土中的石雕挖出复原,并由政府于1961年公布乾陵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外,也曾计划将藏有稀世文物珍品,包括王羲之兰亭序真迹在内的武则天墓予以开掘,公诸于世。但终因工程技术上有困难而未果。

文章来源:http://www.zgfoxue.com/news/8648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