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图书馆

0418-4

谢素军

撒哈拉是一个男孩,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与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同名,自然,他更不知道自己就踩在撒哈拉沙漠的中央。

每当太阳映过沙丘,他都会飞奔向最远的沙凹处,希望看到那两头熟悉的骆驼,可惜,快一年了,这一幕始终没出现。

虽然如此,撒哈拉却并未放弃,他会一整天都守候在那块稍微平坦的地方,翻开一本破旧的书,一字一字地反复阅读,尽管在过去的岁月里,他已经翻阅过无数遍。

可惜,没有人告诉他,那本已经没有封面的书,其实有个很契合心境的名字——等待戈多。撒哈拉也是在等待,而他想要的结果同样是迷茫的,犹如初踏撒哈拉沙漠的游客。

部落里的长者从来没有批评过撒哈拉,即便最严厉的父亲也从未阻碍萨哈拉的举动,因为他们和撒哈拉一样,也很怀念曾经的那两头骆驼,而那两头骆驼的主人便是威克里夫·奥利奇——骆驼图书馆的创始人。

那两头骆驼每周总会在星期二准时出现,一大早便停在那个叫塔里的沙丘下,等待周边部落的少年前来借阅图书,奥洛奇是一个神一般的人,至少在孩子们心中是这样,他要大家尽量坐在原地看书,看完之后便可以直接归还,便没有人反对,大家都不希望图书因为离开骆驼图书馆而流离失所。

可是,因为撒哈拉对书的热爱,有一次,在黑暗已经笼罩大漠,奥利奇赶着骆驼要离开时,撒哈拉终于鼓足勇气伸出了右手,他要借书,并且发誓,在下周这个时候,一定亲手把书放回骆驼图书馆。

奥利奇犹豫了许久,但最终还是被撒哈拉的真诚所感动了,他从骆驼背上抽出一本书交到萨哈拉手里,还用力地拍了拍撒哈拉的肩,说:“你要知道,骆驼图书馆是撒哈拉部族的希望,很多和你一样的孩子都希望能读书,能通过书本了解世界,走出文化的荒漠。”

所以,撒哈拉从未忘记保护好手中的书,尽管这本书连封面都没有,但他却视若珍宝,骆驼图书馆有一句口号:撒哈拉沙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片沙漠没有文化。

然而,世间有许多事都事与愿违,就在撒哈拉借走书的第三天,全部落的人突然搬迁了,撒哈拉抱着书不肯离开,但父亲粗壮的手却没能让他如愿。

很长时间,撒哈拉曾许多次尝试去寻找骆驼图书馆,然而撒哈拉沙漠的距离彻底把他打败了,直到一年后,当全部族的人重新又奇迹般地搬回原地,撒哈拉第一时间便是奔向塔里,那处熟悉的沙凹,他等待了许久,却终未发现骆驼铃响。

他就像《等待戈多》里的的主人公一样,带着世人无法理解的想法执着地干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似乎很简单,但却简单得让所有人震惊。

当一位旅客把撒哈拉与骆驼图书馆的故事写在美国的《洛杉矶时报》,瞬间让全世界震动,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撒哈拉的故事,并且还专门组队运送了上千册图书到达塔里,再配上数十头骆驼,一个新的骆驼图书馆瞬间壮大,而那本没有封面的《等待戈多》也几乎成了一座神像,让所有人忍不住顶礼膜拜。

多年后,撒哈拉已经从一个小读者变成了骆驼图书馆的管理员,每当有人过来借阅图书,他都会虔诚地说一句话:“不要让撒哈拉永远是文化的荒漠”。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b355b701012ynv.html